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三鹿毒奶追踪
·三鹿毒奶粉曝光一周年,维权道路漫漫
·911三鹿毒奶曝光一周年,多名结石宝宝家长被带走
·胡锦涛的路越走越窄,渐入死胡同
·胡锦涛的路越走越窄,渐入死胡同
·政治笑话:胡温腥政/博笑
·三鹿毒奶受害者周年聚会,当局允许但有人受阻
·扁判了,胡锦涛父子腐败案呢?
·扁判了,胡锦涛父子腐败案呢?
·胡海峰腐败案,中央有政治家吗?
·加拿大春秋戈呼吁弹劾胡锦涛!
·部分毒奶受害者出席完周年纪念即被扣
·三鹿毒奶结石婴儿家长已安全
·扁判了,胡锦涛父子腐败案呢?
·胡锦涛左得发狂,中国有倒退回毛时代的危险
·胡锦涛左得发狂,中国有倒退危险
·三鹿毒奶周年,科学发展观n年----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科学扫盲  
·从"白痴皇帝"到"儿皇帝",胡锦涛铸下大错
·白痴皇帝变儿皇帝,胡锦涛铸下大错
·胡锦涛色厉内荏,四中全会暴露是“光杆军委主席”
·房峰辉政变的军事部署(转贴)
·房峰辉政变,九门提督露峥嵘
·「实其腹」政策的破产
·胡应自责
·胡应自责
·胡锦涛阅兵车花掉40所希望小学的钱
·网友评阅兵:胡锦涛如被绑去刑场
·胡锦涛阅兵车花掉四十所希望小学的钱!
·地狱式训练不为打仗只为阅兵
·胡锦涛倒退,回归专治集权
·胡完全回到冷战时的强硬专制
·全国近八百万婴儿饮毒奶------六十万幼儿就诊 三十二万奶农生机困难
·胡锦涛阅兵,像木乃伊挥手
·胡锦涛阅兵,像木乃伊挥手
·胡春华带“毒”上岗
·胡锦涛的"权威"是纸糊的房子
·结石宝宝家长超市抗议 把圣元奶粉赶出连云港
·胡锦涛的"权威"是纸糊的房子
·呼吁组建"中国宝宝维权联盟"/赵连海
·和北朝鲜、纳粹比没什么新鲜的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续遭打压,维权代表拟成立相关联盟
·房司令政變:和胡錦濤唱雙簧/伍凡評論zt
·中共免债,纳米比亚胡锦涛儿子那笔钱免了没?
·房司令政變:和胡錦濤唱雙簧/伍凡評論zt
·中共免债,纳米比亚胡锦涛儿子那笔钱免了没?
·习近平赠江泽民专著引发联想/魏京生
·夫人当众笑倒他肩头,胡锦涛尴尬地向天皇致歉—中国第一夫人
·夫人当众笑倒肩头,胡锦涛尴尬地向天皇致歉—中国第一夫人
·胡平:高压与崛起
·中国官场问责制亲疏有别:三鹿案冤屈难伸
·三鹿毒奶粉就是“科学发展观”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朱健国zt
·胡锦涛隐瞒地震预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胡锦涛隐瞒地震预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三鹿毒奶台湾受害者求偿无门
·三鹿毒奶案11月10日首次开庭审理
·三鹿毒奶索赔首案突被撤消庭审
·胡锦涛色厉内荏,四中全会暴露是“光杆军委主席”
·汪洋的解放思想是建立黑社会吗?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和姜维平先生商榷zt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和姜维平先生商榷zt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结石宝宝家长声明抗议官方打压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被拘
·强烈抗议奥巴马随员进纪念堂瞻仰毛尸/
·呼吁释放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
·强烈抗议奥巴马随员瞻仰毛尸
·奥巴马随员瞻毛尸伤害人民情感
·奥巴马随员瞻毛尸伤人民感情
·奥巴马随员瞻毛尸伤害人民感情
·胡锦涛政权为何大踏步倒退?
·胡锦涛政权为何大踏步倒退?
·纳米比亚奖学金:胡锦涛掩口费?
·中共内斗斗到西班牙去了zt
·中共内斗斗到西班牙去了zt
·纳米比亚奖学金:胡锦涛掩口费?
