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
三鹿毒奶追踪
·中国毒奶粉引起国际反思对华贸易
·遭毒奶粉毒害婴儿新增上万
·胡春华:目前奶粉事件处置已进入关键阶段
·印尼:12款中国产食品中发现毒素
·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蔓延印尼受害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上)
·一周新闻聚焦:“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下)
·毒奶粉事件暴露品牌公信力市场化不彻底
·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河北警方破获三聚氰胺制售网络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中国有毒奶粉事风波还未平静下来
·中央领导吃的都是“特供品”?
·印尼验出大陆豆奶饮品含三聚氰胺
·俄国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奶制品
·石家庄官员反思:政治敏感性差
·大陆民众对大陆奶制品失去信心
·山东济宁市政府要求职工购买当地奶制品
·大陆又20家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立顿” 奶茶使用中国奶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质检总局:20家乳品企业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胡锦涛谈毒奶粉:不谈自己责任 要别人汲取教训
·立顿奶茶也被检出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与“神七”发射形成对比
·有毒奶粉企业曾要政府管制媒体
·工商总局责令含三聚氰胺普通奶粉立即下架退市
·三鹿毒奶粉事件首例赔偿诉讼提出
·河北成人奶粉抽查,含毒量超出三鹿双倍
·毒奶粉的“流毒”还在扩散
·中国再有31款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
·食品危机笼罩国庆 胡锦涛首次公开谈论毒奶
·华盛顿普通市民谈中国造产品
·济宁市强制机关干部喝牛奶:为振兴牛奶行业
·比三聚氰胺更毒:奶中加的是三聚氰胺废渣
·新加坡验出10种种国进口奶制品含三聚氰胺
·俄罗斯正式宣布禁止一千多种中国食品
·中国奶品豆浆也含三聚氰胺
·浙江肾结石婴儿家庭要求圣元优博公司全数退款
·中国公开征集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技术
·三鹿丑闻:中国政府躲呀躲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胡锦涛理论的三个我
·王哲男:毒奶粉和中国民主
·官府的傲慢与冷漠 草民的悲哀与无奈 —三鹿奶粉背后的权力阴影
·问责下台忽悠百姓 步步被动维稳唯大——政府诚信与国际信用
·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和谐社会人祸遍地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马玲:中国政府信用危机大爆发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吴祚来:可不能在民主里加三聚氢胺
·张成觉: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反差的中国:国家飞上天人民送医院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中共政府应该向中国人民谢罪!应该向三鹿毒奶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王 军
   
   

   中国毒奶风波正在扩展。中共当局最新公布,从奶粉到成人饮的液态乳制品,都发现含三聚氰胺;而因三鹿奶粉造成的死亡婴儿,增加到六人。来自中国的报导说,因为饮用有毒牛奶而受害的婴儿人数,已经上升到53,000人。中共产质量检局局长李长江被迫引咎辞职,中共最高领导人和政府总理也表示要汲取教训。但是批评者指出,中共依然在控制媒体,公众无法了解事件的真相,官方新闻媒体顾左右而言他,不能、不愿或不敢触及问题的本质,汲取教训无从谈起。
   这不是偶然的!是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中国发生的悲剧!事实上,揭露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有几千万婴儿饮用牛奶和奶粉,有几亿人在使用乳制品,他们都是毒奶事件的受害者!
   请大家看一看有关事件的过程,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一、中国毒奶事件曝光
   2008年9月8日,甘肃《兰州晨报》等媒体首先以“某奶粉品牌”为名,爆料毒奶粉事件,而罪魁祸首三鹿集团却稳坐泰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2008年9月11日凌晨3时,三鹿集团作为毒奶的直接责任者,被新华网曝光,社会舆论哗然。同时七名肾结石患儿的父母联名写下了申请书,上书甘肃省卫生厅,要求彻查病因。上午10时,三鹿集团通过人民网公开响应:三鹿是奶粉行业品牌产品,严格按照国家标准生产,产品质量合格,目前尚无证据显示这些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
   2008年9月12日凌晨1时: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偏袒说,三聚氰胺一般是来源于数奶粉的包装材料,例如铁罐、软包装。
   2008年9月12日14时:三鹿集团发布消息,此事件是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
   由上述过程可以看出:三鹿毒奶事件,就是一个故意杀人事件!
   
