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李怡:神七问天,百姓无语问苍天]
三鹿毒奶追踪
·三鹿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胡主席太忙。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冉云飞:毒奶事件中的官员表演
·朱大可:文化毒奶和脑结石现象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李元龙: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河北“自律”的律师界愧对职业道德与良心
·三鹿事件能让中国人理智复苏吗?
·施化: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国起飞的天上和人间》
·国庆立志:今后不做Chinaman?
·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温克坚: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刘晓竹:天上的事情,地上的事情
·何清涟: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李怡:神七问天,百姓无语问苍天
·太阳报:神七与三鹿并存,双面中国遭撕裂
·胡蝶:温家宝眼泪和“对不起”制成糖衣毒药
·林保华:共党狼奶与中国媒体
·江天勇:诚信、中国模式与中国制造
·昝爱宗:令国家蒙羞的“三鹿式政府”
·浦志强:放下神七,揪住奶粉!
·不妨试试中国式的自然的"序"--问责制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 英国最大连锁超商特易购下架中国大白兔奶糖
· 东南亚多个国家全面禁止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凸现“两个中国”的内部危机
·国家质检总局官员表示奶制品问题已受到控制
·温家宝表示要汲取毒奶粉事件的教训
·多国继续采取措施避免中国“毒奶”制品流入
·毒奶粉:“不能”还是“不为”?
·多个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毒奶粉延烧至美华人忧虑不堪
·毒奶粉危机持续 特供食品引非议
·时事漫画:三鹿的护身符
·毒奶粉:灾难配方
·中国酿酒公司否认产品含致癌物质
·当局续瞒毒奶粉 大庆家长上街呼救
·多个国家宣布禁止进口中国食品或奶制品
·UN机构严重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
·中国领导层享用特供食品引发不满
·奶粉丑闻:“一切都是文过饰非”
·欧盟加强检验中国含奶食品
·欧盟禁止进口含中国牛奶婴儿食品
·韩国验出中国进口8个品牌含三聚氰胺
·亚非欧各国纷纷禁中国毒奶
·传三鹿集团资金被冻结面临破产
·韩国全面禁止进口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30多个国家禁止进口或召回中国产奶制品
·大白兔奶糖涉“含毒”停止销售
·三鹿丑闻:政府官员,你别忽悠
·UN对中国婴儿奶粉污染事件痛心
·就三聚氰胺危害采访牛奶专家
·刘晓波认为中宣部应对毒奶粉事件泛滥承担责任
·当局隐瞒患儿肾结石 家长指医院坑人
·毒奶事件显示中国蔑视人权
·张轶东:驳温家宝刘健超
·玺封:三鹿奶粉事件的背后
·应该使问责成为一种政治文化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2)
·方舟子:现在还可以喝哪些牛奶?
·张成觉:“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世卫:中国毒奶信心危机难以克服
·中国产咖啡奶精中也检出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事件在韩国继续发酵
·结石宝宝和忧心忡忡的家长
·温家宝要求中国企业“要有道德”
·中国毒奶粉引起国际反思对华贸易
·遭毒奶粉毒害婴儿新增上万
·胡春华:目前奶粉事件处置已进入关键阶段
·印尼:12款中国产食品中发现毒素
·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蔓延印尼受害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上)
·一周新闻聚焦:“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下)
·毒奶粉事件暴露品牌公信力市场化不彻底
·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河北警方破获三聚氰胺制售网络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怡:神七问天,百姓无语问苍天

   连续几天因香港所有电视台都直播而不能不看的神七升空与返回的报道,电视萤幕的右下角都有一个「神七问天」的标志。自称建基于无神论的共党国家将太空船命名为「神舟」已让人奇怪,而「问天」这用语更让人疑惑。「问天」令人想起屈原的名作《天问》。据王逸《楚辞章句》中说,天问就是问天,但「何不言『问天』?天尊不可问,故曰『天问』。」中国传统文化认为天乃万物之总名,亦是统理万物之主宰,因此问天就是问自然问社会问万事万物。
   
   屈原的《天问》也从问自然开始而问社会万物。从「天命反侧,何罚何祐?」(天命从来反覆无常,何者受惩何者得祐?)一句之后,就涉及商周以后的历史与人物,因此,问天的重点在于追问社会现象为甚么会如此?
   
   「神七问天」也让我们从对大自然之问,回到社会之问。一位网友在本报留言网中说,「老百姓不关心能否载人上太空,只想喝一口没有毒的牛奶,这过份吗?」在毒奶粉事态不断扩大的时候,中国党政领导人和全国的传媒,包括香港的电子媒体都一头栽进神七的亢奋中,「为祖国骄傲」。一直宣称「以民为本」的掌权者,为甚么会在毒奶粉向所有糖果业蔓延的时刻,能够不「为祖国羞耻」,不为自己的失职失责羞耻,而反感骄傲,他们的心肺是甚么做的?

   
   受毒奶粉这个大新闻的遮盖,香港媒体较少关注差不多同时发生的日本毒米事件。日本于06年发现早前从中国进口的大米含有农药成份甲胺磷,因而将这批大米限制为「非食用」的工业用途,然而大坂的三笠食品公司却以食用米的价格卖给日本各地数百个商家,被製成啤酒、清酒和烧酒。事件被揭发后,儘管衞生专家说,一个50公斤的人要一天吃三公斤含有甲胺磷的米才可能对身体造成伤害,但日本农林水产省大臣太田诚一已为他属下官员未尽监督职责而辞职,一名54岁向三笠公司购买毒米的商家不堪名誉受损而在家中悬樑自杀。
   
   相对于毒奶粉的数万儿童中毒患上肾石,日本的毒米事件未有一宗吃了毒米而损及健康的正式报告;相对于中国质检总局给予三鹿奶粉以「免检」称号,日本的农林水产省早在06年已给有关毒米标籤为「非食用」工业米;但相对于毒奶粉的监管官员李长江若不是撤他职务他还赖不走,日本的农林水产省大臣却主动辞职以谢罪。这两个国家,那一国的官员才真正向人民负责,才真正是「知耻近乎勇」,而那一国的官员却只是天天口头讲「以民为本」的无耻之徒?
   
   毒奶粉不但蔓延全国,而且蔓延海外。让香港市民深感不满的是,为甚么连印尼都验出Mars、M&M'S和OREO朱古力含极高浓度的三聚氰胺,但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却没有验出来?为甚么印尼有关化验报告在27日已发表,而本港食物安全中心截至28日晚上仍只表示「会与印尼当局跟进」,未就本港同款食品需否停售、市民应否停吃作回应或指引?为甚么早前食安中心公佈一些蒙牛、雀巢食品的三聚氰胺为「零含量」,而本报委託检测中心化验结果就含量超标?如果要报纸代政府作化验,我们要这个政府做甚么?这些问题,自称要成为纽伦港的香港特区政府该如何回答?还是我们只好彷效神七去「问天」?
   
   八九年六四后,香港达明一派有一首歌在当时非常流行,这首歌就叫做《天问》,笔者记得的几句是:「抑鬱于天空的火燄下/大地静默无说话/风吹起紫色的烟和霞/百姓瑟缩在惶恐下……」
   
   「纵怨天/天不容问/叹众生/生不容问……」快二十年了。天空升起了神七的火燄,百姓仍然瑟缩在惶恐下。他们问:我们可以吃甚么?天不容问,生不容问。香港特区政府何以也沦落到对市民的食物安全反应超慢?这个天机也不容问,生不容问……。
   
    李怡 来源:苹果日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