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案主诉检察官披露:3项罪名根据不同犯罪情节而定]
三鹿毒奶追踪
·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河北警方破获三聚氰胺制售网络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中国有毒奶粉事风波还未平静下来
·中央领导吃的都是“特供品”?
·印尼验出大陆豆奶饮品含三聚氰胺
·俄国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奶制品
·石家庄官员反思:政治敏感性差
·大陆民众对大陆奶制品失去信心
·山东济宁市政府要求职工购买当地奶制品
·大陆又20家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立顿” 奶茶使用中国奶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质检总局:20家乳品企业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胡锦涛谈毒奶粉:不谈自己责任 要别人汲取教训
·立顿奶茶也被检出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与“神七”发射形成对比
·有毒奶粉企业曾要政府管制媒体
·工商总局责令含三聚氰胺普通奶粉立即下架退市
·三鹿毒奶粉事件首例赔偿诉讼提出
·河北成人奶粉抽查,含毒量超出三鹿双倍
·毒奶粉的“流毒”还在扩散
·中国再有31款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
·食品危机笼罩国庆 胡锦涛首次公开谈论毒奶
·华盛顿普通市民谈中国造产品
·济宁市强制机关干部喝牛奶:为振兴牛奶行业
·比三聚氰胺更毒:奶中加的是三聚氰胺废渣
·新加坡验出10种种国进口奶制品含三聚氰胺
·俄罗斯正式宣布禁止一千多种中国食品
·中国奶品豆浆也含三聚氰胺
·浙江肾结石婴儿家庭要求圣元优博公司全数退款
·中国公开征集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技术
·三鹿丑闻:中国政府躲呀躲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胡锦涛理论的三个我
·王哲男:毒奶粉和中国民主
·官府的傲慢与冷漠 草民的悲哀与无奈 —三鹿奶粉背后的权力阴影
·问责下台忽悠百姓 步步被动维稳唯大——政府诚信与国际信用
·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和谐社会人祸遍地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马玲:中国政府信用危机大爆发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吴祚来:可不能在民主里加三聚氢胺
·张成觉: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反差的中国:国家飞上天人民送医院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是颠覆执政党合法性的解构
·朱健国:“地震时代”实质乃“事故造反”
·凌方:出口商誉荡然无存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冯海宁:三鹿赔偿草案应早日公开
·冉云飞:三聚氰胺爱国主义基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案主诉检察官披露:3项罪名根据不同犯罪情节而定

   12月31日,2008年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虽是年尾,但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的审判却进入了高潮。早上8时,一度荣誉满身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党委书记田文华,被押上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庭,接受审判。在此庭审中,三鹿集团是被告单位,田文华作为第一被告人,而副总经理王玉良、杭志奇及总经理助理吴聚生分别作为第二、第三、第四被告人。三鹿集团、田文华及三名三鹿集团高管人员被控犯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这是一场漫长的审理。庭审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10分才结束。 田文华走上被告席

   
   不到7点,记者来到位于北二环的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这里早已聚集了很多的媒体同行,也有不少公安民警维持秩序,法院四周设立了隔离带。大约7点10分,载有田文华等原三鹿集团4名高管人员的4辆警车驶进了石家庄中院。前来报道今天开庭的境内外媒体达100多家。因为旁听名额所限,那些不能进去旁听的记者只能在路边以艳羡的眼光,看着同行走进中院的大门。
   
   8点,庭审准时开始,旁听席座无虚席,刑一庭庭长张晓旗担任本案审判长。当66岁的田文华等四人被带进法庭时,立时引来所有人的目光。身着黄色囚服的田文华的精神状态比记者想像的要好。面对法庭,田文华稍显拘谨,声音低弱,以致审判长两次提醒她提高声音。随着庭审的进行,她逐渐恢复了常态。她对问题的回答思路清晰、条理分明,甚至几时几分召开的何种会议都记忆犹新,她对公诉书指控她的部分表示认可。
   