   二、中国毒奶成外交事件
   事实证明,毒奶事件正是在中共当局的长期纵容和包庇之下,不断发展起来的。中共对毒奶生产不但不予制止,而且就是毒奶制造商的同案犯。
   新西兰总理克拉克说,他的政府早就向中国政府通报三鹿奶粉有毒!但是中国方面置之不理!于是,“中国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出令北京尴尬的外一章”,克拉克作证,中共河北当局拒绝采取行动回收有毒奶粉后,新西兰政府不得不公开“拉响警报”,揭发三鹿奶粉遭染。迫使中国政府不得不承认中国数名婴儿因为食用三鹿毒奶而死,毒奶死亡病例还在大增。
   克拉克告诉新西兰电视台的《早餐》节目,拥有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43%股份的纽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Fonterra)“尝试了几个星期”要求中方回收有问题的三鹿产品,但不得要领:“中国当局拒绝这么做”。克拉克说,他本人得知此事三天后,她就下令新西兰官员照会北京。 “你可以想象得到,纽西兰政府向北京拉响警报后,地方当局就遭到重手对付了”。她说:“我想,地方官员最初是倾向于试图把问题掩盖起来静悄悄处理,避免公开回收。我们在纽西兰绝不会这么做的”。 克拉克认为,恒天然在事件中的表现是负责任的,但它得跟一个地方官员倾向遮丑的政治体制打交道。
   恒天然也为自己没有早点公布三鹿奶粉受污染辩护。该集团首席执行官弗瑞在新加坡通过视频接受新西兰媒体访问时说,恒天然“在中国投资就必须遵守当地的行事规则,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他厚颜无耻地宣称,“作为少数股东,恒天然只能持续施压三鹿,三鹿则得和当地政府合作,并遵守程序”。而其实,内含三名恒天然委任成员的三鹿董事局,早在8月2日就获知奶粉受污染一事,而新西兰政府向北京照会这一事件则是在这一个多月以后!所以毒奶横流事件,不但新西兰公司而且新西兰政府也都具有不可推卸的“共谋犯”的责任,只是相对来说,他们属于“从犯”,而且“能够即使坦白交代”,至于认罪态度,也并不很好。例如,当被问及中国方面是否因为8月8日开幕的奥运而拖延处理毒奶事件时,弗瑞竟然答说自己“不会作这方面的揣测”。
   中国毒奶事件也波及到周边国家。新加坡政府呼吁进口商及零售商停售伊利牌奶酪雪条,又提醒消费者不要食用。新加坡市场有19款中国乳制品,当局正在检验其它产品样本。
   欧盟也表示,希望了解中国乳制品问题。主管健康及消费保障的官员说,欧盟并没有进口中国生产的婴幼儿奶粉,但期望得知真相。在北京的星巴克分店已改用豆奶冲咖啡。
   
