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三鹿毒奶追踪
·奥运后危机 团派受重挫
·加食品检验局警告:更多中国的食品含有毒成分,吁民众不要购买
·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查获2吨中国奶粉
·拉萨巿一间幼儿园十多名儿童患肾结石
·李毅中:鲜奶和奶制品质量检测是目前管理的一个难点
·毒奶索赔法律援助受阻
·河北销毁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300余吨
·日韩再检出含三聚氰胺食品
·搞笑:支持三鹿民族品牌大游行
·搞笑版:三鹿事件是帝国主义反动派射向我民族工业的又一支毒箭!
·搞笑版:三鹿毒奶粉事件:网民称奶牛情绪很稳定
· 饮三鹿 同欢呼(王兆山版)
·搞笑版:三鹿奶粉为奥运宝宝献礼
·三鹿奶粉出问题,拿奶农当替死鬼!!
·石家庄官方找毒奶粉替罪羊 网民炮轰zt
·三鹿奶粉中为什么会有三聚氰胺?
·如此政府,无能管理,请下课!
·山西问责了,河北可以问责吗?
·恭请一窝脑残痛饮三鹿奶粉,增强体质,保卫祖国
·新西兰总理: 河北省官员对召回奶粉要求置若罔闻
·第一个点名曝光三鹿奶粉的记者讲述采访前后内幕
·奶粉事件律师是否受压众说纷纭
·中国和解智库就“毒奶事件”致中国政府书
·别让政府成为“三鹿式政府”
·中国农业部紧急通知 补贴奶农
·毒奶粉事件追追追
·中国媒体:大陆蔬菜也含有三聚氰胺
·中国毒奶风波扩大 更多国家命可疑食品下架
·中国新出产乳粉未查出三聚氰胺
·中国补贴奶农 拉美全面禁止中奶制品入口
·结石儿家长遭冷遇 律师踢爆当局干预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下)
·新疆新增47例问题奶粉患儿 累计报告病例2741例
·中国采取行动希望清除毒牛奶丑闻
·奶农叫屈卖牛求生 毒源何在仍未披露
·VOA听众谈三鹿奶粉事件的影响
·环保组织促美FDA全面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英国食品局对大白兔奶糖发出食品安全警告
·被问责官员去处成关注焦点 网友忧问责成“换岗”
·30多名律师因压力退出毒奶粉义务律师团
·再有非洲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国务院推出乳品安全监管条例
·日本召回从中国进口含有害物食品
·中国民间促健全食品安全检测制度
·奶农:我们也是受害者
· 中国出台《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
·毒奶话题被封杀 家长律师受压
·三聚氰胺限量值今公布 禁止人为添加到食品中
·中国未更新毒奶患者人数 世卫不满
·毒奶毒鱼风波不停 企业政府赔偿未定
·中国仍有逾万名毒奶粉患儿住院
·食用乳制品仍然心有余悸
·三鹿丑闻:索赔官司路在何方?
·南方都市报》批评新食品三聚氰胺含量标准
·广东家长也告三鹿 自费检测不获盖章
·中国对外国许诺赔偿毒奶粉损失
·律师谈帮助苦主
·如此政府,无能管理,请下课!
· 家长指圣元食言 呼吁良知律师
·中国再有三款奶糖下架
·北京:对奶粉国际索赔提供协助
·中国奶业三巨头为毒奶粉事件道歉
·娃哈哈有意收购三鹿
·中国下令全面清理市场乳制品
·中国对奶制品进行大规模检测
·意大利发现有毒中国乳制品
·VOA听众评论毒奶粉:现在我们吃啥?
·民众指斥毒奶合法化 大学生狂卖下架奶
·中国奶制品市场规则混乱
·中国被下令召回的牛奶仍在出售
·中国对日出口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堵塞司法救济渠道 社会更不和谐
·律师批当局先赔毒奶外国受害人
·温家宝:毒奶事件,政府有责
· 中国总理称毒奶丑闻政府负有责任
·央视调查发现“问题奶”中不光混入了三聚氰胺
·中国政府称应为毒奶粉负部分责任
·VOA听众谈对三鹿毒奶粉事件的感想
·毒奶案被拒动摇法制 众学者剖析悲剧成因
·食品安全法草案八大修改
·中国产蛋类产品也检出三聚氰胺
·中国公布仍有3600名毒奶受害儿童仍留院治疗
·三鹿毒奶赔偿案迟迟未入司法程序
·中国输日粉丝被检出含三聚氰胺
·北京逾七万婴幼儿曾食问题奶粉
·从毒奶到毒鸡蛋三聚氰胺继续为祸
·郑州残疾人运动员喝毒奶患结石
·大连毒鸡蛋又瞒一月 索赔受害者语调突变
·中国制南瓜馒头 日验出含三聚氰胺
·继奶品后中国鸡蛋也发现三聚氰胺
·毒鸡蛋四天连揭三起 学者指有问题应先公告社会
·三聚氰胺事件凸显台湾加入WHO的急迫性
·台湾雀巢公司将从大陆进口的二十品奶粉全数下架
·黑龙江生产的雀巢奶粉在台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 台湾称毒奶粉输台突显应参与世卫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1、毒奶粉事件的阶层性分析
   
