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200毒奶粉患儿家长拒绝赔偿方案]
三鹿毒奶追踪
·台湾全面禁止中国大陆生产乳制品
·台湾对大陆有毒奶粉震惊紧急查禁
·台查出中国产植物性蛋白含三聚氰胺
·台湾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不法奶业者
·台湾将组团考察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计划派专家赴中国调查毒奶事件
·马英九希望台湾更多了解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卫生署放宽食物含三聚氰胺标准
·台湾卫生署长处理毒奶粉不力请辞
·放宽三聚氰胺标准 台卫生署长辞职
·台卫生署长林芳郁因毒奶粉事件提出辞呈
·毒奶粉进口台湾引争议 陈云林现在来台不是时机
·马英九:拿出更大的决心与魄力,做好食品安全把关
·叶金川接任台卫生署署长
·台称可能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台湾将要求北京就毒奶粉恐慌道歉
·香港政府全面召回伊利奶类产品
·香港加紧检查来自大陆所有奶制品
·毒奶事件 澳门将为七千学童抽检
·香港女童因饮伊利奶验出肾结石
·香港确认第二宗儿童肾结石病例
·港澳为曾饮用有毒奶品儿童检查
·香港拒绝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毒奶粉余波未了 受害港童又增两名
·港澳台再召回停售三聚氰胺奶品
·部分食品在香港等地被验出含三聚氰胺
·中国黄金周开始港忧验肾儿大增
·美议员关注毒奶粉事件和输美产品
·日本农相因中越有毒大米丑闻辞职
·亚洲国家纷纷加强限制中国奶制品
·马来政府扩大限制中国乳制品范围
·日本广泛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事件
·日本要食品公司严密检查各自商品
·三鹿奶粉:人作孽 不可恕
·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冉云飞:凭什么相信你们的宣言?
·凌方:再谈三鹿毒奶
·舒非:“国货”今昔
·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管见:“民族主义”卵翼下的含毒“创新”
·邓聿文:谁吃了三鹿奶粉?
·三罢运动势在必行
·冉云飞:祸起政府自身免检
·“我害人人,人人害我”大陆毒食品炼成史
·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南都社论:奶粉事件:媒体责任的失落与承担
·张成觉:上上下下话高强
·神七与毒奶:科技与道德的两个极端
·文道:犬儒時代的信任
·含泪劝告起诉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家长
·李怡:神七中国和毒奶粉中国
·三鹿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胡主席太忙。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冉云飞:毒奶事件中的官员表演
·朱大可:文化毒奶和脑结石现象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李元龙: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河北“自律”的律师界愧对职业道德与良心
·三鹿事件能让中国人理智复苏吗?
·施化: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国起飞的天上和人间》
·国庆立志:今后不做Chinaman?
·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温克坚: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刘晓竹:天上的事情,地上的事情
·何清涟: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李怡:神七问天,百姓无语问苍天
·太阳报:神七与三鹿并存,双面中国遭撕裂
·胡蝶:温家宝眼泪和“对不起”制成糖衣毒药
·林保华:共党狼奶与中国媒体
·江天勇:诚信、中国模式与中国制造
·昝爱宗:令国家蒙羞的“三鹿式政府”
·浦志强:放下神七,揪住奶粉!
·不妨试试中国式的自然的"序"--问责制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 英国最大连锁超商特易购下架中国大白兔奶糖
· 东南亚多个国家全面禁止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凸现“两个中国”的内部危机
·国家质检总局官员表示奶制品问题已受到控制
·温家宝表示要汲取毒奶粉事件的教训
·多国继续采取措施避免中国“毒奶”制品流入
·毒奶粉:“不能”还是“不为”?
·多个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毒奶粉延烧至美华人忧虑不堪
·毒奶粉危机持续 特供食品引非议
·时事漫画:三鹿的护身符
·毒奶粉:灾难配方
·中国酿酒公司否认产品含致癌物质
·当局续瞒毒奶粉 大庆家长上街呼救
·多个国家宣布禁止进口中国食品或奶制品
·UN机构严重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
·中国领导层享用特供食品引发不满
·奶粉丑闻:“一切都是文过饰非”
·欧盟加强检验中国含奶食品
·欧盟禁止进口含中国牛奶婴儿食品
·韩国验出中国进口8个品牌含三聚氰胺
·亚非欧各国纷纷禁中国毒奶
·传三鹿集团资金被冻结面临破产
·韩国全面禁止进口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30多个国家禁止进口或召回中国产奶制品
·大白兔奶糖涉“含毒”停止销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毒奶粉患儿家长拒绝赔偿方案

   患儿家长对初步的赔偿方案不满意
   大约两百名三鹿奶粉受害儿童的家长周二(1月13日)宣布,他们拒绝政府的赔偿方案。
   受三聚氰胺污染的奶粉在中国各地造成约30万儿童患病,一些患儿病情严重,其中六名儿童死亡。
   
   代表受害儿童家长的律师之一李方平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介绍说,家长们拒绝赔偿方案的原因主要是赔偿方案是单方面的、封闭性,没有咨询受害人的意见,也没有公开听证。等于是一个"城下之盟"。

   
   李方平说,很多家庭反映,赔偿数额太低,有的甚至连误工费都不够。
   
   如果一家人照顾患儿的话开销更大,而且方案没有包括精神赔偿。
   
   李方平呼吁开放受害儿童家长的诉讼救济渠道,即使通过行政方式解决也要听取家长意见。
   
   李方平说,如果有家长同意赔偿方案,他们自可以签字接受,但对不同意的也不应当强制他们接受,而应按个案处理。
   
   本月初,一些受害者家长由于不满赔偿方案希望举行记者会表达诉求而遭当局短暂扣押。
   
   李方平说,患儿家长仍可以感受到政治压力。上次的短暂拘禁之后,这些家长在发表意见、接受采访等方面都非常谨慎。
   
   同时,李方平也表示,他们这些代表律师也一直受到有关方面持续的压力。
   
   三鹿集团出资9亿元人民币对患儿进行一次性赔偿。据透露,赔偿标准是死亡病例赔偿20万元,重症病例赔偿3万元,普通症状赔偿2000元。
   
   另外三鹿等22家乳制品生产企业还设立了一个2亿元人民币的医疗赔偿基金,负责问题奶粉患儿在18周岁前相关疾病的医疗费用。
   
   来源:BB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