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三鹿毒奶追踪
·纳米比亚奖学金:胡锦涛掩口费?
·中共内斗斗到西班牙去了zt
·中共内斗斗到西班牙去了zt
·纳米比亚奖学金:胡锦涛掩口费?
·三鹿毒奶粉案两人被执行死刑
·中共没有必要检查年轻人的鞋带
·毒奶受害家长:没有得到赔偿
·“和谐社会”重在防民之口
·请看胡锦涛时代的新三大作风
·“胡锦涛学说”就是“胡说”
·从黄琦被判看胡锦涛和谐骗局
·三鹿破产,受害人将得不到赔偿
·三鹿毒奶粉案,不能放過高官刑責/李平
·胡春华带毒升官
·“结石儿童”家长索赔未果
·三鹿"有钱造孽,无钱赔偿"背后的秘密
·结石宝宝家长呼吁当局释放赵连海
·刘延东哪怕当了政治局委员,后代也要当香港居民!
·集会诉求三鹿受害者国家赔偿
·胡锦涛拍板隐瞒地震预报,造成几十万人死
·中共新气象:胡春华带毒升官
·加强反腐 胡温应该公布后代及亲属的工作情况
·盡論中國:高耀潔出走 刺破胡溫關愛騷
·胡锦涛儿子腐败续:奖学金予纳米比亚政要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zt
·三鹿毒奶粉系列案第一次庭审在北京顺义区法院举行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罗织赵连海罪名毒奶粉诉讼押后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胡锦涛酷爱干红,法国路易的,胡儿子派对无数美女,酗酒唱歌跳舞----中央警卫局、中南海、中央领导生活内幕
·杭州贝因美奶粉 致婴儿患肾结石
·胡锦涛父子奢侈糜烂生活,干红法国路易,美女酗酒歌舞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1989年10月1日陈云同江泽民、李鹏、西哈努克等在天安门城楼上
·胡锦涛父子奢侈糜烂生活,干红法国路易,美女酗酒歌舞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多美滋被曝大量添加麦芽糊精压低原料成本 含量超过30%
·胡锦涛父子奢侈糜烂生活,干红法国路易,美女酗酒歌舞
·盘点中国历史上六大冷血屠夫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盘点中国历史上六大冷血屠夫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建立中国腐败博物馆,好建议!
·四川灾民告地震局渎职,震前预测被压至今
·北京进一步挤压互联网言论空间
·建立腐败博物馆这个建议很好
·胡锦涛当局进一步加强网络审查
·公安局表示不清楚赵连海状况
·律师会见赵连海突生变化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因毒奶粉下马的李长江复职惹争议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三鹿毒奶责任人掌管真理领导小组,任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问责如带薪休假,三鹿官弹冠相庆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三鹿官员大复出=带薪休年假
·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答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李长江之歌:你从三鹿归来又向黄河奔去
·有一种三聚氰胺叫任人唯亲
·建议中国妓女向李长江大人自首
·李长江复出的积极意义
·李长江复出:扫黄打非恰适其才?
·东方不败李长江重出江湖,可喜可贺!
·网民热议三鹿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 李长江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领导: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三鹿官员大复出:中国式"引咎辞职"=带薪休年假!
·流不完的悲壮泪:李大人重出江湖扫黄!
·三鹿官员被重用严重伤害民意
·熊猫乳品三聚氢胺超标,公司被关闭,营业执照吊销,三名主管被逮捕
·「胡铁棒」的威力----中共领导人的绰号
·毒奶辞官复出,问责制引疑虑
·复出,公众不应只是最后知情者
·官员的复出,这样问责还有啥意义?(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莫让官员问责制成为空穴来风?
·上海熊猫乳品法人代表等3人被提起公诉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赵连海见律师,毒奶仍荼毒百姓,
· 李蕊蕊致电关注赵连海家人
·还有多少召回毒奶在危害人民?
·有多少召回毒奶没有销毁?
·博讯螺杆 不吃奶粉,吃别的东西也免不了中毒
·信息公布延迟,猛于三聚氰胺
·国家质量公告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全部过关
·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国安部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内部写手在海外发表文章攻击其他派系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萨斯和溃坝责任人孟学农复出
·上月已知毒奶再现,向公众隐瞒,仅内部通报
·三聚氰胺官员复出,为三聚氰胺肆虐铺平了道路
·胡锦涛九大罪状
·问责高官复出,公众不应蒙鼓里
·微风轻拂/希特勒与三聚氰胺:都是功大于过
·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三鹿牌奶粉事件负有领导责任应该追究到中共哪一级?
   
   目前三鹿牌奶粉事件,下追究到奶农和不法商人,上追究到了负有领导责任的石家庄领导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局长。
   
   难道三鹿牌奶粉事件负有领导责真的就只能到石家庄市?

   
   看看中共的处理决定,开始处理的是石家庄的一些基层干部,最后到了石家庄的第一把手。
   
   “鉴于河北省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同志对三鹿牌奶粉事件负有领导责任,对事件未及时上报、处置不力负有直接责任,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免去吴显国同志河北省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职务”
   
   新华社的评论员的文章,只提“免去石家庄市委主要负责人职务,”而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疏忽,没有提吴显国同志的更大的官衔:河北省省委常委。
   
   如果他在9月上旬仍然不知道三鹿牌奶粉事件,那么就不应该撤他。从中央文件中说他“对事件未及时上报”;他肯定是知情的。
   
   根据中共官方的说法,石家庄一直瞒着河北省。现在撤掉了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就是证明,责任只在石家庄;而河北省最多是管理的漏洞,对下情的失察,最多是什么官僚主义。河北省没有隐瞒等责任,中央当然就更只能是被蒙蔽,而没有隐瞒,掩盖等责任了。
   
   这里,我想问一个问题:
   
   吴显国本人就是河北省省委常委;他知道了三鹿奶粉的问题,算不算河北省领导知道了?
   
