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三鹿毒奶追踪
·建立中国腐败博物馆,好建议!
·四川灾民告地震局渎职,震前预测被压至今
·北京进一步挤压互联网言论空间
·建立腐败博物馆这个建议很好
·胡锦涛当局进一步加强网络审查
·公安局表示不清楚赵连海状况
·律师会见赵连海突生变化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因毒奶粉下马的李长江复职惹争议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三鹿毒奶责任人掌管真理领导小组,任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问责如带薪休假,三鹿官弹冠相庆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三鹿官员大复出=带薪休年假
·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答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李长江之歌:你从三鹿归来又向黄河奔去
·有一种三聚氰胺叫任人唯亲
·建议中国妓女向李长江大人自首
·李长江复出的积极意义
·李长江复出:扫黄打非恰适其才?
·东方不败李长江重出江湖,可喜可贺!
·网民热议三鹿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 李长江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领导: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三鹿官员大复出:中国式"引咎辞职"=带薪休年假!
·流不完的悲壮泪:李大人重出江湖扫黄!
·三鹿官员被重用严重伤害民意
·熊猫乳品三聚氢胺超标,公司被关闭,营业执照吊销,三名主管被逮捕
·「胡铁棒」的威力----中共领导人的绰号
·毒奶辞官复出,问责制引疑虑
·复出,公众不应只是最后知情者
·官员的复出,这样问责还有啥意义?(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莫让官员问责制成为空穴来风?
·上海熊猫乳品法人代表等3人被提起公诉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赵连海见律师,毒奶仍荼毒百姓,
· 李蕊蕊致电关注赵连海家人
·还有多少召回毒奶在危害人民?
·有多少召回毒奶没有销毁?
·博讯螺杆 不吃奶粉,吃别的东西也免不了中毒
·信息公布延迟,猛于三聚氰胺
·国家质量公告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全部过关
·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国安部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内部写手在海外发表文章攻击其他派系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萨斯和溃坝责任人孟学农复出
·上月已知毒奶再现,向公众隐瞒,仅内部通报
·三聚氰胺官员复出,为三聚氰胺肆虐铺平了道路
·胡锦涛九大罪状
·问责高官复出,公众不应蒙鼓里
·微风轻拂/希特勒与三聚氰胺:都是功大于过
·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从“胡温新政”到“胡温折腾”
·河北矿难封口费调查:记者专在煤矿集中地放眼线
·2008年问题奶粉重现市场 官方要求彻查
·毒官复出毒奶复现清查被指作秀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胡锦涛政变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陕西又现毒奶,或已流入广东
·赵连海被起诉,结石家长愤怒
·杜导斌系狱一年半,《参与》呼请援助其家人
·奶粉三鹿,人也三鹿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胡锦涛时代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十万吨毒奶粉或仍未销毁 流向饲料与糕点业
·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
·08年毒奶粉未销毁再入市 广东副省长连夜赴京
·宁夏熊猫称被“毒奶粉”系错查 事件或涉家族矛盾
·中国毒奶再度肆虐各地大清查被指作秀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赵连海案被移送检察院四毒奶被瞒8个月
·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 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赵连海首见李方平律师 毒奶仍在各地荼毒百姓
·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彭剑律师见到赵连海,确认赵因结石宝宝维权及李蕊蕊
·中国人患病率比五年前高11%
·陕西质检部门被曝为毒奶粉出具合格报告
·毒奶粉重现市场网民要求温家宝道歉
·好意思?宁夏毒奶粉企业被查 处30万元罚款
·毒奶粉“问题奶糖”大部分北上东三省
·宁夏毒奶粉企业仍在营业 产品可能流入广州
·陕西渭南“毒奶粉”案三人被捕
·大陆又爆毒奶粉外流 可能已出口15国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多名因三鹿事件受处官员复出或被提拔
·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复出 曾因“三鹿事件”辞职
·《李鹏论可持续发展》一书出版
·28吨渭南“三聚氰胺”奶粉流入闽粤
·赵连海不服当局指控估计十万吨奶粉未销毁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向北京警方自首,并质疑官方/刘沙沙
·广东十分之一儿童铅中毒政府隐瞒大量污染数据
·别太冲动了:若权力不容分享,西藏问题无解/杜子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高智晟律师命悬一线---评: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石家庄“官场三聚氰胺”调查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论中国共产党不但是强劫匪帮、诈骗集团,还是个逃跑集团
   
   (一)“调奶人”的“技术”
   
   读了《南方周末》记者徐楠发自陕西、河北的《乱象回溯:“调奶人”、“关系奶”和“傻子牛”》报道后,才知道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文章说,在城市的超市货架上,牛奶整齐划一、包装光鲜。循着生产链条向源头看去,却曾经演绎着奶站的收奶乱象、奶贩神秘的“调奶”技术和奶农买牛养牛的无知无奈。
   
   陕西省杨凌地区的周立社就是个“调奶人”;周立社的正式身份是奶源经纪人陈平和王利的运奶车司机。“调奶”,是为使牛奶的各项监测指标都能通过,而添加各种东西。
   
   周立社说,10吨的原奶要加6-7瓶双氧水,20-30盒庆大霉素,4-5毫升的维生素C,10-15斤的蛋白粉,20-30斤的乳清粉,4-5斤的脂肪油,甚至有时候加碱加过头了,还会加点硫酸来中和。
   
