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毒奶追踪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谁需要金正日?
·胡锦涛何时恢复泰县人的籍贯?
·胡锦涛的籍贯何时不再作假?
·英国guardian的报道和质疑
·切莫痴情空期待,胡温一样不改革!
·直通中南海显示胡锦涛再撒谎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退党,就让他退吧,这样的腐败分子清除还来不及呢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胡锦涛治国“漆而优则仕”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退党,却不退还贪污款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后继有人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后继有人
·中共秘密给纳米比亚政客奖学金:黑箱特权与北京的软力量
·曝光温家宝伯父是汉奸,胡锦涛意欲何为?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胡锦涛的贪婪是中国政治不稳定的根源
·胡锦涛的贪婪是中国政治不稳定的根源
·当贪二代登上历史舞台唱大戏后
·当贪二代胡锦涛登上历史舞台唱大戏后
·当贪二代胡锦涛登上历史舞台
·赵连海令人震撼的无罪辩护词全文
·对赵连海冤案不能沉默
·刘梦熊怒责背叛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怒吼谁不政改谁下台!
·妓女比胡锦涛高尚
·胡锦涛现在代表谁的利益?
·胡锦涛现在代表谁的利益?
·毒奶毒品毒食,喝血社会胡毒!
·毒奶毒品毒食,喝血社会胡毒!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曾节明
·李克强管食卫没出好事尽出丑闻
·傅政华刘奇葆官报私仇----艾未未受酷刑认罪背后的惊天阴谋
·胡锦涛直接指挥镇压,抓捕律师和维权人士
·胡锦涛直接指挥镇压,抓捕律师和维权人士
·行为艺术:公祭胡锦涛
·团派大混混胡春华/右志并
·第六代领导人胡春华简历质疑
·胡春华升官,毒奶帮成型
·中国正向朝鲜学习政治?—新极权主义主导下的朝中关系解析
·胡锦涛不可能留任两年军委,必须全退裸退
·"和谐号"车毁人亡,请胡锦涛下台谢罪!
·胡锦涛因胡杨走私案也应弃权
·胡锦涛反腐,何不从自己家开始,拿胡海峰开刀?
·请当局兑现承诺,公布调查报告
·朱镕基讲话何以感动中国民众?
·调查没时间表,无能还是无赖?
·日本嘲讽中国动车事故调查拖沓
·盖棺定论说锦涛
·房价九年涨十倍,胡锦涛神经还算正常吗?
·贪二代胡锦涛的腐败治国路线
·贪二代胡锦涛的腐败治国路线
·胡锦涛儿子贪污巨额对外援助款
·三代贪污胡锦涛拒不公布财产
·贪二代胡锦涛拒不公布财产
·中国国家统计局不发布的数据
·动车事故之谜
·英王搭火车寻常打扮,乘客全吓一跳
·联合国多数国家拒绝默哀金二
·三鹿奶粉致肾萎缩还自负药费,这样的孩子还有多少?
·联合国九成国家拒绝默哀金二
·又有三鹿毒奶官员复出
·作家余杰和《窃国大盗胡锦涛》
·胡锦涛执政全面失败的哀嚎
·李平: 习近平享全套军礼有玄机
·所谓“美高官爆料”可能有假
·陈良宇讲话摘编
·朱学渊:从“政治辅导员”看胡锦涛
·诬陷陈良宇是胡锦涛腐败治国路线的开始
·胡锦涛的“交流”问题不少,团干们屁股没坐热就升官,对管区问题根本不负责
·范徐丽泰批评曾荫权
·金三胡四贺普京
·金三胡四贺普京
·江主席会见军方重要讲话曝光
·胡锦涛被迫承诺18大裸退
·建议十八大提前到7月召开
·老胡访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狐瘟政府上梁不正下梁歪:三鹿事件被免官员悉数复出正常吗?
·安邦:中共基层财政的恶化可能远超想象
·总书记兼军委主席裸退应成制度
·“屁民”为丁关根说公道话
·九常委集体亮相显示团结形象
·党章应明定总书记兼军委主席
·党章应明定总书记兼军委主席
·柳三禅:军头联名上书说可笑
·江撤办公室了,胡还恋栈吗?
·党章明定总书记兼军委主席,可防领军监国死灰复燃
·“胡温反党集团”七中全会遭抵制,温家宝被要求辞职?
·废除领军监国制度,就是江规
·胡说“违宪”,还不是有先例在!
·毒奶粉披露者蒋卫锁被害离世
·陈良宇案是冤假错案,应当尽早彻底平反
·前五年后五年都是习近平年代
·十年后癌症困扰中国每个家庭/马云
·日出江花(节选)
·日出江花节选
·江泽民推动金融电子化遏腐败
·中国学者盛赞江泽民主席诗词
·国外演讲:江泽民率先讲英语
·汶川救灾因胡锦涛睡觉耽误四小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中国毒奶粉案已经进入赔偿阶段。我们今天对比一下中外媒体的有关报导。
   
