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前董事長受審:田文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
三鹿毒奶追踪
·中国拘19涉奶粉污染案人员
·石家庄求诊幼儿激增6倍,上万家长三鹿退货
·其他牌子“也有问题”,全国严查
·“今个中秋不好过”,毒奶粉月饼或流出市面
·“三鹿奶粉专病门诊”爆棚
·谁死“鹿”手:毒奶粉乱象内幕
·又是“迟到的真相”:“三鹿”毒奶粉危机
·中国三鹿牌奶粉污染事件引起台湾人恐慌
·外资方“8月2日已要求召回奶粉”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上)1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上)2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下)
·可怕的三聚氰胺,可怜的三鹿宝宝
·奇文:三鹿事件是帝国主义反动派射向我民族工业的又一支毒箭!
·奥运之后﹐中国再爆婴儿毒奶粉
·警惕地方保护主义干扰“三鹿奶粉”事件
·徐国艮:奶粉事件 问题多多
·冉云飞:三鹿奶粉事件的命门
·闫天舒:三鹿奶粉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
·李平:不是多难兴邦,是祸国殃民
·拖延通报三鹿毒奶粉与奥运有关?
·三鹿奶粉安全事故中19人被刑事拘留
·三鹿董事长松口:事件前确已查出有毒
·中国隐瞒毒奶粉 官员出场疑问更多
·中国下令全面检查所有婴幼儿奶粉
·河北省政府试图对事件加以掩盖
·三鹿毒奶粉已导致432名婴儿患病
· 三聚氰胺奶粉后遗症“尚无法确定”
·中国三大品牌液态奶含三聚氰胺
·陶君:三鹿公司危机处理谋略(绝密)
·毒奶祸害中国公信力:真相迟到质检失效
·毒奶曝光潜规则:结石娃能成中国政改新基石?
·中国危机处理借重新闻管治及导向
·中国企业缺乏商业道德谁之责任?
·含毒奶粉惊天下 在华外企应对忙
·毒奶粉:奥运高潮后的低谷
·欧盟希望中国就毒奶粉丑闻作出解释
·方觉: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美欧消费品官员关切中国奶品污染
·世卫组织要求中国政府解释:为何奶制品有问题未及时公布
·逾千名毒奶婴幼儿受害者家长索赔
·毒奶粉百姓震惊 民众吁高官下台
·中国食品危机起伏源于拖延信息政策
·毒奶危机:中国奶农受伤很重
·中国星巴克停售蒙牛牛奶
·“三鹿奶粉事件反映政企不分仍在”
·中国要求世卫组织协助应对毒奶粉
·胡锦涛公开抨击地方当局处理危机时的工作作风
·三鹿奶粉虽然被召回,但这场风波何时才能了结?
·“奶粉事件”暴露深刻社会原因
·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前董事長受審:田文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知情人士稱田文華忽視對下檢查
   
     元旦將近,隆冬時節,已宣告破產的石家莊三鹿集團在寒風中更顯蕭條,昔日的繁華徬彿一瞬間消失殆盡。「三鹿集團」四個大字仍然立在那里,但這一切卻已經物是人非了。
   
     三鹿奶粉系列案的開庭受審,讓人們渡過了一個灰色的周末。而這種顏色也延續到2008年最後一天,已經風光不在的三鹿原「掌門人」六十六歲的田文華被控罪名為「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

   
     一場事件令三鹿集團近五十年的「生命」戛然而止,田文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不僅有些人疑問,她的家庭是怎樣的?她「出事」以後她背後有哪些人和事?一個可謂成功的女企業家其背後領導班子又是怎樣的?
   
     新一批領導班子害了田文華?
   
