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案捉放曹,结石宝宝枉死]
三鹿毒奶追踪
·东方不败李长江重出江湖,可喜可贺!
·网民热议三鹿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 李长江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领导: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三鹿官员大复出:中国式"引咎辞职"=带薪休年假!
·流不完的悲壮泪:李大人重出江湖扫黄!
·三鹿官员被重用严重伤害民意
·熊猫乳品三聚氢胺超标,公司被关闭,营业执照吊销,三名主管被逮捕
·「胡铁棒」的威力----中共领导人的绰号
·毒奶辞官复出,问责制引疑虑
·复出,公众不应只是最后知情者
·官员的复出,这样问责还有啥意义?(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莫让官员问责制成为空穴来风?
·上海熊猫乳品法人代表等3人被提起公诉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赵连海见律师,毒奶仍荼毒百姓,
· 李蕊蕊致电关注赵连海家人
·还有多少召回毒奶在危害人民?
·有多少召回毒奶没有销毁?
·博讯螺杆 不吃奶粉,吃别的东西也免不了中毒
·信息公布延迟,猛于三聚氰胺
·国家质量公告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全部过关
·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国安部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内部写手在海外发表文章攻击其他派系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萨斯和溃坝责任人孟学农复出
·上月已知毒奶再现,向公众隐瞒,仅内部通报
·三聚氰胺官员复出,为三聚氰胺肆虐铺平了道路
·胡锦涛九大罪状
·问责高官复出,公众不应蒙鼓里
·微风轻拂/希特勒与三聚氰胺:都是功大于过
·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河北矿难封口费调查:记者专在煤矿集中地放眼线
·2008年问题奶粉重现市场 官方要求彻查
·毒官复出毒奶复现清查被指作秀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陕西又现毒奶,或已流入广东
·赵连海被起诉,结石家长愤怒
·杜导斌系狱一年半,《参与》呼请援助其家人
·奶粉三鹿,人也三鹿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胡锦涛时代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十万吨毒奶粉或仍未销毁 流向饲料与糕点业
·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
·08年毒奶粉未销毁再入市 广东副省长连夜赴京
·宁夏熊猫称被“毒奶粉”系错查 事件或涉家族矛盾
·中国毒奶再度肆虐各地大清查被指作秀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赵连海案被移送检察院四毒奶被瞒8个月
·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 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赵连海首见李方平律师 毒奶仍在各地荼毒百姓
·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彭剑律师见到赵连海,确认赵因结石宝宝维权及李蕊蕊
·中国人患病率比五年前高11%
·陕西质检部门被曝为毒奶粉出具合格报告
·毒奶粉重现市场网民要求温家宝道歉
·好意思?宁夏毒奶粉企业被查 处30万元罚款
·毒奶粉“问题奶糖”大部分北上东三省
·宁夏毒奶粉企业仍在营业 产品可能流入广州
·陕西渭南“毒奶粉”案三人被捕
·大陆又爆毒奶粉外流 可能已出口15国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多名因三鹿事件受处官员复出或被提拔
·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复出 曾因“三鹿事件”辞职
·《李鹏论可持续发展》一书出版
·28吨渭南“三聚氰胺”奶粉流入闽粤
·赵连海不服当局指控估计十万吨奶粉未销毁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向北京警方自首,并质疑官方/刘沙沙
·广东十分之一儿童铅中毒政府隐瞒大量污染数据
·别太冲动了:若权力不容分享,西藏问题无解/杜子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高智晟律师命悬一线---评: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石家庄“官场三聚氰胺”调查记
·谁在说谎?毒奶粉真的绝大多数销毁了吗?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三聚氰胺对中毒者有长期影响
·胡锦涛能做的好事是早日下台
·胡古董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三鹿毒奶责任人李长江又高升了
·石家庄造假骗官官员升迁记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毒奶受害儿童家长质问温家宝
·腐肉变新人萨斯溃坝责任人孟学农重回北京团
·中国判处三名奶粉厂负责人有期徒刑
·有这样的官员,咋能不出三鹿这样的事?----石家庄“只有性别是真的”女团市委书记王亚丽调查幕后手记
·在重重危机中,为什么有人欢呼功绩和胜利
·胡锦涛时代公权无耻演绎到极致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起诉书避提毒奶粉,一审将不公开审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毒奶省长升官,毒奶局长进政协,毒奶商家蝉联人大,毒奶家长赵连海被抓
·反对倒退,需重启改革进程
·改革开放全面倒退,教授促两会审议
·中国改革开放出现全面倒退,胡星斗教授促两会审议
·国进民退很明显
·廖祖笙:“权斗”迷药不是指李推张的万灵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案捉放曹,结石宝宝枉死

    三鹿毒奶粉案一场轰轰烈烈的审判,变成了一宗政治闹剧。当局对主要犯罪人重罪轻罚、高举轻放,对幕后保护伞放纵不究,举国为之哗然,当局依法治国的招牌,又蒙上一层厚厚的污垢,三十多万受害的结石宝宝欲哭无泪。
   
   今次审判隐藏尠许多玄机。三鹿集团的四名高层管理人员被起诉的罪名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并不是原本外界期望的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根据内地法律,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最高刑罚只是无期徒刑,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则可处以死刑。起诉的罪名差别,使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保住一命。
   
   今次毒奶粉事件,影响极为恶劣,三十多万婴儿受害,比得上一场南京大屠杀,更可悲的是当中许多还留下后遗症,一辈子生不如死。如此惨烈的生命浩劫,那些刽子手们却可逃脱一死,令人悲愤莫名。

   
   其实,早在去年七月,三鹿集团就已知道有婴儿服用三鹿奶粉而夭折,而且三鹿集团送奶粉到河北质检部门化验时,亦被告知这些奶粉即便是给牲畜食用都会有生命危险。
   
   明知自家产的奶粉已是杀人不见血的毒药,但三鹿集团仍然在八月份一如既往的销售,而且还将一百多吨有毒的原奶,调拨给生产液态奶的加工厂,三鹿集团负责人知毒、卖毒,当局却不判处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主犯免死态度急转从法庭表现来看,田文华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一口承认。田文华如此爽快,与在此之前扬言「如果你们拿我开刀,我就把这个脓包挤破,我要向全世界报道问题」,形成鲜明的对比。
   
   有网民甚至质疑,田文华保养得如此之好,在拘留期间,住的到底是监狱还是招待所?她如此轻易认罪,是不是为了掩护幕后的保护伞,而幕后黑手又是否给予免死金牌呢?
   
   更值得怀疑的是,内地官方媒体报道三鹿集团以掉包计,用进口奶粉代替三鹿毒奶粉的决策时,根本不敢详细报道石家庄当局有无参与其中,三鹿集团又是受何人指使,又是在谁的指挥下,进行这场丧尽天良、泯灭良知的惊天大骗局?这到底又是在为谁掩饰呢?背后是不是有更肮葬的政治交易呢?
   
   今次审判安排在岁末年初进行,内大有文章。审判完便是内地元旦三天假期,很多记者、编辑放假,读者观众忙于休閒,当局精挑细选这样的时间,明显是不想引人注意,避免媒体跟进调查,令事件大事化小。
   
   总之,三鹿毒奶粉案的审判,还有太多的疑团未解,还有企图掩盖製造、销售毒奶粉罪证的官员尚未到案。当局却草草调查,匆匆开审,这难道不是典型的葫芦僧判糊涂案?
   
   但公道自在人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三鹿毒奶粉案这场人间浩劫涉案的官商,无论其位置再高,其财富再多,逃得了一时,却逃不过历史和民意的审判。
   来源:太阳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