   三、为奥运毒害下一代
   毒奶事件后面黑幕重重。许多迹象表明,是中共政府方面为了“保证北京奥运的成功”而扣押了毒奶报告,从而严重毒害了中国下一代的健康——祖国的未来被北京奥运这个丑剧牺牲掉了!对此,广大人民群众评论中共政府是“丧心病狂 ”!
   国家质检总局公布,成年人饮用的蒙牛,伊利及光明牌液态牛乳制品,也都含三聚氰胺。但在一党专制的一手遮天之下,中宣部为虎作伥,下令禁止中国媒体报导毒奶粉事件,要求一律以官方公布或新华社的报导为准,当局还封锁网络讨论,以期将舆论矛头停在三鹿集团,避免影响奥运后的中共形象。于是人民的愤怒只能通过讽刺来表达,因为表达不满在中国是要坐牢杀头的!是在一篇《伊利与蒙牛公司最想对三鹿集团说什么》的小品中这样写道:“伊利:你他妈加就加了,不能少加点?/蒙牛:我从来都是奶粉里加三聚氰胺,你他妈三聚氰胺里加奶粉?/三鹿(委屈):那天漏斗坏了,没控制住量……”这就活画出中共就是如此有系统地毒害人民群众的健康!
   还有文章挖苦中共让中国人“从食品安全中学习化学课”、中共让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说:“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从木耳中我们认识了硫酸铜/三鹿又让同胞们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揭露了中共的毒品食物无处不在!
   其结果呢?“外国人喝牛奶结实了/中国人喝牛奶结石了!日本人口号:一天一杯牛奶振兴一个民族/中国人口号:一天一杯牛奶,震惊一个民族”!
   类似的愤怒,正在中国民众中迅速蔓延。为了平息民愤,中共当局目前正在采取亡羊补牢式的补救措施。但是这些措施是不是有效,能不能使胡温政权平安度过自非典事件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信任危机,现在还有待观察。
   胡温两人也要为这个重大恶性事件负责。如果不是他们命令把北京奥运办成“重中之重”,把一切影响中国国家形象的负面消息按下不发,三鹿毒奶粉造成了几百个肾结石婴儿这一特大黑幕,就有可能会早一点儿披露给外界,死去的婴儿可能会得到及时救治而不死,患病的婴儿可能会因此而减少很多。
   归根结底,如果不是中共这个政权专制腐败,毒奶事件这样令人发指的鬼故事,怎么会在一个健康、正常、开放的社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为开奥运,中共竟让婴儿多喝一月毒奶!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毒奶事件是谁之罪
   现在,中共官方把造成三鹿奶粉毒害婴儿的责任说成是奶农掺毒和三鹿瞒报,逮捕了几个奶农,撤换了三鹿的总裁,摘掉了几个地方干部的乌纱帽,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息民愤了。可是这一次波涛汹涌般的民愤可没那么容易被平息。有个患儿的父亲说:“我现在不相信三鹿,也不相信专家,更不相信政府。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这笔帐一定要算”!
   在这位父亲的意识中,三鹿、专家和中共都有责任,而事实正是如此!据被抓的牛奶供货商承认,早在2005年他们就在奶中加入三聚氰胺,而三鹿集团早就知道此事,但一直隐瞒。现在还有证据证明,三鹿在生产环节直接投放三聚氰胺,它隐瞒其产品含有可以致婴儿于死地的大剂量三聚氰胺,并在婴儿父母投诉该产品时,用赠货封口的方式,继续隐瞒奶粉问题,其罪责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掉的。
   人民在三鹿集团门口留了一付对联:“杀人企业,害命奶粉”。现在人们都知道,不止三鹿一家是杀人企业,也不止它目前营销在外的700吨害命奶粉在危害婴儿。经检查,还有22家公司的69种产品也含有三聚氰胺。而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都心知肚明,普遍使用三聚氰胺,早就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其它中国国产品牌的奶粉,如伊利、蒙牛等都发现了三聚氰胺,但三鹿的含量最高,是一个婴儿能承受的含量的170倍!
   就是这样的杀人企业和害命奶粉,居然顶着“国家免检产品”的光环!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就是授予三鹿“国家免检产品”的政府机构。据大陆民众揭发,质检总局就是一个收钱发证的腐败机构,只要企业给钱,哪怕产品有毒,照样发给合格证。应当说,正是国家质检总局的“国家免检产品”严重误导了消费者,致使三鹿以其近20%的市场占有率,遗毒全国,甚至海外。因此,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对这次毒奶粉事件有不可推卸的刑事罪责。而刚刚下台的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就是一个著名的奸滑之徒,一贯善于钻营,买官卖官。这样严重失职渎职的政府官员,仅仅予以清查撤职是不够的,应该交付司法审判!更何况现在仅仅让他辞职了事?
   此外,中宣部的责任也是推卸不掉的。它要对统一舆论、封锁网络、阻挠三鹿毒奶粉事件对外披露、延误患儿治疗负责。而李长江和中宣部的上级是谁?是胡温当局!
   
   五、中共为何不怕有毒食品
   中共官方新闻媒体在事发后大肆宣传胡锦涛和温家宝就毒奶粉事件发表的讲话。温家宝总理斥责奶粉生产掺毒奶粉的企业“没良心”,并表示对那些没良心的企业要“一个也不放过”。温家宝还表示对毒奶事件“我们感到很内疚”。温家宝为什么很内疚?因为他知道中共是毒奶的总源头!
   胡锦涛则推卸责任说,“这些事件中反映出,一些干部缺乏宗旨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作风飘浮、管理松弛、工作不扎实,有的甚至对群众呼声和疾苦置若罔闻,对关系群众生命安全这样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许多中国公众认为,胡锦涛总书记完全把话说反了;中共当局在8月初就确知中国奶粉有毒,为了避免消极的消息影响北京奥运会,中国有关当局选择了让中国孩子继续食用有毒奶粉。 这恰恰说明他们很有“大局意识”,他们根据中央的精神,要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党的利益之下!
   为了不影响北京奥运会,宁肯让中国成千上万的孩子继续喝一个月的毒奶,禁止新闻媒体进行任何有关有毒牛奶的报导,许多中国公众认为,做出这种决定的,不是胡锦涛就是温家宝,否 则他们不会对这些公众迫切希望了解的至关重要的问题保持沉默。李长江“引咎辞职”,不能让国人放心,因为让成千上万的孩子继续饮用毒奶这个高瞻远瞩、顾全大局的决定,显然不在这个中等贪官李长江的职权范围之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