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三鹿毒奶追踪
·三鹿官员大复出:中国式"引咎辞职"=带薪休年假!
·流不完的悲壮泪:李大人重出江湖扫黄!
·三鹿官员被重用严重伤害民意
·熊猫乳品三聚氢胺超标,公司被关闭,营业执照吊销,三名主管被逮捕
·「胡铁棒」的威力----中共领导人的绰号
·毒奶辞官复出,问责制引疑虑
·复出,公众不应只是最后知情者
·官员的复出,这样问责还有啥意义?(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莫让官员问责制成为空穴来风?
·上海熊猫乳品法人代表等3人被提起公诉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赵连海见律师,毒奶仍荼毒百姓,
· 李蕊蕊致电关注赵连海家人
·还有多少召回毒奶在危害人民?
·有多少召回毒奶没有销毁?
·博讯螺杆 不吃奶粉,吃别的东西也免不了中毒
·信息公布延迟,猛于三聚氰胺
·国家质量公告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全部过关
·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国安部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内部写手在海外发表文章攻击其他派系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萨斯和溃坝责任人孟学农复出
·上月已知毒奶再现,向公众隐瞒,仅内部通报
·三聚氰胺官员复出,为三聚氰胺肆虐铺平了道路
·胡锦涛九大罪状
·问责高官复出,公众不应蒙鼓里
·微风轻拂/希特勒与三聚氰胺:都是功大于过
·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河北矿难封口费调查:记者专在煤矿集中地放眼线
·2008年问题奶粉重现市场 官方要求彻查
·毒官复出毒奶复现清查被指作秀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陕西又现毒奶,或已流入广东
·赵连海被起诉,结石家长愤怒
·杜导斌系狱一年半,《参与》呼请援助其家人
·奶粉三鹿,人也三鹿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胡锦涛时代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十万吨毒奶粉或仍未销毁 流向饲料与糕点业
·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
·08年毒奶粉未销毁再入市 广东副省长连夜赴京
·宁夏熊猫称被“毒奶粉”系错查 事件或涉家族矛盾
·中国毒奶再度肆虐各地大清查被指作秀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赵连海案被移送检察院四毒奶被瞒8个月
·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 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赵连海首见李方平律师 毒奶仍在各地荼毒百姓
·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彭剑律师见到赵连海,确认赵因结石宝宝维权及李蕊蕊
·中国人患病率比五年前高11%
·陕西质检部门被曝为毒奶粉出具合格报告
·毒奶粉重现市场网民要求温家宝道歉
·好意思?宁夏毒奶粉企业被查 处30万元罚款
·毒奶粉“问题奶糖”大部分北上东三省
·宁夏毒奶粉企业仍在营业 产品可能流入广州
·陕西渭南“毒奶粉”案三人被捕
·大陆又爆毒奶粉外流 可能已出口15国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多名因三鹿事件受处官员复出或被提拔
·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复出 曾因“三鹿事件”辞职
·《李鹏论可持续发展》一书出版
·28吨渭南“三聚氰胺”奶粉流入闽粤
·赵连海不服当局指控估计十万吨奶粉未销毁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向北京警方自首,并质疑官方/刘沙沙
·广东十分之一儿童铅中毒政府隐瞒大量污染数据
·别太冲动了:若权力不容分享,西藏问题无解/杜子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高智晟律师命悬一线---评: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石家庄“官场三聚氰胺”调查记
·谁在说谎?毒奶粉真的绝大多数销毁了吗?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三聚氰胺对中毒者有长期影响
·胡锦涛能做的好事是早日下台
·胡古董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三鹿毒奶责任人李长江又高升了
·石家庄造假骗官官员升迁记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毒奶受害儿童家长质问温家宝
·腐肉变新人萨斯溃坝责任人孟学农重回北京团
·中国判处三名奶粉厂负责人有期徒刑
·有这样的官员,咋能不出三鹿这样的事?----石家庄“只有性别是真的”女团市委书记王亚丽调查幕后手记
·在重重危机中,为什么有人欢呼功绩和胜利
·胡锦涛时代公权无耻演绎到极致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起诉书避提毒奶粉,一审将不公开审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毒奶省长升官,毒奶局长进政协,毒奶商家蝉联人大,毒奶家长赵连海被抓
·反对倒退,需重启改革进程
·改革开放全面倒退,教授促两会审议
·中国改革开放出现全面倒退,胡星斗教授促两会审议
·国进民退很明显
·廖祖笙:“权斗”迷药不是指李推张的万灵丹
·中国领导 的“小圈子”“小兄弟”“小爱好”
·中共高官“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质
·胡锦涛护短有方,希望工程腐败案压了下来
·河蟹社会中国官场的丑恶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二零零八年八月,中国人实现了百年奥运梦;九月,中国人就要实现五千年的太空漫游梦。然而,也恰恰在这令中国人顾盼自豪的两个月内,一宗让中国蒙羞、让中国人的后代蒙害的悲剧,也悄悄袭来。顷刻间,奥运的骄傲,太空漫步的兴奋,全因此被蒙上了重重阴霾,大为失色。
   