   如果他作为河北省省委的常务委员,没有把问题反应到河北省的党委,他就不应该只是被撤职的问题。
   
   中国的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对问题,灾难一律是下推上报。好的归自己,坏的推给下级,推不下去,至少也要集体承担。
   
   为什么吴显国会不把三鹿的事情和别的党委谈?而一个人去承担这些麻烦?如果他真的有这种高风亮节,他肯定混不到今天的职位。
   
   除非吴显国本人和三鹿集团有个人的经济纠葛,他不得不出面保三鹿,又不能和不想让领导知道。如果是这样,吴显国是故意隐瞒和欺骗,就不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免职的问题,而是刑事犯罪的问题。
   
   石家庄是河北省的省会,河北省的头头脑脑生活在石家庄,工作在石家庄,所有河北省的领导机关都在石家庄,谁相信石家庄闹的这么大的事件,河北省的头头脑脑都不知道?
   
   舍车保帅都不肯,只肯舍卒保车?答案是如果动了车,就震动了帅。
   
   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身兼河北省省委常委。而扯上了河北省书记,河北省的书记肯定是中央委员,这样就一定扯上了中央。谁能够相信河北省书记知道的事情,中央不知情?
   
   而作为三鹿最大的股东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和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居然也配合北京当局,搞什么舍车保帅。
   
   “克拉克昨天告诉新西兰电视台的《早餐》节目,拥有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43%股份的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Fonterra)"尝试了几个星期"要求中方回收有问题的三鹿产品,但不得要领:"中国的地方当局拒绝这么做。"
   
   克拉克说,她本月5日得知此事,三天后,她就下令新西兰官员越过河北地方当局,知会北京有关部门。
   
   "你可以想象得到,新西兰政府向北京拉响警报后,地方当局就遭到重手对付了。"她说:"我想,地方官员最初是倾向于试图把问题掩盖起来静悄悄处理,避免公开回收。我们在新西兰绝不会这么做的。"“
   
   按照新西兰公布的材料,政府知道后,三天告诉总理,总理知道后,三天和北京联系,对人命关天的事件,这已经不是最佳速度。
   
   而克拉克的点睛之笔在于“下令新西兰官员越过河北地方当局,知会北京有关部门。”就是提北京证明,中央是不知情的,是被地方官员蒙蔽的。下一个点睛之笔是“向北京拉响警报后,地方当局就遭到重手对付了。”
   
   她一再的点明:
   
   “中国的地方当局拒绝这么做”
   
   “地方官员最初是倾向于试图把问题掩盖起来静悄悄处理,”
   
   就是中央是伟,光,正的。只要中央知道了实情,就一定会出重手为民除害的。真正是典型的圣上英明,下属该死。
   
   “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在9月8日接到石家庄市政府的报告后,省委书记张云川、代省长胡春华立即对此事故的调查处理作出批示。”
   
   居然和克拉克告诉北京是同一天。克拉克和北京的动作配合的如此的准确。
   
   新西兰恒天然集团肯定是隐瞒的同谋。
   
   “新西兰恒天然为三鹿单一最大股东,承担完全的管理和监督责任。
   
   1,新西兰恒天然作为股东在三鹿派有3名董事及财务总监和执行副总裁等。
   
   2.日常管理和监督,财务总监是它的,和压价收购奶就有关。
   
   三鹿实际上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旗下的公司,新西兰人控制了三鹿的财权、人事权、采购、定价权,三鹿员工的薪酬发放也是要经过新西兰人审批的。http://www1.haiguinet.com/bbs/vi …… abec35020611f512d98“
   
   关于是否控制了三鹿的财权、人事权、采购、定价权,我没有核实,但新西兰恒天然作为股东在三鹿派有3名董事及财务总监和执行副总裁等,应该属实。
   
   如果很早就有三鹿奶粉有问题的反应,董事及财务总监和执行副总裁应该知情。就算是按照新西兰恒天然集团的说法,他们是在8月2日才知道的,他们作了什么?
   
   他们的做法和要求三鹿集团作的,和三鹿集团实际作的一模一样。就是偷偷的把有问题的产品收回,想把事件瞒过去。
   
   克拉克说的“我们在新西兰绝不会这么做的”;问题是如果在新西兰,他们不敢这么做,因为他们在新闻自由的新西兰,瞒不过去。而他们认为在新闻封锁的中国。他们可能瞒的过去。
   
   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在三鹿奶粉事件上,是同谋。
   
   就按照新西兰恒天然集团自己的说法,他们在8月2日已经知道了毒奶粉事件,他们和当地领导打交道不得要领。河北省的领导就在石家庄,他们是否找过河北省的领导?在人命关天的大事上,和当地官员打交道不得要领,为什么要一个月后才告知新西兰政府?
   
   其实,只要通过媒体,就能够解决问题了。为什么新西兰恒天然集团不找媒体?为什么在三鹿事件曝光后,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拒绝媒体采访?
   
   如果在中国这个新闻封锁的国家不能突破三鹿事件,应该有可能在新闻自由的新西兰突破。
   
   29.09.08墨尔本
   
   作者:张鹤慈 来源:新世纪新闻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