   2008年9月,引发中国乳品行业“地震”的三鹿问题奶粉事件曝光。在这起事件中,三鹿、蒙牛、伊利等二十二家乳品企业的产品被查出含三聚氰胺,经中国卫生部认定共造成29.4万名患儿致病。资料显示,石家庄三鹿集团曾为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系中国食品工业百强、中国企业500强之一。12月25日,石家庄市政府宣布三鹿集团净资产为负十一点三亿元人民币,已进入破产程序。
   
   田文华曾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等100多项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是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同时担任中国奶业协会副理事长、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等职务。有媒体评论说,三鹿问题奶粉事件爆发后,面临生死劫难。几乎是一夜之间,她成为中国 “毒奶大王”,被业界称之为“中国乳业的罪人”。2008年9月16日,公司董事会按照章程及程序罢免其董事长并解聘其总经理职务,同时公安机关对其刑事拘留。 知情后40天未停销售
   
   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概括了三鹿奶粉事件的大概脉络。
   
   2007年12月以来,三鹿集团陆续收到消费者的投诉。2008年5月17日,三鹿集团客户服务部以书面形式向田文华及领导班子汇报了此事,同月20日成立了以王玉良为首的技术攻关小组,开始研究这一问题,结论是可能含有假蛋白物质,但没有明确是三聚氰胺。随后向河北省检验检疫局送检,8月1日,河北省检疫部门报告显示,送检的16个批次奶粉样品中15个批次被检出三聚氰胺。至2008年8月1日,全国已有众多婴幼儿因食用三鹿牌婴幼儿奶粉出现泌尿系统结石等严重疾患,部分患儿住院手术治疗,多人死亡。
   
   8月1日,王玉良向田文华汇报此事,8月2日三鹿经营班子扩大会议决定,以换货形式换回市场上含有三聚氰胺的产品。之后又在8月13日再次开会决定,参照欧盟标准确定三聚氰胺安全标准,并用含量在每公斤10毫克和每公斤20毫克以下产品,对库存、市场销售产品进行调换。
   
   不过,在8月2日到9月12日,三鹿集团并未停止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的产品。据统计,这段期间销售额达到了4756万元。9月12日,三鹿集团被政府勒令停止生产和销售。
   
   在此期间,部分涉案人员还让乳品三厂拒收的原奶,通过行唐和新乐闵镇配送中心,转往三鹿其他工厂。 系列嫌犯涉嫌不同罪名
   
   自2008年12月26日起,三鹿事件系列刑案在石家庄市中院及下属县市法院陆续开庭,截至目前,已先后4批共21名犯罪嫌疑人受审。
   
   检方今天起诉田文华等4人的罪名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公诉机关认为,田文华对此“负有直接责任,是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
   
   记者注意到,而在之前对其他嫌疑人的起诉中,被控的罪名还分别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这其中的区别何在呢?
   
   记者采访了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谢强,他也是三鹿奶粉系列案件主诉检察官。谢强解释了其中的奥妙。他说,不同的罪名是根据不同的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节而定的。前边开的三个庭主要罪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两罪名的区别在于,前者主观上明知三聚氰胺混合物(“蛋白粉”)并非食品,也不是用于食品生产的添加剂等原料,不能食用,客观上生产和销售此“蛋白粉”,危害千家万户,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而后者是指是在食品(原奶)中添加有毒、有害物质,符合“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构成要件。至于对田文华等4名被告人控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依据,是考虑到8月1日化验检测结果出来以后,田文华等人才得知问题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此外,以此罪名起诉也包含法条的竞合。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刘仁文则从法理的角度谈到了其中的差别。他说,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是指生产者、销售者故意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的行为。销售金额200万元以上的,可处15年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刑法140条)。他强调,田文华被控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起诉,个别媒体说可能判死刑,这并不准确。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是指生产者、销售者故意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者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行为。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刑法144条)。
   
   以上两个罪,单位均可构成,应实行“双罚制”。它们均属“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一章。
   
   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一章,是指使用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的危险性相当的、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方法,造成不特定多数人的伤亡或者公私财产重大损失的行为。该罪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此罪只能个人构成。
   
   来源:法制日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