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215户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兴诉]
三鹿毒奶追踪
·陶君:三鹿公司危机处理谋略(绝密)
·毒奶祸害中国公信力:真相迟到质检失效
·毒奶曝光潜规则:结石娃能成中国政改新基石?
·中国危机处理借重新闻管治及导向
·中国企业缺乏商业道德谁之责任?
·含毒奶粉惊天下 在华外企应对忙
·毒奶粉:奥运高潮后的低谷
·欧盟希望中国就毒奶粉丑闻作出解释
·方觉: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美欧消费品官员关切中国奶品污染
·世卫组织要求中国政府解释:为何奶制品有问题未及时公布
·逾千名毒奶婴幼儿受害者家长索赔
·毒奶粉百姓震惊 民众吁高官下台
·中国食品危机起伏源于拖延信息政策
·毒奶危机:中国奶农受伤很重
·中国星巴克停售蒙牛牛奶
·“三鹿奶粉事件反映政企不分仍在”
·中国要求世卫组织协助应对毒奶粉
·胡锦涛公开抨击地方当局处理危机时的工作作风
·三鹿奶粉虽然被召回,但这场风波何时才能了结?
·“奶粉事件”暴露深刻社会原因
·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15户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兴诉

   成都毒奶粉受害婴儿和亲人
   中国二百多户深受有毒奶粉之害婴儿们的家长拒绝了奶粉公司提出的赔偿方案,同时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要求赔偿的新的诉状。
   
   在拒绝了以三鹿集团为首的22家与有毒奶粉案有牵连的公司提出的赔偿方案之后,二百多户受害婴儿家属通过志愿律师团走上了法律诉讼之路,向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诉状,要求获得合理的赔偿数额。
   

   *不接受22企业赔偿方案*
   
   志愿律师团成员之一的常伯阳律师表示,22家企业提出的赔偿方案距离受害人的要求相差太远,无法接受,因此才不得已诉诸法律。
   
   “企业方的赔偿把受害人分为三种情况--对于死亡的受害者赔偿20万元;做过手术的重症者赔偿3万元; 没有做手术和没有达到肾衰的一般受害人为两千元。对于这个方案很多受害家庭不满意,特别是那些有孩子死亡的,或者是在免费治疗之前花了很多钱的家庭都感到非常不满意。”
   
   常伯阳律师表示,该赔偿方案对可获得赔偿的受害人进行了严格的界定。比方说,三岁以上的儿童不在赔偿之列;去年9月下旬免费检查日期之前查出的病患婴儿也不在赔偿之列。也就是所谓必须为“国家认可的”病患儿童。根据这些规定,那些在免费检查之前自掏腰包数万元的受害者可能因为发病“时间不正确”而失去获得有效赔偿的机会,甚至可能完全被剥夺这个机会。
   
   此外,一些家庭的婴儿在三鹿事件全面爆发之前便已经死亡,企业方并便以证据不足,无法证明他们的死亡与奶粉有关为由将他们排除在获得赔偿的受害者之外,声称这些婴儿没有通过作为受害人的筛选。
   
   *一般受害者索赔十万*
   
   常伯阳律师透露,志愿律师团代表215户受害者向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的诉状中要求的索赔数额大大高于企业方目前愿意提供的赔偿,比方说,对于没有做手术的所谓“一般受害者”的赔偿,他们提出的数目为每人10万元,为目前企业方承诺的50倍。
   
   *有些律师和受害者遭到围追堵截*
   
   此外,无论是代理受害人的律师还是奶粉受害者本身都存在受到有关方面阻挠的情况。
   
   志愿律师团成员之一的李静林律师便受到北京律师协会辗转发出的警告。
   
   “为三鹿受害人发出声音是有严重后果的。雇我的律师事务所在三鹿案开庭后通知我说,北京市律师协会找到所里,给我两条路,一条是如果继续坚持代理三鹿受害人的索赔,就走人(离职);第二条路是书面保证不再参与。”
   
   自三聚氰胺丑闻曝光之后一直为家长提供法律咨询的李方平律师则向美联社透露,有关方面至少拘留了两批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的家长,因为他们试图从外地前往石家庄法院旁听三鹿集团有关被告的庭审。其中有人星期三在云南昆明登机时受阻,还有人被关在北京的派出所。
   
   不良商贩为了在奶粉的蛋白质含量检验时让稀释的产品过关而添加三聚氰胺。三聚氰胺通常被用来生产塑料和化肥,人体大量摄入时会导致肾结石、肾衰竭甚至死亡。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婴儿配方奶粉在中国至少导致6名儿童死亡,近30万儿童患病。
   作者:雨舟 来源:VO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