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奶粉:我们几时才有政务问责制?/张允若]
三鹿毒奶追踪
·中国产蛋类产品也检出三聚氰胺
·中国公布仍有3600名毒奶受害儿童仍留院治疗
·三鹿毒奶赔偿案迟迟未入司法程序
·中国输日粉丝被检出含三聚氰胺
·北京逾七万婴幼儿曾食问题奶粉
·从毒奶到毒鸡蛋三聚氰胺继续为祸
·郑州残疾人运动员喝毒奶患结石
·大连毒鸡蛋又瞒一月 索赔受害者语调突变
·中国制南瓜馒头 日验出含三聚氰胺
·继奶品后中国鸡蛋也发现三聚氰胺
·毒鸡蛋四天连揭三起 学者指有问题应先公告社会
·三聚氰胺事件凸显台湾加入WHO的急迫性
·台湾雀巢公司将从大陆进口的二十品奶粉全数下架
·黑龙江生产的雀巢奶粉在台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 台湾称毒奶粉输台突显应参与世卫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中国进口铵粉含三聚氰胺 高市封存720包
·中国就毒奶事件向台湾消费者致歉
·海协会就毒奶向台道歉台看法分歧
·蔡英文:海协会是为道歉而道歉,没有真心诚意
·三聚氰胺吃死猫狗 美庭裁定赔偿金
·港府在中国鸡蛋内检出三聚氰胺
·香港:大陆进口鸡蛋发现三聚氰胺
·港鸡蛋检出三聚氰胺大连厂家道歉
·香港又测出含三聚氰胺的鸡蛋
·香港决定自行检查三聚氰胺可疑污染食品
·香港再发现大陆产三聚氰胺超标鸡蛋
·央视停播毒奶节目 民众知情权被剥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陈云林就毒奶粉输台事件首度当面公开道歉
·三鹿被吊销牌照 原属企业改名复工
·“添加三聚氰胺是饲料业公开秘密”
·封锁消息招怨 食品问题能速决?
·又有九名毒奶粉受害者起诉索赔
·刘军宁:反思三鹿奶粉事件及其中的上报制度
·毒奶粉是道德沦丧,丧尽天良的典范
·胡平:必须追查毒奶粉事件真相
·三聚氰胺是怎样揪住我们不放的?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秋风:处理毒奶事件,不能以行政代替司法
·中国官员称毒鸡蛋属个别企业行为
·农业部将彻底整肃饲料市场
·“三鹿”引发河北人事地震,数高官被免职
·三鹿城头 二胡曲终/刘晓竹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 中国有毒食品侵入美国,加州举行研讨会寻求防范之道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中国毒奶粉受害者拟提出集体索赔
·美国官员将前往中国讨论食品安全
·美国限制进口中国所有含奶食品
·美国对中国产食品发出“进口警告”
·刘晓竹: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三鹿回应“液态奶重返市场”:并未重推“三鹿”牌
·五岳散人:为什么不用操心美国的毒奶粉
·许志永:准备诉讼
·朱健国:“当场击毙潮”与“三聚平反潮”
·三鹿液态奶重新在河北等地销售
·中国仍有逾千名毒奶粉患儿住院治疗
·部分三鹿毒奶受害者准备集体索赔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仍有一千多幼儿因毒奶粉住院
·吉尔吉斯斯坦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和禽蛋
·毒奶受害者会议吁政府成立基金会
·毒奶粉受害人促政府设立赔偿基金
·中国毒奶粉婴儿近三十万各界震惊
·“毒奶事件”受害家长:索赔困难
·三聚氰胺丑闻重挫中国乳制品出口
·问题奶粉影响中国近30万婴幼儿
·中国公布的毒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激增
·结石婴儿近30万 至少七成未检查
·湖北结石婴儿死亡报道被删除 家长要求验尸被拒
·律师代表毒奶粉受害者递集体诉状
·中国毒牛奶相关企业可能要作赔偿
·中国称在论证就三鹿奶粉赔偿方案
·法院拒绝受理三鹿奶粉赔偿 卫生部另外起草赔偿方案
· 中国警方调查含三聚氰胺动物饲料
·结石宝宝网站受攻击 家长誓要讨还公道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结石宝宝网续受攻击 家长发出求救及谴责
·三鹿集团新西兰合资方称三鹿已破产
·中国宣布三鹿集团进入破产程序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年底面临刑事审判
·三鹿集团破产影响受害人追索赔偿
·三鹿奶馀波未平:胡春华再受考验
·三鹿毒奶粉案在河北省开审
·三鹿奶粉系列案今开审 田文华最高可获判死刑
·卫生部通知医院向结石患儿收费
·三鹿等22家企业对患儿一次性赔偿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
·三鹿问题奶粉案更多被告受审
·结石儿家长拒绝接受当局赔偿方案
·“结石宝宝”赔偿方案已大致出炉
·三鹿事件系列刑案已有十七名嫌犯浮出水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奶粉:我们几时才有政务问责制?/张允若

    最近,三鹿奶粉污染案惊动了全国。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三鹿集团责任难逃,某些涉嫌制造污染的人已被拘捕,人们等待着查明真相依法作出惩处。
   
    不过这件事也使人想到相关的一些问题。据媒体报道,自今年3月至6月,已有多起食用三鹿奶粉致病的反映或报告,包括病儿家长和医生的报告。8月1日前,三鹿集团经过自查已发现有奶农在牛奶中掺入了三聚氰胺致使奶粉遭到污染,据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已将情况向有关部门作了报告。那末,以上这些反映或报告,到底到了哪些部门呢?相关的部门为什么不及时采取措施呢?再说,各级政府都有食品安检部门、产品质检部门,为什么那么长时间生产的、那个多批次的奶粉遭到污染,都能逃过他们的检验,像潮水般地流向市场呢?
   
