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 律师:三鹿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三鹿毒奶追踪
·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复出 曾因“三鹿事件”辞职
·《李鹏论可持续发展》一书出版
·28吨渭南“三聚氰胺”奶粉流入闽粤
·赵连海不服当局指控估计十万吨奶粉未销毁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向北京警方自首,并质疑官方/刘沙沙
·广东十分之一儿童铅中毒政府隐瞒大量污染数据
·别太冲动了:若权力不容分享,西藏问题无解/杜子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高智晟律师命悬一线---评: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石家庄“官场三聚氰胺”调查记
·谁在说谎?毒奶粉真的绝大多数销毁了吗?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三聚氰胺对中毒者有长期影响
·胡锦涛能做的好事是早日下台
·胡古董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三鹿毒奶责任人李长江又高升了
·石家庄造假骗官官员升迁记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毒奶受害儿童家长质问温家宝
·腐肉变新人萨斯溃坝责任人孟学农重回北京团
·中国判处三名奶粉厂负责人有期徒刑
·有这样的官员,咋能不出三鹿这样的事?----石家庄“只有性别是真的”女团市委书记王亚丽调查幕后手记
·在重重危机中,为什么有人欢呼功绩和胜利
·胡锦涛时代公权无耻演绎到极致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起诉书避提毒奶粉,一审将不公开审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毒奶省长升官,毒奶局长进政协,毒奶商家蝉联人大,毒奶家长赵连海被抓
·反对倒退,需重启改革进程
·改革开放全面倒退,教授促两会审议
·中国改革开放出现全面倒退,胡星斗教授促两会审议
·国进民退很明显
·廖祖笙:“权斗”迷药不是指李推张的万灵丹
·中国领导 的“小圈子”“小兄弟”“小爱好”
·中共高官“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质
·胡锦涛护短有方,希望工程腐败案压了下来
·河蟹社会中国官场的丑恶面
·请问温总理,三鹿奶粉赔偿的20亿是谁的?
·国进民退,中国改革全面倒退
·请胡锦涛同志公布家庭财产
·中国政治改革和法制在大倒退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4毫米以下结石不报告?三鹿毒奶到底害了多少孩子?
·从丰田召回看毒奶粉重现江湖
·最高领导,反腐的死角
·采访问题奶粉记者被打,可能肝脏破裂
·"阳光"法案又被泼暴雨,领导人可带头申报
·胡锦涛拥抱经典法西斯主义
·又发现毒奶粉2.51万吨,已焚毁或填埋
·三聚氰胺后遗症,结石宝宝赔偿不足
·三聚氰胺后遗症,结石宝宝赔偿不足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监察部长:暂不出台官员财产申报措施遭质疑
·官员财产公示,需胡锦涛带头
·请胡锦涛同志公布家庭财产
·胡锦涛理论体系只有批判价值
·地沟油回流链条曝光 每吨利润接近2000元
·陕西渭南质监局被指隐瞒问题奶粉质检报告
·他绑架你还要你替他当保镖
·谷歌创始人详解退华:思想转变在08奥运后
·“最高领导”:反腐的死角
·今审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法院不公开开庭
·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一年遭遇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手铐脚镣上法庭
·谁把中国人的命看得比蟑螂还贱?
·团派暴露利益集团真面目
·结石宝宝家长郭利悄悄判五年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江主席身体健康,向群众挥手
·做个有尊严的中国人何等艰难!
·胡锦涛:新政八年其实是背离改革八年
·胡锦涛八年是背叛改革的八年
·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廖祖笙
·屁话一通的“皇帝昭曰”
·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学雷锋,有八个方面不能学——从30名富豪向雷锋下跪谈起
·我们生活在用毒营造质量的年代
·不应将灾区变成领导的走秀台
·何时责令胡温辞去现有职务?
·胡锦涛再上新闻自由掠夺者名单
·数典忘宗,饮水忘了掘井人----评世博会开幕式zt
·敦促胡锦涛引咎辞职/廖祖笙
·停止供奉胡锦涛和温家宝/廖祖笙
·胡锦涛自己就是个法西斯
·胡说中国决不搞三权分立
·道歉吧胡温,是人民养了你们!
·没有真实,何以纪念?
·水调歌头-和谐社会-喝血社会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谁需要金正日?
·胡锦涛何时恢复泰县人的籍贯?
·胡锦涛的籍贯何时不再作假?
·英国guardian的报道和质疑
·切莫痴情空期待,胡温一样不改革!
·直通中南海显示胡锦涛再撒谎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退党,就让他退吧,这样的腐败分子清除还来不及呢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胡锦涛治国“漆而优则仕”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退党,却不退还贪污款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后继有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 律师:三鹿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 律师:三鹿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律师将从“被动卷入”角度辩护,三鹿是否瞒报将成焦点
   
