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三鹿毒奶追踪
·河北政府下令消费转内销毒饺再爆中毒案引发日本舆论哗然
·毒奶粉受害家长抗议警方阻拦旁听
·林贡钦:三鹿已死,乳难未已
·毒奶受害儿家长否认新华社称9成家长接受理赔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上诉 消息指罪名曾被更改
·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又曝一例结石死婴 家长唯依靠外国聊天工具
·三鹿集团破产 “公权力的安排”
·三鹿奶粉事件: 科学技术的非法应用
·三鹿集团破产遗留诸多问题
·三鹿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重组方承诺全员聘用
·律师:最高法尚未受理奶粉赔偿诉讼
·青岛法院接受毒奶粉受害婴儿家庭起诉
·三元集团:竞拍三鹿部分破产财产不涉及其债权债务问题
·三鹿并购案尘埃落定 买家承诺全盘接收原职工
·中国卫生部内部通知免费治疗多美滋结石儿
·河南毒奶粉受害者家长因拒领补偿金受恐吓
·又8名官员因毒奶粉丑闻被惩处
·张清扬:三鹿案件处理结果曝光:级别越高,处理越轻
·三鹿事件问责:刑不上大夫
·三鹿奶严重性超过切尔诺贝利
·毒奶事件—政府应向国人谢罪
·毒奶粉213受害者上诉 索赔3600万元
·中国大陆毒奶事件一审宣判 2人死刑
·三鹿毒奶案 台湾求偿7亿
·三鹿毒奶案 台湾求偿7亿
·港团体抗议中共掩盖毒奶真相
·毒奶粉阴影 5成多大陆民众少吃乳制品
·结石受害者起诉圣元 官方内部指引法院判决
·圣元奶业案代表律师李静林被取消代理资格
·禁旁听三鹿拍卖 结石儿家长遭扣押
·陈破空: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三鹿破产,谁步后尘?
·三鹿毒奶粉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第一张三鹿毒奶诉讼立案通知书发出
·仅河北已花5亿治疗三鹿毒奶婴儿
·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应彻查毒奶事件官员渎职责任
·三鹿毒奶:动过手术只赔二千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诉讼费不足毒奶受害不予立案
·三鹿毒奶:田文华上诉被驳回
·只杀苍蝇不斩虎三鹿判决不公
·三聚氰胺落幕,又闹瘦肉精
·孙东东:三鹿处理毒奶"很主动"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肾脏检查
·孔东东教授谈三鹿毒奶和上访
·贵州公布三鹿毒奶粉赔偿方案
·孙东东夸三鹿集团和二胡一李
·三鹿毒奶两官员调往异地任职
·问责制形同虚设:官官相护潜规则
·三鹿对宝宝的南京大屠杀 中共政治潜规则
·三鹿毒奶责任人异地升迁争议
·三鹿责任人异地升迁激起公愤
·三鹿事件总局问了个什么责
·高官们耍了总理:毒奶粉记过官员异地升官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高官升職,高官耍了总理/李平
·三鹿毒奶根源胡锦涛科学发展观
·三鹿责任官员升迁受害人愤慨无奈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征和弊害(续1)
·三鹿毒奶粉事件应有的真相
·三鹿受害家庭民事索偿遇波折
·重读:三鹿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中國又爆毒奶,喝多恐致命
·三鹿毒奶是科学发展观的典范
·从三鹿毒奶事件看新极权主义特征与弊
·三鹿事件官员重回质检总局任职
·处分不足2月,三鹿责任官回京赴任
·从三鹿毒奶看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
·三聚氰胺走了,解抗剂来了?
·从汶川到三鹿,孩子本应在阳光下欢歌
·“三鹿毒奶”使中国损失千亿
·“三鹿毒奶”使中国损失千亿
·三鹿结石婴杨大宝不获免费治疗 家长拒签统一赔偿协议
·刽子手变父母官三鹿官异地升职
·结石婴儿竟不给列入受害名单
·胡温的面目与心肠 /单赵子
·谴责谷歌学生被曝是央视实习生 不堪人肉搜索
·从三鹿有毒奶粉代言人看“上天”的警示
·中国生态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地方
·毒奶受害保险公司拒付医疗费
·令计划操控中纪委捞钱,贪官高升,清官下岗
·三鹿毒奶受害家庭维权遭刁难
·贪官升常委,高智晟可能灭口
·贪官高升,高智晟可能灭口
·令计划操控中纪委捞钱贪官高升清官下岗
·许宗衡下台的原因竟是钱太少!
·许宗衡下台的原因竟是钱太少!
·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维吾尔暴动
·维吾尔不满韶关事件上街抗议
·官方对韶关6.26事件有新说法
·劝胡锦涛别再折腾国庆阅兵
·李克强秘书双规胡锦涛紧急回国
·李克强秘书双规胡锦涛紧急回国
·处置群体事件失当等将被问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作者:杨莉藜 文章来源:观察 点击数:71 更新时间:2008-9-27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尽管大陆灾难连连,但由官方半官方主持的纪念会、研讨会、画展、歌会等等依旧连绵不断。说到底,共产党仍然是一个沉湎于“宣传”而且也醉心于用“宣传”为别人催眠的政治团体,仿佛不知道这越来越频繁的天灾人祸预示着30年的官场经济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按照官方的说法,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之一就是建立并完善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尽管“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一对相互矛盾的概念硬生生捏合在一起让人感觉不伦不类,但有“民主”与“集中”(民主集中制)这样生拼硬绑的例子在先,国人也许并不太在意官方一向十分醉心的这类词语哑谜。然而,生活在一个极度扭曲的社会制度下,不闻不问的超脱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三十年无法躲闪的灾难让人无法不重新审视这个制度,叩问其存在的理据。
   