   毒奶粉事件充分曝露了中国人阶层分裂的严峻生态。中国高速度、高增长、高税负、高污染、高外贸的产业,导致了低工资、低福利、低就业的弱势群体。在食品产业链条的终端,是一户户农民。畸形的产业结构与掠夺型的分配结构,导致农民已经视种粮为“鸡肋”,食之无味、吐之不甘,耕地抛荒随处可见。养猪户因为饲料价格高昂,不时被弄得亏本,加上猪病的高风险,导致许多养猪专业户洗手不干,使猪肉供应紧张。奶农也遭遇到奶价低廉的困境。内蒙古大小城市郊区遍布着奶牛村。记者采访时看到,奶农已经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末路:奶制品企业的原料奶收购价低于饲料成本、奶农们成立组织维权受到政府百般刁难、奶牛产量愈来愈少与澳大利亚奶牛牛贩子的许诺相去甚远,等等——这是一个血腥的市场,亏本的生意在于奶粉原料奶收购价低于生产成本,有利润者,每斤鲜奶也不过赚一分到二分钱:一头奶牛一天至少得吃40多元钱饲料,一天才挤30公斤奶,一公斤牛奶就卖1.70元,再加上牛防疫治病、人工费等开支,奶农已基本无利润。奶牛曾被炒到1.7万元一头,而一头奶牛的总产量也就是3吨,不算饲养成本,牛奶总产量也抵不上购奶牛本钱了。因之,在牛奶里发现掺水药掺三聚氰胺,都“可以理解”——正像笔者理解国内以1000万计的脱裤子的性服务业工作者一样,是党营市场逼良为娼。原奶生产中被掺入的物资有水、食盐、淀粉、甲醛、双氧水、蛋白粉、脂肪粉、抗生素、碱、亚硫酸盐、硫酸盐、尿素、香料、色素等等。市场经济必然是优质优价,那么,微薄收入的底层百姓是怎样消费的呢?他们能且仅能选购他们能够买得起的廉价货品,即使是假冒伪劣产品,因为他们无钱消费优质品、高价品,更对奢侈品望洋兴叹。三鹿奶粉的低价营销战略,其中一个困境是,如果收购放心原料奶,那么,其奶粉价格就会高于原料价格,因此,18元1袋的三鹿奶粉的竞争战术,必然导致问题原料奶的收购,于是乎,尽管连续15年获得市场的最高占有率,其在险峰的无限风光,必然会遭遇坠落于深渊的抹杀。坑害低层的产业、分配、流通、消费结构,在一段时间里还可能通行无阻,因为农民没有检测权,没有话语权,没有谈判权。三鹿奶粉提示了中国产业的反人民性质、害人民性质。把庞大的农民、工人、农民工当做污染物的倾销对象、“消化”毒品的消费对象。而政府却不作为或反作为时,这个国家会像洋奶粉垄断高档市场一样出现洋食品垄断的一天。民族产业会一个个地外资化。而贪官们在“裸体”化。产业的民族危机日益显现。
   
   2、企业公关与社会底线失守

   
   三鹿集团声称在奶粉的生产过程中,有1100道检测关卡,但是,偏偏就没有检测三聚氰胺的食品与程序。毒奶门事件爆发后,三鹿封存2176吨,收8210吨,流通700吨,共11066吨。如此大的生产规模,如此庞大的市场占有率,难道就不应该添置检疫三聚氰胺的设备么?尤其是美国2008年5月发现中国出口的毒宠物粮的毒素是来源三聚氰胺之后?尤其是在新加坡政府通知三鹿集团所在的地方政府之后?三鹿集团凭什么那样有恃无恐呢?
   
