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破产,谁步后尘?]
三鹿毒奶追踪
·“奶粉事件”暴露深刻社会原因
·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破产,谁步后尘?

   作者:齐先予
   
   二月十二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民事裁定书,正式宣布三鹿集团破产,并将在三月四日上午十时拍卖三鹿资产。据说北京三元公司将收购大量三鹿资产。三鹿这个中国奶业巨人在至少欠下六条人命、制造出三十万结石宝宝的轰动之后,居然能如此轻松的入土为安,这不能不算是中共统治的一大特色。
   
   官方表示,自从去年九月三聚氰胺毒奶曝光以来,三鹿集团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二日全面停产。据当地政府去年底公布的数字,三鹿集团总资产为十五点六一亿元(人民币,下同),总负债则达二十六点六四亿元(包括用于支付患病婴幼儿治疗和赔偿费用的九点零二亿元借款),已严重资不抵债,于是宣布其破产。一月二十二日,石家庄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了二十一名被告,几个承认制造添加三聚氰胺的农民被判死刑、死缓,而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等人则只判无期或有期徒刑。

   
   由于中共控制了媒体舆论,三鹿毒奶事件中大量事实被隐瞒。本刊此前曾发表多篇调查报告揭示被掩盖的真相。首先,真正的投毒手是奶粉厂自己,奶农在液态奶溶解度的限制下,不可能添加那么高含量的三聚氰胺。其次,不少大陆律师表示,田文华等人犯下的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而不是后来判刑所依据的“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而且依照中共的《破产法》,三鹿的破产处理过程中存在当局违法的行为。
   
   三鹿破产过程涉嫌触犯《刑法》
   
   依据中国《破产法》,三鹿在申请破产前一年内的下列行为均属无效或可撤销行为,包括:隐匿转移财产、虚构债务、以不合理价格进行交易等。而北京三元公司在去年十月就以很低的价格,将三鹿集团挣钱的七个部门以“先托管、再资产收购”的方式占为己有,三元只承担三鹿的部份债务。这七个部门包括三鹿乳品一厂、二厂、三厂、六厂,以及三家位于河北唐山、山东和河南的奶厂。
   
   分析指出,三鹿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逃避对受害人的赔偿,然而根据《刑法修正案(六)》第六条,“剥离优质资产进行虚假破产或并购重组,逃废赔偿义务,侵犯受害者权益的行为均属非法,甚至涉嫌虚假破产刑事犯罪”,对三鹿的破产处理涉嫌触犯《刑法》的这条法规。
   
   为了安抚民众,中国奶业协会表示将向三十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和建立二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但患儿家长表示,重症患儿即使得到三万元的赔偿,也不够弥补家长花费的医药费,而轻患者的二千元赔偿连普通假冒商品买一赔一的标准都没达到,这样的赔偿完全是在欺负受害者,没有一点司法公正可言。
   
   蒙牛非法添加OMP和IGF-1
   
   二零零八年年末,当人们发现三鹿擅自添加三聚氰胺后,一些媒体对另一奶粉强手蒙牛OMP奶提出了质疑:OMP到底是什么、是否符合《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据财经网报导,二月二日,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向蒙牛所在的内蒙古自治区质量技术监督局下发了“关于蒙牛特仑苏监管意见的函”,要求蒙牛暂停向其生产的特仑苏OMP牛奶产品中添加OMP及IGF-1物质。
   
   “特仑苏”源自蒙古语“金牌牛奶”,一箱十二包普通牛奶大约二十几元,而一箱蒙牛特仑苏牛奶则要卖到五十元左右,加OMP的蒙牛特仑苏牛奶更要卖到将近六十一元。二零零六年三月底,蒙牛推出新产品“特仑苏OMP牛奶”时说,蒙牛自行研发出了OMP蛋白(Osteoblast Milk Protein造骨牛奶蛋白),能对人体骨密度提高和促进骨骼合成代谢具有独特机理和功效。
   
   IGF-1是一种激素,能参与调节细胞生长、分化和DNA合成,对人体几乎所有细胞——当然包括骨骼细胞——产生促进作用。在牛奶中添加激素,这对孩子正常的生长发育是非常有害的。蒙牛在近日的声明中否认他们在特仑苏OMP牛奶中添加了IGF-1,然而在二零零六年二月蒙牛申请的发明专利中却写道:“本发明涉及奶饮料,特别是涉及一种含有IGF-1的液态奶,……一种能够促进人体对钙吸收的液态奶。”
   
   中共当局变相支持非法产品
   
   面对质监局和民众的质疑,二月十一日蒙牛公开回应说,“OMP是以牛乳为原料,经脱脂、膜过滤等工艺制成的牛奶碱性蛋白混合物,主要成份为乳铁蛋白、乳过氧化物酶等。”蒙牛在声明还承认,他们的OMP实际是国外使用多年的碱性牛奶蛋白MBP(Milk Basic Protein)。MBP获得了包括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一般安全性GRAS认证、新西兰农业及林业局食品安全认证等多项权威认证,是安全可靠的。
   
   二月十三日,中共卫生部发布公告,称其已会同有关部门专家对蒙牛OMP食用安全性进行了研讨,确定消费者饮用目前市场上含OMP的蒙牛牛奶制品没有健康危害。尽管卫生部指出OMP不在中国批准使用的食品添加剂中,也不属于申报新资源食品的范围,但目前官方默认蒙牛OMP依然在市场上销售,等于变相允许了蒙牛的违法行为。
   
   对此,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表示不满。他说,OMP是否有害,至今国际社会还无定论。据奶协调查,目前国外很少食用OMP奶,美国政府至今没有一个权威认证机构授予该类产品以食品行业的正式批准。“一旦卫生部正式下发盖章公文,确认蒙牛OMP奶无害。我们奶协将正式发公文质疑,而且不排除采取法律手段。”蒙牛是否会像三鹿那样栽在添加剂上,目前还不得而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