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要求更多赔偿]
三鹿毒奶追踪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要求更多赔偿

   1月22日“毒奶粉”事件一审判决当天,多名“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在法院门外抗议审理过程不公开。目前已经有400多名受害儿童家属在“拒绝目前赔偿方案的申诉书”上签了字。德国之声记者谢菲电话采访了“毒奶粉”受害家庭同盟网页“结石宝宝之家”的创办人之一,受害家长代表赵连海。
   
   问:赵连海先生,首先感谢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我想问一下,您对昨天的“毒奶粉”案件一审判决结果满意么?
   
   答:对于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因为最早的定罪的定性就是最高是无期徒刑。我们首都的受害家长首先认为这个定罪是不正确不稳妥的。按田文华等人他们实际的行为,事实已经构成了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这是我们家长和律师的观点,首先定罪不准,所以最后判决相对来说是有偏颇的。

   
   问:您昨天有没有旁听审判?
   
   答:没有。我们昨天没有被获准进入法庭。甚至我们想赶到法庭的门口,都没有得到批准。不让走近法院,我们距离法院,据我目测有几百米吧,被拦在离法院很远的红绿灯。有很多警察就不让进入了。我们也想警方提出申请,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问:我通过媒体报道得知,昨天有“毒奶粉”受害家长在法院门外进行抗议,您了不了解家长有什么具体要求?
   
   答:我们的要求简单以下几点,一司法公正。二呢,我们希望相关部门继续高度重视我们孩子的健康。就三聚氰胺的危害给予更深层的研究。让我们众多家长知道研究成果。再有,我们刚才提到的关于审判,石家庄,河北省质检总局的相关官员都应该受到刑事追究。但是目前这方面的消息我们都没有得到。
   
   问:我在“毒奶粉”受害家庭同盟网站“结石宝宝之家”上看到,有几百名受害家长签署了“拒绝目前赔偿方案的申诉书”。我有了解到,家长要求企业赔偿的讼诉起初是迟迟没有立案,现在进展如何?
   
   答:目前我得到的信息,都是没有一个案件得到受理。这是非常遗憾的。4个月了,有关案件有很多,但都没有依法行事。所以我们希望,这些案件都能够,首先有法可依,然后呢司法公正。我们都希望这样。
   
   问:您不满意现在的赔偿方案,那对赔偿有什么要求么?
   
   答:实际上我们现在关心的不仅是赔偿。我们最关心的仍然是对三聚氰胺的研究。包括很多孩子的继续治疗。说到具体赔偿,我们希望是建立在和家长沟通的基础上,而不是现在这样比较武断,单方面的。就目前赔偿方案的内容,我们有一些意见。一,不应该是一次性的。二,不应该以年龄为限制,就是截止18岁,我们认为应该是终身的免费救治。第三呢,就是落款公章是已经进入破产程序的三鹿集团。我们有很多质疑,一个即将破产的公司对我们许下的承诺以后能不能兑现。以后有了问题,去找哪些部门。等等,这就是我们意见不认同的地方。
   
   问:我最后还想通过您了解一下,食用“毒奶粉”的孩子们现在的健康状况如何?
   
   答:我这边了解的情况,都很不乐观。在过去两个月内,我们又接触了2个新死亡的案例。第一个是12月4号,湖北的马雪菲(音译)小朋友,在诊断出结石后死亡了。本月1月6号,山东青州侯海琪(音译)小朋友也死亡了。再有接触到有的孩子出现肌无力,这是很严重的绝症。还有的孩子肾脏彻底摘除。还有更多的肾脏综合症。以及像我的孩子,就是现在还很不明朗,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
   
   问:非常感谢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祝您一切顺利。
   
   答:谢谢。
   
   谢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