·三鹿毒奶粉案两人被执行死刑
·中共没有必要检查年轻人的鞋带
·毒奶受害家长:没有得到赔偿
·“和谐社会”重在防民之口
·请看胡锦涛时代的新三大作风
·“胡锦涛学说”就是“胡说”
·从黄琦被判看胡锦涛和谐骗局
·三鹿破产,受害人将得不到赔偿
·三鹿毒奶粉案,不能放過高官刑責/李平
·胡春华带毒升官
·“结石儿童”家长索赔未果
·三鹿"有钱造孽,无钱赔偿"背后的秘密
·结石宝宝家长呼吁当局释放赵连海
·刘延东哪怕当了政治局委员,后代也要当香港居民!
·集会诉求三鹿受害者国家赔偿
·胡锦涛拍板隐瞒地震预报,造成几十万人死
·中共新气象:胡春华带毒升官
·加强反腐 胡温应该公布后代及亲属的工作情况
·盡論中國:高耀潔出走 刺破胡溫關愛騷
·胡锦涛儿子腐败续:奖学金予纳米比亚政要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zt
·三鹿毒奶粉系列案第一次庭审在北京顺义区法院举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仿鲁迅
    一
    公元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五日,就是三鹿奶粉事件被曝光后没几天,我独在超市门前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毒奶粉受害者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据说受害者就很爱看先生关于食品安全之类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写的关于食品安全的文章,大概是因为言辞太过激烈之故罢,纸质媒体一向是不予发表的,而论坛上也一向多遭删帖和屏蔽,能看到的人于是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艰难处境中,毅然回帖鼓励的就有他们和他们的父母。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 “死于国难的儿童即可成为菩萨”的鬼话,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一千多个儿童的哭号,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什么“纵做鬼,也幸福”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遍地掺假的食品,敢于饕餮有毒的大餐。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逝,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受害儿童死难日也已有数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一千余受害的儿童之中,甘肃死难儿童是我的老乡。老乡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老乡,是为了中国民族食品工业崛起而死的中国的儿童。
    他受害的事情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前几天一个论坛上,两个死亡者之一就是他;但是我当时还不太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直到后来,有网友贴出他的照片,才有人指着其中一个小孩告诉我,说:这就是甘肃死难儿童。其时我才能将照片和实体联系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作为当今“小皇帝”的儿童,并为父母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一干长辈所溺爱的孩子,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调皮捣蛋的,但他却常常微笑着,表情很乖巧。待到后来看的报道多了,关于他的介绍也渐多渐细,于是了解的也渐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表情很乖巧……
    四
    我在十六日早晨,才知道早在AO YUN之前就有群众向有关部门反映三鹿奶粉可能有毒,但也许是因为和谐AO YUN的缘故吧,此事就被压下了;没几天,便得到噩耗,说毒奶粉已经致死两名儿童,受害至上千人,而甘肃小老乡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表情很乖巧的小老乡,更何至于无端在和谐盛世殒命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据称也是甘肃的一个小孩。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中毒,简直是谋杀,因为肾脏里面还有很大的结石。
    但有关部门就解释,说肾脏损害并不可怕,还可恢复如初!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不懂自我保护的受害者。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这个甘肃小老乡,那时是受央视广告引导欣然饮用三鹿奶粉的(据称它还是中国航天员专用乳品)。自然,饮用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和谐盛世食物中毒死掉了!三聚氰胺,一种用于化肥、黏合剂和塑料制造的原料,竟然冒充蛋白质被大量添加到了儿童奶粉中…一开始以为只一家黑心,岂料境外又捡出其他中国品牌的奶粉也含毒,最后,央视也不得不报道抽检结果竟至于达20多家,至此,中国乳业几乎全军覆没!
    始终微笑的表情很乖巧的小老乡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可爱的另一小老乡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可爱的上千名中毒儿童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两个孩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毒奶的戕害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古代四大发明震撼世界的伟绩,当代AO YUN开幕式豪华恢宏的高科技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所有的毒奶生产者和检验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儿童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底层草民的最低日常消费。人类的科技前行的历史,正如高校许多科研项目的立项,当时用大量纳税人的银子,结果却只是一小点成果,还没什么实用价值,但喝奶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许多是婴儿。
    然而既然有了毒害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父母;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有关部门者竟会这样地冷漠,一是毒奶厂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婴儿面临遍地惨毒食品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儿童的惨状,是始于数年前的,虽然不是全部,但看那面对三无小食品时干练坚决咀嚼,面对未知安全系数的牛奶的大口痛饮,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遍掺三聚氰胺奶粉海洋里的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孩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隐瞒至数十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