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许志永律师:“结石宝宝”的赔偿标准并不合理]
三鹿毒奶追踪
·印尼验出大陆豆奶饮品含三聚氰胺
·俄国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奶制品
·石家庄官员反思:政治敏感性差
·大陆民众对大陆奶制品失去信心
·山东济宁市政府要求职工购买当地奶制品
·大陆又20家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立顿” 奶茶使用中国奶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质检总局:20家乳品企业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胡锦涛谈毒奶粉:不谈自己责任 要别人汲取教训
·立顿奶茶也被检出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与“神七”发射形成对比
·有毒奶粉企业曾要政府管制媒体
·工商总局责令含三聚氰胺普通奶粉立即下架退市
·三鹿毒奶粉事件首例赔偿诉讼提出
·河北成人奶粉抽查,含毒量超出三鹿双倍
·毒奶粉的“流毒”还在扩散
·中国再有31款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
·食品危机笼罩国庆 胡锦涛首次公开谈论毒奶
·华盛顿普通市民谈中国造产品
·济宁市强制机关干部喝牛奶:为振兴牛奶行业
·比三聚氰胺更毒:奶中加的是三聚氰胺废渣
·新加坡验出10种种国进口奶制品含三聚氰胺
·俄罗斯正式宣布禁止一千多种中国食品
·中国奶品豆浆也含三聚氰胺
·浙江肾结石婴儿家庭要求圣元优博公司全数退款
·中国公开征集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技术
·三鹿丑闻:中国政府躲呀躲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胡锦涛理论的三个我
·王哲男:毒奶粉和中国民主
·官府的傲慢与冷漠 草民的悲哀与无奈 —三鹿奶粉背后的权力阴影
·问责下台忽悠百姓 步步被动维稳唯大——政府诚信与国际信用
·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和谐社会人祸遍地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马玲:中国政府信用危机大爆发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吴祚来:可不能在民主里加三聚氢胺
·张成觉: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反差的中国:国家飞上天人民送医院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是颠覆执政党合法性的解构
·朱健国:“地震时代”实质乃“事故造反”
·凌方:出口商誉荡然无存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冯海宁:三鹿赔偿草案应早日公开
·冉云飞:三聚氰胺爱国主义基地
·李大立:判胡春华李长江高强以谢天下
·台湾检出中国产雀巢奶粉含三聚氰胺
·中国最新液态奶抽检无三聚氰胺
·人权组织就毒奶粉事件致函世卫
·毒奶粉究竟有多毒?
·中国有可能会暂时停止所有奶制品出口
·中国将回收所有出口奶粉制品
·毒奶事件惊天下 中制食品全球查
·中国最大豆浆产商“冰泉”:召回豆奶类产品
·广州超市突然下架豆浆产品 疑与三聚氰胺有关
·菲律宾越南在奶制品中发现三聚氰胺
·中国毒奶蔓延 中共中宣部被批罪魁
·又有多国查出含中国毒奶粉食品
·欧洲发现中国产毒糖果
· 无国界记者致函陈冯富珍 呼吁重视新闻透明度
·河北省政府也隐瞒了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波及英国华人超市
·俄罗斯禁止千种含奶中国食品进口
·亚洲更多国家地区扣查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扩大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严防中国食品
·奥运后危机 团派受重挫
·加食品检验局警告:更多中国的食品含有毒成分,吁民众不要购买
·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查获2吨中国奶粉
·拉萨巿一间幼儿园十多名儿童患肾结石
·李毅中:鲜奶和奶制品质量检测是目前管理的一个难点
·毒奶索赔法律援助受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许志永律师:“结石宝宝”的赔偿标准并不合理

    问题奶粉的受害者
   
   据中国媒体报道,广东东莞市卫生部门日前公布,由含三聚氰胺奶粉致病的当地婴幼儿有望获得政府赔偿和企业赔偿两部分。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被披露的毒奶粉事件在中国造成至少六名婴儿死亡,30多万儿童患病。因为病人主要患有结石病,因此这些儿童被中国媒体称为"结石宝宝".根据东莞市的初步赔偿方案,"结石宝宝"死亡病例家属获得20万元补偿,重症病例补偿3万元,普通症状可补偿2000元,但最终方案尚未确定。德国之声采访了受害者亲属团的法律援助律师许志永。
   