   阜阳事件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三鹿奶粉在“大头娃娃”风波中上了黑名单后,迅速公关(攻关?),其内幕不知查不查,其报酬不知高不高惊不惊人,总之,仅仅17天,阜阳工商、卫生、消费者协会三家单位在道歉声明上签字。没有重金与高压,是不可能使衙门道歉的。各路程诸候拜倒在财神爷的“石榴裙下”。“阜阳道歉”也是三鹿的丰功伟绩之一,是伟光正的又一个“三个代表”。
   
   更可悲可笑的是,黑名单4天之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卫生部4部下文要求各地允许三鹿奶品照常销售,不久,三鹿奶粉居然名列奶品业“质量保证体系”的首位。
   
   三鹿集团对毒奶粉的态度转变以最后两天来看就耐人寻味:9月10日上午,三鹿否认其有价格在18元左右的奶粉,且申明“我们的产品没有一样是不合格的”;9月11日19点,声称其委托甘肃质检局检验并证明“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的质量标准”(子无虚有的谎言);同时,还辩白“尚无证据证明食用奶粉与患肾结石有必然联系”;同日21点,宣布其2008年8月6日出口的700吨受到了三聚氰胺的污染。
   
   传说,三鹿曾要出300万元让百度删除网络关于三鹿的负面网页。据说,三鹿曾广泛搜集同行业其他企业的肾结石婴儿的病例,以搞浑一塘水,蒙混过关。2008年3月,浙江王远萍给自己1岁的女孩服用三鹿奶粉,她投诉无果,于是在网上发了帖子。自称是三鹿浙江总代理的人以4箱新版三鹿奶粉换取了她删除帖子的承诺。
   
   3、商业道德大坝轰然崩溃
   
   以三鹿为代表的毒奶粉,向世人昭示:中国商业道德已经赤字累累,中国商业道德已经像2008年的股市一样一跌再跌,中国商业道德像年初冰冻一样封闭了市场的交通安全。乳品业仅仅是食品业撕开的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三鹿集团仅仅是坑害国民健康的一处烂透了的痈疽。整个20世纪是中国彻底摧毁传统道德、传统宗教的世纪,党国的历史是一部背信弃义的历史,是说假话的历史,以至于道德荡然无存。像中国大部分区域难以有安全的呼吸一样,像中国大部分区域难以有安全的饮水一样,中国早已没有了安全的食品。“奥运猪”的出现是北京奥运会经典的食品评价。国人无处可诉,无处可逃,无奈在沉默中等待中毒死亡。不要说,三鹿早在2004年已经上了黑名单,三鹿在2007年12月以来已经风闻了三聚氰胺,然而,三鹿能够坚强不屈地冒称其产品质量的优良、检测程序的细密。轰然倒塌的是残存于中国人心中的信用指标。一个没有信用的社会,是“狼吃狼”的丛林。中国人已经是道德难民、信用难民。以至于国外华人社区也是各国道德、信用的灾区。乌黑的道德之天,人们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希望。民族危机在信用赤字上已经登峰造极。
   
   4、践踏伦理底线的疯狂进军
   
   “民以食为天”,食是人类的生存底线,是与生俱来、不可断绝的必需品。在食品的生产、加工、流通与消费过程中添加化工原料,尤其是导致疾病的材料,这已经曝光得太多了,早已经失控了。想一想北京奥运会对食品严格的控制流程,就知道消除有毒食品现在需要多高的成本。婴幼儿是每一代生命的延续,每一户生命的延续,是生命的希望、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明天,因此婴幼儿与食品也是人类生存的底线。生命的底线构成了伦理底线。践踏这一底线、踩断这一底线,不能不是人民公敌,不能不是民族元凶。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也,是可忍孰不可忍?而让三鹿毒奶粉居之于名牌、得之于免检、占之于市场龙头,居然是中央政府,可笑不可笑?可恶不可恶?可恨为可恨?没有了底线,底线没有了。难怪杨佳被视为英雄,难怪瓮安事件被叫好,难怪吉首政府瘫痪了人们麻木不仁。笔者忧心如焚的是,像积累火山爆发的能量一样,像汶川地震的破坏力一样势不可挡一样,一场暴民运动在积累着,在“和谐社会”的催眠曲中酝酿着,一旦爆发,将是人劫人、人杀人,不毁灭中国一大半的人口,这个国家不会平息下来。目前,既得利益集团绑架着全中国民众,驾驶着一列加速度奔向死亡的火车走向深渊。呼吸沐浴欧风美雨的华人是有幸的。愤青愤老们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喧嚣,不过是推动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更快地走向万劫不复的悬崖的呓语罢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