    这就牵涉到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在把天灾归咎于老天、把人祸归罪于不法分子的同时,要不要追问一下管理部门的责任;也就是说,我们国家到底有没有必要的有关政务的问责制度。

   
    由于长期实行的专制体制,在我国实际上并未建立起政务问责、特别是公众对官员问责的制度和习惯。对职能部门如此,对党政领导更是如此;平时如此,遇到特大灾难和事故也照样如此。从来是官员向百姓问罪、而百姓不得向官员问责。“歌功颂德有奖,批评挑刺遭殃”,各级官员、特别是负责官员的责任是追查不得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了,政治上的积习如故,痼疾如故。
   
    远的不说,就说今年吧。年初这场冰雪灾害,一下子让南部中国的供电、交通全面瘫痪,几千公里的输电线路全部垮塌,数百万平方公里的电网全面停电。自然灾害固然严重,可那些基础设施为什么瞬间摧枯拉朽、如此不堪一击呢?从规划设计、线路选择、材料选用到施工质量,究竟有些什么要检讨的?各个部门、各个层级、各个管区,分别有些什么责任?凡此种种,竟然全无交代。从报道来看,三月份的“两会”上,有关部门对这样大的事竟没有一个专题报告,几千名肩负人民委托的代表竟没有对此吭声、更不要说问责了。
   
    五月份的汶川地震,几十万人的伤亡代价,千百亿的财产损失,到底换来了什么,大可置疑。开始是忙于救灾,顾不上反思,后来忙于迎奥运,干脆就不再反思了。如今进入了灾后重建阶段,也只忙于规划将来“向前看”,过去的事情也就“既往不咎”。大批校舍如同豆腐渣似地垮塌,当地居民特别是死难学生的家长,要求追究建造商及相关的官府的责任,不仅毫无结果,反而被视为无理取闹,破坏稳定,横遭打压。国家和省级地震部门,对于这样强烈的八级地震,竟然毫无预测预防,连三十年前唐山地震前的水平都不如;尽管有地震专家事先作出了长期预报和临震预报,并且郑重报告在案,竟然毫无反应、无所作为。凡此种种,国家地震局至今没有作过一次像样的解释,至今没有对公众作过任何认真的交代。尽管公众呼声强烈,一直置之不理,如今地震预报都成了碰不得的敏感话题,看样子是要不了了之了。
   
    今年以来,官民矛盾日趋严重,恶性事件频发。可是此类事件的处理也都若明若暗,见不到公开问责或检讨。贵州瓮安几万人围困县府、县公安局,在共和国历史上是罕见的。事发第二天省委书记就定了性作了结论,随后就免去了当地主要官员,干脆倒是干脆,不过事情似乎也就此了结。至于事件的真实原因和来龙去脉,相关人员的具体责任,事件的最后处理,公众的反应,还有所谓的“不法分子和黑恶势力”究竟是怎么回事,均未公之于众。
   
    看来在我们国家,公众对行政机构及其官员的问责,还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尽管道理简单明白:既然所有行政机构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所有官员都是人民的公仆,那末人民理应有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选举权、罢免权,对官员执行公务情况的问责正是行使上述公民权利的一个具体环节。人民代表大会是质询和问责的重要场所,媒介舆论是质询和问责的重要平台,普通公民也可以通过信访或其他途径进行质询和问责。对于来自公众的质询和问责,有关官员要认真对待、作出认真的回答和交代,上级部门要督促有关官员作出认真的回答和交代,公众对回答和交代不满意的官员,可以通过一定的程序行使罢免权。
   
    实行公众对官员问责制,旨在加强对权力的制约,制止失职渎职行为,意向完全是积极的。其目的主要在于检讨事故、分清责任、吸取教训、改进工作,提高官员的公仆意识、对公众和社会的责任心;在于把官员的行为、把关乎公众的事件置于公众监督之下,增加行政事务的公开性和透明度;进而达到杜绝种种渎职失职行为、以权谋私、损害公众利益以及其他腐败行为。只有这样做,才能真正把政务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真正整肃官风、改善吏治、杜绝腐败。
   
    这几年,党和政府一再强调要实现政治民主,强调“没有民主便没有社会主义”,强调“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选举权、罢免权”,这一切究竟是说在嘴上、写在纸上、挂在墙上的东西,还是真正要付诸实施的?公众能不能对官员问责、有没有有效的政务问责制,将是一个重要的试金石。我们几时才能通过这个试金石的检验呢?
   
   来源:公民 作者:张允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