   到底发生了甚麼事?在奥运火炬熄灭不久,在人们翘首以待太空漫步之际,全中国的家长们,还有千千万万的消费者们忽闻噩耗﹕原来名牌產品也可以有毒——三鹿奶粉被揭露出含有令婴儿患肾结石的三聚氰胺!而在六月二十五日,为神七升空準备得如火如荼的中国航天员中心与三鹿签约,三鹿成为中国航天员包括神七太空人的唯一乳饮料供应商!这是多大的荣耀,一如与三鹿齐名的其他乳品企业如蒙牛、伊利的產品上那耀眼的五环标誌。
   
   奥运、神七固然让人们看到中国的希望和中国的未来,但千千万万家长们眼前的「未来」——他们的孩子们,却原来天天喝著有毒的牛奶还蒙在鼓里!我们的消费者,我们的家长们,还能信甚麼?

   
   强调「以人为本」的胡、温领导层的震怒可想而之,一句「不能以人民的生命安全换取经济发展」,道尽多少弊端之源。只是,当全国上下大举彻查產品安全,当相关官员头上一顶顶乌纱帽被摘下之时,若我们从另一角度看问题,不得不承认传媒监督的重要,也该庆幸新闻监督正悄悄在中国形成。
   
   三鹿事件最早由一位名叫简光洲的记者点名揭露。据人民网和新华网转载的一篇简光洲的文章《我为甚麼要公布问题奶粉「三鹿」的名字》透露,这位记者曾因为他的报道令致三鹿倒下夜不能寐。而他其实也并非首位披露有毒奶粉的记者,只因为看不过其他传媒只以「某品牌的奶粉有问题」来报道,引致消费者摸不著头脑并大为紧张,简光洲这位纲民口中「有良知的记者」,终於跟著自己的良心走,无惧可能被知名品牌告上法庭、可能最终会倾家荡產的后果,终於在一篇报道中公开了三鹿的名字,由此引发了这场席捲全中国、乃至全球的中国名牌乳製品安全大检查风暴。
   
   简光洲无疑是最勇敢的一位记者。然而,内地传媒,包括官方传媒,然后是香港及其他境外传媒的连串追踪报道,相信才是引发政府各部门高度重视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对於一个誓言要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政府,足够的新闻监督必不可少,而这端赖政府部门对新闻工作者必要的敬畏及尊重。然而,中国内地目前不少部门及相关官员,仍是对记者持著看风使舵的态度。
   
   例如,日前香港有电视台到北京某儿童医院採访家长带同子女检查身体的情况,医院首先想到的是驱赶记者。也真想不通医院为何出此下策?如果医院能说明情况,只会对医院的形象有好处而没有坏处,反倒是把记者赶走了,令人不禁怀疑医院是否有甚麼问题或难题,又是否有足够能力处理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家长和他们的孩子们,令记者徒生更多疑问。
   
   但翌日待中央电视台记者也直踩医院时,院领导便赶紧出来上镜,信誓旦旦表示会安排好儿童的检查,香港记者也因为中央电视台的到来,得以「沾光」顺道採访。类似这种不必要的把记者拒之门外的做法,实在没有必要。
   
   诚然,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神七升空前闹出毒奶粉事件,令人们不能尽兴,也令神七的宣传效应大打折扣,因此内地相关人士指出,对相关事件的宣传调子是否有必要调整一下,又必须控制好神七与毒奶粉事件的报道口径。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恰好是毒奶粉事件带给人们的一个正面信息及警示﹕一个国家的成就越大,国力越强,对人民的关爱应该更深切,否则,人民的反弹可想而知。若不把事实摊在阳光下,人民便无法也无心思分享国家的成就。
   
   从国家主席胡锦涛强调不能对关係群眾生命安全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到总理温家宝公开表示对毒奶事件深感不安及内疚,向公眾说「对不起」,我们起码看到,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没有因为神七的升空而刻意把这关乎人民生命、关乎中国下一代健康的事件低调处理。
   
   只是,总理温家宝在週日放弃休息,亲到医院探望儿童的这一幕,为何仍只是由中央电视台「独家」採访?为何眾多的驻京境外媒体,包括香港记者,就不可以派出代表同时採访?为何往往只有到了国外,香港记者才有机会近距离接近及採访并不拒记者千里之外的国家领导人?
   
   无论如何,切不可因为神七而把毒奶粉事件的报道「控制」住,而把神七升空与毒奶事件并列为新闻重点,是中国走近新闻监督的另一步,正如神七上中国宇航员的太空漫步,只标誌中国航天科技发展上走出另一步,更长的路还在前面,更大的步子还需要迈出,国人都在等待著。
   
   谭卫儿﹕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穿梭两岸三地和世界各国多年,见证多个重要歷史时刻。热爱新闻,因为「每天都是新的开始」(Tomorrow is another day)。现任亚洲电视新闻总监。
   
   谭卫儿 来源:亚洲周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