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宣判 结石婴儿家长要求旁听 ]
三鹿毒奶追踪
·中国毒奶粉引起国际反思对华贸易
·遭毒奶粉毒害婴儿新增上万
·胡春华:目前奶粉事件处置已进入关键阶段
·印尼:12款中国产食品中发现毒素
·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蔓延印尼受害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上)
·一周新闻聚焦:“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下)
·毒奶粉事件暴露品牌公信力市场化不彻底
·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河北警方破获三聚氰胺制售网络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中国有毒奶粉事风波还未平静下来
·中央领导吃的都是“特供品”?
·印尼验出大陆豆奶饮品含三聚氰胺
·俄国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奶制品
·石家庄官员反思:政治敏感性差
·大陆民众对大陆奶制品失去信心
·山东济宁市政府要求职工购买当地奶制品
·大陆又20家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立顿” 奶茶使用中国奶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质检总局:20家乳品企业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胡锦涛谈毒奶粉:不谈自己责任 要别人汲取教训
·立顿奶茶也被检出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与“神七”发射形成对比
·有毒奶粉企业曾要政府管制媒体
·工商总局责令含三聚氰胺普通奶粉立即下架退市
·三鹿毒奶粉事件首例赔偿诉讼提出
·河北成人奶粉抽查,含毒量超出三鹿双倍
·毒奶粉的“流毒”还在扩散
·中国再有31款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
·食品危机笼罩国庆 胡锦涛首次公开谈论毒奶
·华盛顿普通市民谈中国造产品
·济宁市强制机关干部喝牛奶:为振兴牛奶行业
·比三聚氰胺更毒:奶中加的是三聚氰胺废渣
·新加坡验出10种种国进口奶制品含三聚氰胺
·俄罗斯正式宣布禁止一千多种中国食品
·中国奶品豆浆也含三聚氰胺
·浙江肾结石婴儿家庭要求圣元优博公司全数退款
·中国公开征集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技术
·三鹿丑闻:中国政府躲呀躲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胡锦涛理论的三个我
·王哲男:毒奶粉和中国民主
·官府的傲慢与冷漠 草民的悲哀与无奈 —三鹿奶粉背后的权力阴影
·问责下台忽悠百姓 步步被动维稳唯大——政府诚信与国际信用
·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和谐社会人祸遍地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马玲:中国政府信用危机大爆发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吴祚来:可不能在民主里加三聚氢胺
·张成觉: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反差的中国:国家飞上天人民送医院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宣判 结石婴儿家长要求旁听

   中国毒奶案关键企业三鹿集团前董事长田文华,本星期五将在河北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部分毒奶粉受害婴儿的家长,正在赶往石家庄,争取旁听宣判。此外,北京的毒奶粉受害者义务律师黎雄兵受到身分不明人士的电话骚扰。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河北三鹿集团前董事长田文华等人,涉及生产的毒奶案,星期五将在石家庄中级法院进行一审判决,检方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等罪,控告田文华等四名集团管理层人员。星期三获悉此信息的结石婴儿家长们,希望到场旁听。将于星期四晚抵达石家庄的结石联盟负责人赵连海当天对本台表示:“我准备今天晚上动身去石家庄,然后明天上午赶到法院”。
   
   记者:这些在北京的家长和外地的家长,他们都会去吗?

   
   赵连海:有很多表示要去,要关注,包括有的是昨天晚上刚知道这个消息,火车票都买不到了,有的是坐飞机也要过去,或者买火车票站票也要去。
   
   官方早前公布,近三十万名婴儿因饮用含三聚氰胺的奶粉,患泌尿系统疾病,家长对本台表示,目前大部分结石婴儿,还没有康复。
   
   由于当局不准法院受理受害者家属提出控告,因此,对官方指定的宣判日期,受到了各方关注。云南大理的婴儿家长董先生表示:“最早的一条消息是昨天下午两点在网上发的,连赵连海都不知道这个事,所以很仓促,从昨天下午到明天早上,一天半的时间,36个小时都没有,这样很多人都措手不及的,家长想去要个说法的,想跟媒体见面的,这些家长基本上都来不及,我也在联系机票的事,如果能够买到,我就会走(去石家庄)”。
   
   本台星期三曾报道,大陆有关部门元旦期间曾向结石联盟的多名主要成员承诺,如果大部分家长不满目前的赔偿方案,本月十五号之后,会重新考虑赔偿方案。赵连海表示:“没有任何答复,昨天官方也过来,算是有过接触吧,当然这些问题谈得。。。。。。这么说呢,我这边话都没有说完,最后唉‘得得得,我们都知道这些事情’(官员说),就这样,他们简单地也说了一些,估计在短期内,不会得到太多的回应”。
   
   据了解,十天内,官方与结石联盟有三次接触,其中两次是公安,一次是大兴区副区长。对于当局没有兑现承诺,赵先生表示,结石联盟日前发出的关于“拒绝目前赔偿方案的申诉书”,截止星期三,已有四百人签名支持,这就是受害者的表态,而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对结石宝宝的治疗,以及三聚氰胺对人体危害的研究。
   
   自大陆毒奶粉被揭发至今,已经四个多月,在当局多方干预下,受害者的维权之路充满坎坷,甚至连维权律师也不时受到身分不明人士的骚扰。北京的毒奶粉义务律师团成员黎雄兵律师,星期三一天内两次受到自称公安的男子骚扰,黎雄兵对本台表示:“我问他是哪个公安局的警察,叫什么名字,或者警号多少,他拒绝告诉我,我说你来我上班的地方约谈呢,他不同意。在下午的时候有接到同样的电话”。
   
   下午该男子再次致电黎雄兵,声称是通州公安局中仓派出所的警察,要求黎雄兵律师到派出所“谈事”。黎雄兵再次要求对方提供相关资料,该男子仍然拒绝。黎雄兵于是报警,稍后他接到当地派出所的王姓警察回复:“回话说,(该男子)身分无法查实,如果有这种情况,不要轻信”。
   
   据了解,本周二下午,三位自称警察的男子到黎雄兵家,家人告知黎雄兵已出差,但来人不信,强行闯入他家,确认黎雄兵不在家后,才离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