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三鹿毒奶追踪
·中国婴儿结石罕见病引发各界关注
·中国向世卫通报奶粉污染事件
·“三鹿门”部分网上评论
·卫生部统计三鹿奶粉患病婴儿病例
·婴儿肾结石事件扩大 卫生部紧急查处
·三鹿奶粉=肾结石宝宝+三聚氰胺+航天员乳饮料+封锁新闻
·三鹿奶粉政府难卸其责
·结石奶粉事件:警方已传唤78嫌疑人
·三鹿声明奶粉污染源自奶农 专家强调是利益驱使
·鹿奶粉毒素为“不法分子加入”
·中国肾结石娃娃事件被责延迟通报
·中国拘19涉奶粉污染案人员
·石家庄求诊幼儿激增6倍,上万家长三鹿退货
·其他牌子“也有问题”,全国严查
·“今个中秋不好过”,毒奶粉月饼或流出市面
·“三鹿奶粉专病门诊”爆棚
·谁死“鹿”手:毒奶粉乱象内幕
·又是“迟到的真相”:“三鹿”毒奶粉危机
·中国三鹿牌奶粉污染事件引起台湾人恐慌
·外资方“8月2日已要求召回奶粉”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上)1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上)2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下)
·可怕的三聚氰胺,可怜的三鹿宝宝
·奇文:三鹿事件是帝国主义反动派射向我民族工业的又一支毒箭!
·奥运之后﹐中国再爆婴儿毒奶粉
·警惕地方保护主义干扰“三鹿奶粉”事件
·徐国艮:奶粉事件 问题多多
·冉云飞:三鹿奶粉事件的命门
·闫天舒:三鹿奶粉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
·李平:不是多难兴邦,是祸国殃民
·拖延通报三鹿毒奶粉与奥运有关?
·三鹿奶粉安全事故中19人被刑事拘留
·三鹿董事长松口:事件前确已查出有毒
·中国隐瞒毒奶粉 官员出场疑问更多
·中国下令全面检查所有婴幼儿奶粉
·河北省政府试图对事件加以掩盖
·三鹿毒奶粉已导致432名婴儿患病
· 三聚氰胺奶粉后遗症“尚无法确定”
·中国三大品牌液态奶含三聚氰胺
·陶君:三鹿公司危机处理谋略(绝密)
·毒奶祸害中国公信力:真相迟到质检失效
·毒奶曝光潜规则:结石娃能成中国政改新基石?
·中国危机处理借重新闻管治及导向
·中国企业缺乏商业道德谁之责任?
·含毒奶粉惊天下 在华外企应对忙
·毒奶粉:奥运高潮后的低谷
·欧盟希望中国就毒奶粉丑闻作出解释
·方觉: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美欧消费品官员关切中国奶品污染
·世卫组织要求中国政府解释:为何奶制品有问题未及时公布
·逾千名毒奶婴幼儿受害者家长索赔
·毒奶粉百姓震惊 民众吁高官下台
·中国食品危机起伏源于拖延信息政策
·毒奶危机:中国奶农受伤很重
·中国星巴克停售蒙牛牛奶
·“三鹿奶粉事件反映政企不分仍在”
·中国要求世卫组织协助应对毒奶粉
·胡锦涛公开抨击地方当局处理危机时的工作作风
·三鹿奶粉虽然被召回,但这场风波何时才能了结?
·“奶粉事件”暴露深刻社会原因
·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中国三鹿毒奶粉案件审理进行的同时,北京警方采取行动,扣押5名原计划2号举行记者会的毒奶粉受害者家长。12名家长被迫在北京街头召开记者会,宣示家长们的诉求。
   
   三鹿毒奶粉案件在石家庄市审理的同时,北京警察元旦晚间采取行动,扣押了赵连海、杨勇、马红彬、张平和周雄这5名原订2号在北京召开记者会的受害者家长,并将他们带往北京郊区大兴县劳教所。
   
   

   深圳儿童今年9月在体检前使用三鹿奶瓶
   *严寒中苦等放人*
   
   其他受害者家长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5人被关押的劳教所附近的团河会议中心,要求当局放人。家长们从上午等到下午,没有丝毫的音讯。直到美国之音截稿时,他们还冒着严寒苦苦地守候。来自贵州的受害者家长蒋亚林在采访中对美国之音透露说,赵连海等人是元旦晚间临时出门办事就失踪的:
   
   “10点钟出去嘛,然后我们就一直都失去联系了,一直到今天开会的时候才收到赵连海先生的短讯,说让我们到团河会议中心这里来。”
   
   另一名守候的家长兰鹃仙对美国之音说,他们试图冲进会议中心,但受到保安人员的阻拦,根本冲不进去,只好在门外苦苦守候,可谓饥寒交迫:
   
   “我们想闯进去,闯不过,我们闯不进去。我们进不去,他们也还没出来,我们只能在这里傻等着,我们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马路边上的记者会*
   
   家长们介绍说,他们原订2号下午在北京广安路附近的悍马俱乐部旁边一家酒店的茶楼召开记者会,并通知了记者。谁知赶到时,租用的会议室是“铁将军把门”。蒋亚林说,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在马路边上召开了记者会:
   
   “出来以后在马路边开的,就是在悍马俱乐部左手边的马路上。”
   
   兰鹃仙说,虽然有5人被关押,但还是有12名家长向记者们提出了她们的诉求,而且现场的便衣警察没有干涉记者会的进行:
   
   “我们去开成的有12个,有5个被押了,加老赵。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希望政府能给我们一个说法,能帮我们的孩子建立一个健康档案,成立一个基金会,让孩子以后的治疗有保障。”
   
   *律师批当局不让受害者参与*
   
   与此同时,三鹿毒奶粉案件的审判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进行,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个人委托律师表示,按照检方指控的罪名没有死刑,田文华最多可被判处无期徒刑。代表一百多名受害者家长的北京公益律师许志永也旁听了审判。他在法庭接受采访时对有关方面拒绝让受害者家长参与刑事案件的诉讼感到遗憾:
   
   “刑事案件的过程就没有受害者一方参与,这是剥夺了受害者的权利,从法律上来说我们当然有这样的权利参与其中。我们感到很遗憾,不仅是刑事诉讼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连赔偿方案的制定也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这是非常不公正的。”
   
   媒体报道说,尽管22家奶粉生产责任企业同意向受害患儿进行一次性赔偿,也为此成立了受害基金,但目前还没有正式公布现金赔偿的金额,也没有公布赔偿标准。中国公共卫生非政府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协调人陆军指出,受害者完全有权利参与赔偿方案的制定,否则就失去了公正性:
   
   “他这个完全是反过来了,不是让受害者来提诉求,而是他单方面来制定,他说了算,这是非常错误的一种做法。”
   
   陆军还指出,有些媒体透露的赔偿金额如果属实,那么这个额度过低,无法满足受害者的需求。
   
   作者:杜林 来源:VO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