   22家问题奶粉企业宣布出资2亿人民币建立医疗赔偿基金,向因食用问题奶粉患病的儿童支付相关医疗费用及手术费用,直至患儿年满18岁。受害者亲属团的法律援助律师许志永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多数受害家庭认为,这一赔偿方案是单方面的决定,对赔偿金额不能认可。

   
   德国之声:对于"结石宝宝"的赔偿问题,广东省东莞市目前出台了政府赔偿标准。您认为这一赔偿标准是否合理适宜?
   
   许志永:据我们的调查了解,这个赔偿标准是不合理的。政府现在提出了赔偿标准和赔偿初步方案,企业也设立了基金会考虑到患儿今后的健康问题,这是一个进步。但是这个赔偿标准太低,而且没有受害者的参与制定,我们认为是不公正的。
   
   德国之声:你觉得政府现在提出的赔偿标准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的不合理?
   
   许志永:我们在10月就曾提出过一个赔偿方案。比如说最低的受害者获赔1万多元的赔偿金,这是我们调查到大家能够接受的最低标准。我们建议的赔偿原则是根据受害者的病情轻重分为8类。包括,死亡患儿、重症患儿(比如肾衰竭)等等,根据病情轻重列出赔偿标准。但是现在看起来政府提供的赔偿标准实在太低。最低的赔偿只有2000元钱。患儿看病住院,再有家属耽误几个月的工作,只得到2000元钱的赔偿显然是不公平的。
   
   德国之声:现在有22家问题奶粉企业宣布出资2亿人民币建立医疗赔偿基金,向因食用问题奶粉患病的儿童支付相关医疗费用及手术费用。这有没有可能成为唯一的一项企业赔偿呢?
   
   许志永:从现有的决定看来是存在这种可能。当然了,我们会尽可能地为受害者争取公正的赔偿。
   
   德国之声:现在有很多家长都担心,他们一旦接受了政府提出的赔偿标准以及企业建立的赔偿基金,以后有问题就没有人再负责了。这种担心是不是有道理的?
   
   许志永:即便今后给患儿继续报销医疗费,这也是不够的。如果你对一个人造成了伤害,只是把他治好了,难道这就公平了吗?我们觉得这是不够的,赔偿就是要赔偿。
   
   德国之声:在三鹿公司破产的问题上,让人感觉似乎是经销商、奶农、银行在和受害者及其家属做抢椅子游戏,各方都希望尽快从破产企业剩余财产中得到一些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保证毒奶粉事件受害者的利益最先得到保证?
   
   许志永:如果是按照标准的法律程序,受害者债权优先于经销商。因为在某种意义上,经销商要和三鹿一起承担连带责任。但是现在我们就不再去追究这个问题,因为政府已经通过行政手段把9.02亿资金拿出去了,用于赔偿受害者。
   
   德国之声:毒奶粉事件受害者提出的民事诉讼已经递交给法院,但是还没有得到受理。目前有没有关于民事诉讼的新进展?
   
   许志永:之前我们提出的集体诉讼是针对三鹿的,接下来我们可能会把22家企业一并起诉。
   
   德国之声:如果法院也不受理这一起诉讼,受害者及其援助律师团会怎么做?
   
   许志永:我们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作为法律人员我们认为最合理也是最有力的方式就是不断地诉讼,代表越来越多的受害者提起诉讼。作为受害者他们可以通过上访、集会等方式进行表达,那是他们的立场和权利。我们希望,无论司法主导赔偿,还是政府主导赔偿,都应该认真倾听受害者的声音,不能剥夺受害者的权利。只有受害者的充分参与,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才能达成妥善的解决方案,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洪沙
   来源:DW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