   *西方媒体:报导受害者家长记者会*
   
   在中国出台毒奶粉赔偿方案以后,一批受害者家长举行了一次记者会,提出他们对赔偿方案的不同意见。西方媒体大量报导了这次记者会的情况。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2号报导说:“在北京街头,部分三聚氰胺污染奶粉患儿的家长...原定在北京一家旅馆内举行记者会,但是却被通知不能在旅馆内发言。法新社的报导说,在露天举行的记者会,有外国和中国媒体参加,遭到三辆警车的监视。便衣警察还对过程录像,但是没有干预。负责组织本次记者会的患儿家长之一赵连海和其他4名患儿家长在星期四晚间被警方带走。”
   
   美国之音1月2号报导说:“北京警方采取行动,扣押5名原计划2号举行记者会的毒奶粉受害者家长。12名家长被迫在北京街头召开记者会,宣示家长们的诉求。”
   
   英国《金融时报》1月2号的报导说,这次抓人事件“凸显了北京在遇到社会和经济问题时要压制非官方授权活动的决心。这次事件同去年四川大地震校舍倒塌死难学生家长受到的对待一样。尽管政府保证帮助这些家长,改善校舍建筑质量,但是政府迅速镇压了家长企图组织起来要求赔偿或者对校舍倒塌进行调查的活动”。
   
   《洛杉矶时报》1月3号报导说,毒奶粉受害者网站-结石宝宝之家星期五被中国网监人员封锁。美国之音记者在1月8号试图登陆这个网站,但发现该网站仍然被封锁。
   
   1月3号,被拘留的5位受害人家长被释放,西方媒体继续追踪报导。美国之音1月3号报导说:“中国当局释放了被扣押一天的五名毒奶粉受害者家长。‘结石宝宝之家’论坛发起人赵连海......之前对当局的拘押行为表示了抗议,要求恢复人身自由。他本人也开始绝食,抗议当局的无理扣押行为,要求立即放人。......赵连海说:‘......昨天这个发布会还是进行了,民众的声音是无法阻挡的,即便是在马路边,也是无法阻挡的。’”
   
   *中国媒体:只报导官方消息*
   
   虽然中国一些媒体也参加了受害者家长举行的记者会,但是并没有看到任何报导。中国主流媒体只报导了官方消息。
   
   人民网1月2号报导了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对赔偿方案的介绍。
   
   新华社1月1号报导说:“中国为毒奶受害者建立赔偿基金。”1月2号报导说:“中国奶品公司通过短信为奶粉丑闻道歉。”1月3号报导说:“中国继续为毒奶受害者提供免费治疗。”
   
   新华网1月6号的报导就“社会上有人认为,责任企业制定这个赔偿方案不透明、没有广泛听取患儿家长的意见”、以及“有的人还认为,对患儿的赔偿金额偏少”等问题让一位“专家”做出官方解释,说明政府措施是合情合理的。报导还说:“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在已经发放赔偿金的地区,绝大多数患儿家长是接受这个赔偿方案的。”
   
   在盛赞政府和企业处理毒奶赔偿措施的同时,中国主流媒体对受害者家长的呼声只字未提。
   
   *中国非主流媒体:报导受害者家长呼声*
   
   不过,一些非主流中国媒体报导了这方面的消息。《北京青年报》所属的北青网《第一财经日报》1月5号报导说:“三鹿奶粉事件法律援助团提出,‘希望赔偿方案由受害者和责任企业以及其他相关方共同协商确定,使得最终方案更公允’。”
   