   三鹿系列案件中最重要的案件明日开庭———三鹿集团及其董事长田文华等多个被告将被提起公诉,但被告律师认为,三鹿集团并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据记者昨日获得的一份关于三鹿案件的《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副本显示,被告单位为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原董事长田文华、该公司原副总经理王玉良、该公司原副总经理杭志奇、公司奶事业部原总经理吴聚生。
   
   记者发现,起诉书披露了被告在处理含有三聚氰胺产品产销中的行为和态度。一位被告辩护律师昨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将主要从三鹿集团“被动卷入”角度辩护,认为被告没有主动添加行为。而三鹿是否存在瞒报,将在明日的法庭调查中做具体陈述。
   
   此前有报道称,田文华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该律师表示,田文华是否判死刑将看当天法庭调查的情况。起诉书显示,被告单位三鹿集团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的奶制品,应当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田文华等负有直接责任,也应以该罪追究刑责。《新京报》供稿
   
   昨日庭审
   
   三鹿系列案又审九被告
   
   4人涉嫌用三聚氰胺配制“毒粉”200吨,5人涉嫌向牛奶中掺“毒粉”牟利
   
   昨日,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继续开庭审理,高俊杰、薛建忠、张彦军、肖玉等4名被告人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同日,被告人董少英、董英霞、宇文、赵胜茂、卞更顺等5名被告人涉嫌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案分别在赵县、行唐、鹿泉法院开庭审理。
   
   法院将择期宣判这些案件。
   
   制毒:200吨“毒粉”卖出一半
   
   昨日上午8时,在石家庄中院大审判庭,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对高俊杰、薛建忠、张彦军、肖玉4名被告人提起公诉。高俊杰等人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销售额超百万元
   
   公诉人指控称,2007年8月,高俊杰、薛建忠从张彦章(另案处理)处购买了6吨含三聚氰胺的混合物,每吨的价格为10000余元,高对外声称“蛋白粉”并加价销售。因购买价格高、赚钱少,在行唐县经营一家化工试剂店的薛建忠向高俊杰提议自行配制生产。
   
   2007年11月,高俊杰、张彦军、肖玉以三聚氰胺、麦芽糊精和乳清粉为原料,研制出专供在原奶中添加、以提高蛋白检测含量的所谓“蛋白粉”。
   
   2007年12月至2008年8月,高俊杰、薛建忠、张彦军、肖玉在正定县雇佣工人生产该“蛋白粉”200余吨。高俊杰以90000余元的价格销售给赵怀玉(另案处理)7吨,绝大部分均由薛建忠销售给黄瑞康(另案处理)等人,至案发时,已经累计销售110余吨,销售金额 1230720元。
   
   销售对象是奶站
   
   赵怀玉、黄瑞康等人从高俊杰、薛建忠处得到“蛋白粉”后,为获得更高利润,又将“蛋白粉”分销到石家庄、唐山、保定、邢台、邯郸等地奶厅(站)。这些得到“蛋白粉”的奶厅(站)经营者,将之添加到了原奶中,并销售给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奶制品生产企业。
   
   掺毒:1吨原奶兑1公斤“毒粉”
   
   同日,石家庄下辖县赵县、行唐县、鹿泉市人民法院分别对董少英、董英霞、宇文、赵胜茂、卞更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案进行了审理。董少英等人被控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
   
   案一:40吨问题奶32吨过关
   
   赵县检察院公诉人称,今年6、7月份,董少英、董英霞分两次买到了5袋100公斤“蛋白粉”。6月至8月间,董少英按每吨原牛奶添加不到1公斤“蛋白粉”的比例,将35公斤“蛋白粉”加入到约40吨原奶中,并销售到了三鹿公司,销售金额7.6余万元。在董少英销售的40吨原奶中,有8吨被检测为不合格遭拒收后倒掉。
   
   案二:8吨奶掺9公斤“毒粉”
   
   行唐县检察院公诉人称,2007年8月,宇文在村子里开办奶厅。这年11月,宇文购买了20公斤含三聚氰胺混合物,2008年1月至8月间,多次按1吨鲜奶加1公斤混合物的比例,先后将9公斤混合物加到约8吨牛奶中,并销售到三鹿太行公司,销售金额约1.6万元。
   
   案三:6公斤“毒粉”兑36吨奶
   
   鹿泉市检察院公诉人称,2008年6、7月份间,赵胜茂购买了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4袋共计80公斤。7月至8月初,赵胜茂指使另一涉案人卞更顺以每1200公斤原奶加混合物0.2公斤的比例,将6公斤混合物加入到36000公斤左右原奶中,之后,赵出售给三鹿公司,销售额达6万余元。其中,14400公斤原奶被三鹿检测为不合格遭拒收。
   
   来源:南方都市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