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法庭上流泪悔罪]
三鹿毒奶追踪
·奥运之后﹐中国再爆婴儿毒奶粉
·警惕地方保护主义干扰“三鹿奶粉”事件
·徐国艮:奶粉事件 问题多多
·冉云飞:三鹿奶粉事件的命门
·闫天舒:三鹿奶粉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
·李平:不是多难兴邦,是祸国殃民
·拖延通报三鹿毒奶粉与奥运有关?
·三鹿奶粉安全事故中19人被刑事拘留
·三鹿董事长松口:事件前确已查出有毒
·中国隐瞒毒奶粉 官员出场疑问更多
·中国下令全面检查所有婴幼儿奶粉
·河北省政府试图对事件加以掩盖
·三鹿毒奶粉已导致432名婴儿患病
· 三聚氰胺奶粉后遗症“尚无法确定”
·中国三大品牌液态奶含三聚氰胺
·陶君:三鹿公司危机处理谋略(绝密)
·毒奶祸害中国公信力:真相迟到质检失效
·毒奶曝光潜规则:结石娃能成中国政改新基石?
·中国危机处理借重新闻管治及导向
·中国企业缺乏商业道德谁之责任?
·含毒奶粉惊天下 在华外企应对忙
·毒奶粉:奥运高潮后的低谷
·欧盟希望中国就毒奶粉丑闻作出解释
·方觉: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美欧消费品官员关切中国奶品污染
·世卫组织要求中国政府解释:为何奶制品有问题未及时公布
·逾千名毒奶婴幼儿受害者家长索赔
·毒奶粉百姓震惊 民众吁高官下台
·中国食品危机起伏源于拖延信息政策
·毒奶危机:中国奶农受伤很重
·中国星巴克停售蒙牛牛奶
·“三鹿奶粉事件反映政企不分仍在”
·中国要求世卫组织协助应对毒奶粉
·胡锦涛公开抨击地方当局处理危机时的工作作风
·三鹿奶粉虽然被召回,但这场风波何时才能了结?
·“奶粉事件”暴露深刻社会原因
·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法庭上流泪悔罪

   田文华称愿意接受制裁
   处于中国三聚氰胺毒奶事件中心的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在法庭上向全国人民道歉。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星期三(12月31日)上午开庭审理三鹿集团公司和该公司原董事长田文华等生产、销售含三聚氰胺的毒奶粉一案。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副总经理王玉良、副总经理杭志奇和奶事业部总经理吴聚生在法庭均表示承认所指控罪行,愿意接受惩罚。
   
   据中国媒体报道,田文华在作最后陈述时落泪悔罪,鞠躬向受三鹿伤害患儿及家属和全国人民道歉。
   
   田文华说:“如果能够换回患儿的健康,愿意接受法律任何制裁”。
   
   星期三的庭审持续14个小时,其中法庭辩论时间为6个小时,田文华的辩护律师强调“毒奶粉”出自三鹿集团下属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分公司,要求集团董事长为此负责,有失公允。
   
   律师还指出,田文华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且在事后采取了大量措施予以弥补。
   
   罪名
   
   田文华等4人被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起诉,据称这一罪名的最高量刑是无期徒刑。
   
   根据《刑法》规定,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是指生产者、销售者故意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次充好,以假充真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的行为。
   
   而田文华在9月17日被石家庄警方刑事拘留时,是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拘留的。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法定最高刑为死刑。
   
   有律师指出,田文华等三鹿集团高管实际上同时触犯了“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根据刑法,应则重罪定罪处罚。
   
   但也有法律专家指出,企业高管并不具体负责“毒奶粉”的生产和销售,因此难以“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定罪。
   
   石家庄方面对田文华等人审判的旁听进行了严格控制,仅有部分媒体被允许旁听,另外有部分“毒奶粉”患儿的家长无法进入法庭旁听审判,在法庭外示威。
   来源:BB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