   《经济观察报》1月4号报导说:“有一些患儿家长因赔偿金额等方面的问题,没有接受这个单方面提出的赔偿方案,决定继续通过法律程序,获得赔偿。”“(病患家长)李艳芳认为,赔偿协议应该是双方协商的结果,而不是单方面提出。......问题奶粉受害者家属网络论坛‘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说,有相当一部分家长不同意这个赔偿方案。 ”
   
   《南方周末》网络版1月8号报导说:“有部分家长表示不接受这一方案。20多位受访的患儿家长代表对方案提出了两大问题:一是2000元的赔偿过低,远远无法弥补他们在此过程中的实际损失;二是赔偿基金承诺保证治疗到18岁,18岁之后怎么办──家长们普遍担忧三聚氰胺导致的肾脏损害伴随终身,他们认为这份健康基金应该覆盖一生。
   
   “西安家长金虎对本报记者说,目前并没有一个权威的报告说明三聚氰胺对人体的损害以及肾结石对婴儿肾脏的损害是暂时性的。他认为,政府能否考虑拿出一定基金做此专项研究,用科学结论来化解家长心中的疑虑,在令人信服的结论未发布前,基金应该考虑终身的健康监护。”
   
   致力于帮助受害者维权的志愿律师陆军撰文说,......只有利益相关方广泛参与的赔偿方案才是合理的方案,这是此方案最大的程序缺陷,‘既然奶粉事件的赔偿问题关乎到千千万万家庭、牵动千千万万人心,就更应该集思广益,让受害者、律师、公益机构、相关协会、媒体、经销商等充分参与,最终形成公平合理、有操作性并被各方认可和接受的赔偿方案。’”
   
   *西方媒体:报导受害者家长不满*
   
   西方媒体大量报导了受害者家长的不满。美国之音的报导说:“代表一百多名受害者家长的北京公益律师许志永说:‘我们感到很遗憾,不仅是刑事诉讼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连赔偿方案的制定也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这是非常不公正的。’
   
   中国公共卫生非政府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协调人陆军指出,受害者完全有权利参与赔偿方案的制定,否则就失去了公正性。他说:‘他这个完全是反过来了,不是让受害者来提诉求,而是他单方面来制定,他说了算,这是非常错误的一种做法。’”
   
   《纽约时报》1月3号报导说,受害者家长抱怨说,“赔偿方案的制定没有听取任何受害者家长的意见”。
   
   美联社1月3号报导说:“代理一些受害者家长的律师李方平说,家长们‘说赔偿方案是有关企业单方面制定的,没有征求受害者家长的意见’。”
   
   *中外媒体:赔偿会向何方发展*
   
   中国毒奶粉案的赔偿会向何方发展呢?中国新闻网1月7号发表的一篇评论说:“解决赔偿问题的最佳渠道是司法。......令人遗憾的是,有关法院却拒绝受理这些请求赔偿的案件。......整个问题奶粉的赔偿作业完全走上了行政化的渠道,由行政部门统一安排资金,统一确定赔偿标准,统一支付赔偿资金。......行政部门...把自己从企业与受害者之间的协调者,变成了一方当事人。”
   
   评论说:“为今之计,似乎可以采取下列补救措施:第一,对于行政部门拟定的赔偿方案应予以公开,容许受害者及其代表表示意见,参与方案的制定,从而确保该方案能够满足大多数受害者家长的诉求。目前仅由行政部门和企业制定该方案,是很难取信于受害者的;第二,在行政部门确定的统一赔偿方案之外,开放司法渠道,让那些对统一赔偿标准不满的民众继续寻求救济。”
   
   美国之音1月3号报导说:“赵连海透露,当局2号派出代表,同他们5人进行了谈话。双方同意,元月4到15号是有关赔偿方案的推行阶段。在这段时间内,受害者家人不得对赔偿方案公开表示反对。当局承诺元月15号以后同受害者家长们建立对话沟通机制,听取家长们提出的要求。......他说:‘在15号以后,我们希望他们遵守他们的承诺,尽快地、主动地、积极地与我们进行沟通。’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代理律师许志永称赞当局的对话承诺是个积极的进展,...应该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下一步就看政府是否遵守诺言了。”
   
   作者:李肃 来源:VO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