     青年創業、拼下江山,開疆闢壤、稱霸乳粉業,最後「晚節不保」引發中國乳品行業質量信任危機的田文華,也許《無間道》經典的一句對白,印証了田的整個乳粉業的歷程。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而現在田文華也正走上了審判台,在田文華之前已經有了17人受審。
   
     田文華一位秘書曾對媒體直言,2008年5月17日三鹿發現其奶粉可能存在問題,20日成立了以王玉良為首的技術攻關小組,開始研究這一問題,結論是可能含有假蛋白物質,但沒有明確是三聚氰胺。隨後向河北省檢驗檢疫局送檢,得到的結論是此物質為三聚氰胺。
   
     8月1日5時,王玉良向田文華匯報此事,三鹿迅速封存、召回相關產品,並加強了奶源收購工作管理,還採取了其他一些相應措施。
   
     發現問題後,三鹿就其奶粉產品,參照歐盟標準確定了三聚氰胺安全標準,並用含量在每公斤10毫克和每公斤20毫克以下產品,對庫存、市場銷售產品進行調換。不過,其8月2日到9月中旬,並未停止生產銷售含有三聚氰胺的產品。
   
     「其實,在近2年田文華換了一批新的領導班子,原來跟她打天下的一批老領導都退下來了,而新領導班子確實敢衝敢闖,但很多事情都照顧不周,對市場的洞察力不夠,而且做事情也不夠全面,總體來說她用人方面還是沒太用好。」一個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
   
     該知情人給記者舉例說:「假如說,市場上發生的費用共5000萬元,他們中層領導就直接這麼報,也不說額外費用,長時間不報額外的花費,這錢肯定多,就像說我一個月開8000元錢,但我卻不說我用了這錢的大半部分買了別的東西了,就說開了8000,人家以為你就有8000,這麼一看老太太(田文華)覺得挺好,新上來的領導班子挺能幹,她忽視對下面的檢查了。」
   
     當記者追問是不是田文華對于三聚氰胺事件知道的也比較晚時,該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至少她自己知道這事的時候比較晚了,差不多2008年3、4月份才知道。不能說比市場知道的晚,但也差不多幾乎是同步了。」
   
     「如果要我評價田文華,我認為是功過參半,七分功三分過,雖然三鹿奶粉的事情給社會造成了不少危害,不過三鹿這麼多年的輝煌跟她的努力是絕對分不開的。」三鹿奶粉北京總代理商姚文華接受記者採訪時候對記者表示。
   
     田文華女兒博客為其喊冤
   
     而在記者採訪期間,幾乎沒人知道田文華家庭的細節。
   
     「她是個做事細膩的女強人,跟她接觸,從來沒聽她談論過她的家人,說的最多的就是市場。」這是曾接觸過田文華的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給予她的評價。
   
     出事後,國內批判謾罵聲一片,記者搜索田文華及其身邊一些人的博客,意外的看到一個自稱田文華女兒吳晴的博客。
   
     其文章被各大網博爭相轉載,期間共寫了,《我媽是三鹿董事長,不要污蔑我媽!》、《我母親田文華被冤枉了!》、《我母親被政府免職了》、《母親讓我出國》等文章。
   
     「我媽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了,本來我不想說,但是看到網友的激憤,我不得不說出事實。在三鹿奶粉徹底立案,承認添加化學成分的時候,我母親就被『軟禁』了。也就是說,三鹿的應急處理方面,都是在我媽的主管部門進行的,因為我媽沒有權利,也沒有機會做一個全面的,對得起社會的處理結果了。」記者在網上查閱到田文華女兒的博客,她博客中這樣寫道,並且被很多博客爭相轉載。
   
     而在三鹿事件聲討聲音很高的時候,其博客一直為其辯論,而此博客也曾一度被黑,很多轉載的網站下面評論甚多。
   
     而記者在中國知識網中也看到了田文華的簡介及其女兒吳晴,而其丈夫等別的信息卻並沒有任何蹤跡。
   
     而據以其女兒自稱的博客內容:「母親由控制軟禁改為了拘留。我通過關係,好不容易和母親見了一面。母親又瘦了,很憔悴。和母親簡短的幾分鐘對話里面,母親先說了自己對受害兒童的歉意,又說了幾句對不起三鹿全體員工以及合作的養殖戶。最後,母親拉住我的手,讓我帶兒子到醫院做個檢查,然後帶著全家出國。母親說,已經都[給我安排好了,這兩天我可能要去新加坡,然後轉瑞士。」
   
     「她確實有個女兒,其他關于她的家事就一概不知了。」姚文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而該博文在三鹿事件案發的後期,三鹿確實難逃「死亡」的命運後,即將銷聲匿跡。
   
   来源:中國日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