   因为添加的这些东西,六七个小时后就会失效,因此必须确保这些牛奶在一定时间限制内送检。于是,双氧水的罐子就放在运奶车司机的驾驶座下面,到了厂里快要检验时,才打开盖子往里倒。
   
   这一套技术,是陈平从泾阳县请来的李自军传授的。李自军是做兽药出身的。蛋白粉、脂肪油、乳清粉、庆大霉素等主要添加用料,多半出自兽药。
   
   在泾阳,李自军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奶神”。(《南方周末》:《中国奶业危机溯源》)
   
   朋友们,当你知道你喝的牛奶里面不但有三聚氰胺,还有双氧水、硫酸,你有什么感觉?
   
   现在,这些为非作歹、丧尽天良的牛奶公司又在香港传媒大卖广告了。他们到底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们相信他们呢?
   
   2006年12月,温家宝对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董事会的会长约翰??桑顿说:
   
   中国的选举一旦在村级取得成功就将向上发展到乡镇、区县甚至省市。在谈到司法独立的时候,温总理说,必须要恢复司法的“尊严、正义和独立。”温总理还告诉来访的美国人,“监督”就是问责,就是限制权利的膨胀,因为“绝对的权利会造成绝对的腐败”。温总理说,媒体和1亿1千万网民都可以参加监督。
   
   被温家宝总理接见之后的美国人兴奋异常,以为鴻鵠之將至: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将包括“自由选举、司法独立和以制衡为基础的监督”。
   
   两年就到了,自由选举在哪里?司法独立在哪里?媒体和1亿1千万网民都可以参加监督又在哪里?
   
   中国共产党不但是一个强劫匪帮,还是一个诈骗集团。
   
   (二)、“我们养的是傻子牛”
   
   西安乳业协会秘书长王伟民说,现在养的很多是“傻子牛”。在奶牛市场,各种虚假、化装、伪造的奶牛品种混杂,原本壁垒森严的繁殖谱系被彻底打乱。过去国营奶牛场的技术员,搞错一头牛的谱系编号,要罚一百多元;今天,牛爷爷和牛孙女交配的事情比比皆是。
   
   根据乳业协会提供的资料,假牛、劣牛事件层出不穷。奶业打假人蒋卫锁在不到两年的养牛生涯,就因为买进40头冒牌的良种奶牛,赔得一塌糊涂。
   
   黑龙江省赵光农场引进300头号称新西兰良种的奶牛,在隔离场隔离的一个半月里,就有几十头出现乳房炎和不带犊等问题,实际引进238头。一年后,又有51头发生了乳房炎、乳头萎缩,22头有其他病症,3头牛在进场一周后死亡,原因不明;而产后不发情的,更是多达109头。
   
   在纷乱的民间贩运中,掺杂着由黄牛、笨牛染色、丰乳、镶牙而成的假奶牛。市场秩序混乱,乱发广告、以次充好、坑蒙拐骗、敲诈勒索现象时有发生。
   
   朋友们,当你知道你喝的牛奶原来是从假牛、劣牛、病牛身上挤出来的,是从患有乳房炎、乳头萎缩,不知用什么药物丰乳的牛乳房里挤出来的,你有什么感觉?
   
   你还会冒险患难地用生命和健康来做他们是否改恶从善的试验品吗?
   
   (三)亚笛多星十大危机论与神七上天
   
   亚笛多星认为中共在2008年有十大要命危机的绳索,绑在它的脖子上:
   
   一、煤与石油的危机;
   
   二、金融危机,国民的养老钱危机;
   
   三、权力的宪政危机,国民的养老钱危机;
   
   四、新的《劳动法》造成劳动力价格失衡的危机;
   
   五、土地危机;
   
   六、各地乃濒的制度性造反危机;
   
   七、日益恶化的环境危机;
   
   八、中央和地方政府貌合神离的行政失责危机;
   
   九、民族危机;
   
   十、粮食危机。
   
   作恶多端的中国共产党如何逃得出这重重危机呢?
   
   我借箸代筹,替共产党想了半天:你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之流,躲在中南海,固然可以不吃含有三聚氰胺、双氧水、硫酸的牛奶,你们的儿子、孙子也可以不吃;但能保证你们世世代代都不吃吗?
   
   我也看到现在党国要人早把妻子、儿女搞到外国去了。然而外国便安全了吗?外国还是含有三聚氰胺、双氧水、硫酸牛奶的天下呀。于是,太空就必然地成了中共一小撮的最后避难所。所以,即使有那些塌壩、毒奶粉等千头万绪的事情要摆平,他们仍然要火烧屁股地把神7放上天去。
   
   中国共产党不但是强劫匪帮、诈骗集团,还是个逃跑集团。
   
   中国共产党是逃跑集团,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年,他们从江西、福建经云南、贵州、四川逃到陕西、甘肃边区。不久的将来,他们要从地球逃亡到太阳系。
   
   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请拭目以待。
   
   (2008年双十节于流浮山庄)
   
   作者:武宜三 来源:新世纪新闻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