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三鹿毒奶追踪
·神七与毒奶:科技与道德的两个极端
·文道:犬儒時代的信任
·含泪劝告起诉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家长
·李怡:神七中国和毒奶粉中国
·三鹿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胡主席太忙。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冉云飞:毒奶事件中的官员表演
·朱大可:文化毒奶和脑结石现象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李元龙: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河北“自律”的律师界愧对职业道德与良心
·三鹿事件能让中国人理智复苏吗?
·施化: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国起飞的天上和人间》
·国庆立志:今后不做Chinaman?
·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温克坚: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刘晓竹:天上的事情,地上的事情
·何清涟: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李怡:神七问天,百姓无语问苍天
·太阳报:神七与三鹿并存,双面中国遭撕裂
·胡蝶:温家宝眼泪和“对不起”制成糖衣毒药
·林保华:共党狼奶与中国媒体
·江天勇:诚信、中国模式与中国制造
·昝爱宗:令国家蒙羞的“三鹿式政府”
·浦志强:放下神七,揪住奶粉!
·不妨试试中国式的自然的"序"--问责制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 英国最大连锁超商特易购下架中国大白兔奶糖
· 东南亚多个国家全面禁止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凸现“两个中国”的内部危机
·国家质检总局官员表示奶制品问题已受到控制
·温家宝表示要汲取毒奶粉事件的教训
·多国继续采取措施避免中国“毒奶”制品流入
·毒奶粉:“不能”还是“不为”?
·多个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毒奶粉延烧至美华人忧虑不堪
·毒奶粉危机持续 特供食品引非议
·时事漫画:三鹿的护身符
·毒奶粉:灾难配方
·中国酿酒公司否认产品含致癌物质
·当局续瞒毒奶粉 大庆家长上街呼救
·多个国家宣布禁止进口中国食品或奶制品
·UN机构严重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
·中国领导层享用特供食品引发不满
·奶粉丑闻:“一切都是文过饰非”
·欧盟加强检验中国含奶食品
·欧盟禁止进口含中国牛奶婴儿食品
·韩国验出中国进口8个品牌含三聚氰胺
·亚非欧各国纷纷禁中国毒奶
·传三鹿集团资金被冻结面临破产
·韩国全面禁止进口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30多个国家禁止进口或召回中国产奶制品
·大白兔奶糖涉“含毒”停止销售
·三鹿丑闻:政府官员,你别忽悠
·UN对中国婴儿奶粉污染事件痛心
·就三聚氰胺危害采访牛奶专家
·刘晓波认为中宣部应对毒奶粉事件泛滥承担责任
·当局隐瞒患儿肾结石 家长指医院坑人
·毒奶事件显示中国蔑视人权
·张轶东:驳温家宝刘健超
·玺封:三鹿奶粉事件的背后
·应该使问责成为一种政治文化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2)
·方舟子:现在还可以喝哪些牛奶?
·张成觉:“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世卫:中国毒奶信心危机难以克服
·中国产咖啡奶精中也检出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事件在韩国继续发酵
·结石宝宝和忧心忡忡的家长
·温家宝要求中国企业“要有道德”
·中国毒奶粉引起国际反思对华贸易
·遭毒奶粉毒害婴儿新增上万
·胡春华:目前奶粉事件处置已进入关键阶段
·印尼:12款中国产食品中发现毒素
·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蔓延印尼受害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上)
·一周新闻聚焦:“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下)
·毒奶粉事件暴露品牌公信力市场化不彻底
·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河北警方破获三聚氰胺制售网络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三鹿毒奶粉事件震惊了中国和全世界。然而事件爆发两个多月之后,中国政府仍然没有拿出任何赔偿和处理方案。外国通讯社报道说,许多明显因毒奶粉致死的婴儿,甚至未被计算在受害者名单当中。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最少有五名因为毒奶粉死亡的婴幼儿,没有被计算在三鹿奶粉受害者名单当中。星期天,美联社发自中国的长篇报道,调查了河南、陕西、江西和新疆的五个婴儿死亡案例,而这些案例都不在中国的官方统计数据之中,是否能够获得赔偿也没有官方答案。
   
   报道表示,负责全面处理毒奶粉事件的中国卫生部官员,拒绝回答关于赔偿的问题,也拒绝回答关于受害婴幼儿认定的问题。中国政府的数据说,总共有五万名婴儿的健康受毒奶粉影响,其中有五人死亡。三鹿奶粉事件发生之后,中国二十多个省市的律师组成了协助受害者的志愿律师团,一位北京的律师表示,很明显,死亡的和健康受到明显损害的人数,比官方承认的高出很多。

   
   志愿律师团新疆律师张元欣表示,新疆也有不少儿童家长和律师联系,但因为中国政府尚未公布统一的处理办法,所以他们也无可奈何。
   
   “也有家长给我们打电话,说是因为喝了三鹿奶粉之后,小孩因为肾病或不明原因去世的,接到过这样的电话。但是,现在由于没法进入司法程序,因为对于事实的还原或对于真相的最后认定还是要通过司法程序、通过证据来认定的,但是因为现在司法程序没有启动,所以一切都无从谈起。现在我所接触的这些家长、包括我们律师都在等,等国家统一安排吧。因为现在法院也不立案,也没办法往下进行。”
   
   美联社的报道,特别举出河南驻马店今年初出生的李小凯和李小燕的案件为例,这一对双胞胎出生之后,因为母奶不足,李小凯只能食用三鹿公司的婴儿奶粉,今年九月因为肾功能损害而死亡,李小燕则因为一直食用母奶而幸存。
   
   虽然李小凯的案件证据充分,但河南驻马店市卫生部门的负责人表示,所有的处理办法都由北京来决定。
   
   张律师表示,目前律师们能做的,只是协助毒奶粉的受害家庭搜集和保留有关的证据,以待日后索赔之用。
   
   “作为这种事情,不论最后三鹿是否承担责任或者承担多少责任,作为受害者如果起诉的话,按照现有的法律规定,法院应该立案的。但是,因为这个事情可能涉及面的比较广,那么,现在中央政府是不是有一个统一的安排?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家长来咨询我们的时候,我们告诉他一些详细的相关的要求,要他们去准备相关的证据,然后等到启动所谓程序的时候,我们再进入程序进行索赔。”
   
   中国政府曾经曾经承诺为所有受害者提供免费治疗,然而对众多健康受到影响的婴幼儿如何认定,却没有明确的说法。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研究员胡宗义表示,这在技术上其实并不困难,他认为援助和赔偿受害者行动的拖延,主要是政治上的原因。
   
   “实际上,只要检查肾脏有问题,与三鹿奶粉有关系的与吃过三鹿奶粉的,都应该给予赔偿。法律上这个群体太大,而且影响面广,他只能把这个事情越捂得紧越好,他不想把这个奶粉行业搞掉。除非说这个事情过去了,淡化了以后就完了。”
   
   虽然中国政府下令全中国法院拒绝毒奶粉案件的立案,并拖延对受害者的赔偿和医疗救援,但毒奶粉案的始作俑者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却已经迅速被出售重组,生产的奶粉以新的商标在市场上出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