   其实,邓氏主导的改革从一开始就是延续中共的执政合法性的缓兵之计。轻徭役,薄税负而为王权计久远,是封建君主都玩得烂熟的把戏,算不上政治文明的道路上的高难度跨越。据中共自己“揭发”出的材料看,至少刘少奇、林彪等都在一定的范围内做过这样的放开经济的改革试验。由于邓氏改革的执著的“党私”目的,这场改革就不能不沦为一场权力集团——中心的和边缘的——对于无权势群体的疯狂大掠夺,市场经济的名下是无法遏制的官场经济之实。虽然在胡、赵参与执政的时期,党内高层和民间有过民主和自由的要求和冲动,但六四之后政治改革基本上划上了休止符。到了1992年10月的中共十四大,政治改革的目标被进一步限定为“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完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所谓民主选举,所谓言论自由这类现代政治文明的要素早已了无痕迹。这种现象就是延续至今的只有经济松绑,而无政治放开的瘸足改革,或者说是官场经济单足腾挪的无潜力、无前途、无美感的挣扎。
   
   官场经济亦可称为“裙带资本主义”或“权贵资本主义”,是披着市场经济外衣的封建主义。中央和地方的权力拥有者成为资源配置权的主导者和组织者,资源配置权被异化成“官场经济”下的“权力寻租”。以权力中心为轴心形成了一个权钱交易的巨大蛛网,纵横流动的只是权和权衍化出的钱,而广大权力场之外的民众只能是以生命为之献祭的飞蠓。
   
   在2003年10月纪念改革开放25周年举行的改革论坛上,经济学家吴敬链警告说:中国经济陷入权贵资本主义泥潭的概率很高。这样的警告其实给北京当局留足了面子,因为中国的事实并不是有可能陷入权贵资本主义的泥潭,而是一开始就直扑权贵资本主义的泥潭。对于权贵阶层来说,所谓“泥潭”不啻是贪得无厌的河马眼里惬意的乐园,可以把公有资源据为己有,可以把公权攫为增长个人财富的资本,可以把跟权力相关的一切变幻为回报丰厚的无本投资,可以浑水摸鱼也可以枕着财富美滋滋酣睡。而对于权力边缘之外的人群来说,这个“泥潭”不啻是炼狱——无法克服的地位悬殊,无法逾越的分配不公,生机维艰,走投无路,还要处处忍受贪官奸商的敲诈、盘剥、戕害和荼毒。更为可怕的是,官场经济的泥潭一方面恶化了本就十分脆弱的自然环境,寅吃卯粮地饕餮本属于子孙的资源,另一方面毒化了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人文环境,造成价值错位,道德沦丧,信仰缺失,国民的精神生存质量达到了历史新低。
   
   2008年频繁发生的天灾人祸,虽然直接原因各异,但无不和长期肆虐的官场经济息息相关——无所不在的贪腐和中共各级官员的行政不作为,放大、加深了雪灾和震灾效应,权力的傲慢和暴虐引发了瓮安民变,把杨佳逼上了铤而走险的绝路,对少数民族地区资源的贪婪攫取和财富分配不公造成的流民西进,激发了藏人和疆人的奋起反抗……
   
   三鹿毒奶粉事件是官场经济造成的直接恶果。这个官商勾结的所谓奶粉行业的龙头企业长期制假贩假,蓄意谋杀社会底层最无助的消费者——平民阶层的婴幼儿来积累财富。东窗事发后又百般抵赖,试图运动官权和媒体来为自己消弭罪责。这个权钱媾合的经济怪物的一系列表演终于让国民看清了中国的体制之弊。据说,网络上对三鹿持批评态度的网民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这其中当然包括一向盲目崇信民族主义的愤青愤老。不少人由质疑三鹿,进而质疑这个造成了相互投毒的恶劣环境的社会制度。
   
   古谚有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西人认为,三十年为父辈与子辈出生的时间间隔,亦即两代人的界限。不论哪种说法都表明,三十年往往意味着变化的临界。2008年频繁发生的天灾人祸是不是意味着三十年官场经济行将终结和真正意义的政治改革时代的来临?从道义和民意基础上来看,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但是,掌控着国家的机器的共产党是不愿这样认为的,因为,最重要的一点,只有官场经济才符合他们的利益最大化原则,任何触及实质的政治改革都将遏制他们手中的权力,威胁到他们的既得利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联合国开会的温家宝大谈多难兴邦,而不谈造成这些灾难的制度原因;就神七上天发表讲话的胡锦涛大谈民族振兴,而对婴幼被毒杀闭口不提。
   
   看得出,中共当局依然要私下摆平这场祸及全国的毒奶粉事件,而不愿以此为契机让瘸了的政治改革之足也硬朗起来。然而,三十年的官场经济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不思悔改地在这条道儿上颇行,无异于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杨莉藜:
   作者:杨莉藜 来源: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