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三鹿毒奶追踪
·汪洋的解放思想是建立黑社会吗?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和姜维平先生商榷zt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和姜维平先生商榷zt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结石宝宝家长声明抗议官方打压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被拘
·强烈抗议奥巴马随员进纪念堂瞻仰毛尸/
·呼吁释放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
·强烈抗议奥巴马随员瞻仰毛尸
·奥巴马随员瞻毛尸伤害人民情感
·奥巴马随员瞻毛尸伤人民感情
·奥巴马随员瞻毛尸伤害人民感情
·胡锦涛政权为何大踏步倒退?
·胡锦涛政权为何大踏步倒退?
·纳米比亚奖学金:胡锦涛掩口费?
·中共内斗斗到西班牙去了zt
·中共内斗斗到西班牙去了zt
·纳米比亚奖学金:胡锦涛掩口费?
·三鹿毒奶粉案两人被执行死刑
·中共没有必要检查年轻人的鞋带
·毒奶受害家长:没有得到赔偿
·“和谐社会”重在防民之口
·请看胡锦涛时代的新三大作风
·“胡锦涛学说”就是“胡说”
·从黄琦被判看胡锦涛和谐骗局
·三鹿破产,受害人将得不到赔偿
·三鹿毒奶粉案,不能放過高官刑責/李平
·胡春华带毒升官
·“结石儿童”家长索赔未果
·三鹿"有钱造孽,无钱赔偿"背后的秘密
·结石宝宝家长呼吁当局释放赵连海
·刘延东哪怕当了政治局委员,后代也要当香港居民!
·集会诉求三鹿受害者国家赔偿
·胡锦涛拍板隐瞒地震预报,造成几十万人死
·中共新气象:胡春华带毒升官
·加强反腐 胡温应该公布后代及亲属的工作情况
·盡論中國:高耀潔出走 刺破胡溫關愛騷
·胡锦涛儿子腐败续:奖学金予纳米比亚政要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zt
·三鹿毒奶粉系列案第一次庭审在北京顺义区法院举行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罗织赵连海罪名毒奶粉诉讼押后
·坚决反对胡锦涛政变!
·胡锦涛酷爱干红,法国路易的,胡儿子派对无数美女,酗酒唱歌跳舞----中央警卫局、中南海、中央领导生活内幕
·杭州贝因美奶粉 致婴儿患肾结石
·胡锦涛父子奢侈糜烂生活,干红法国路易,美女酗酒歌舞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1989年10月1日陈云同江泽民、李鹏、西哈努克等在天安门城楼上
·胡锦涛父子奢侈糜烂生活,干红法国路易,美女酗酒歌舞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多美滋被曝大量添加麦芽糊精压低原料成本 含量超过30%
·胡锦涛父子奢侈糜烂生活,干红法国路易,美女酗酒歌舞
·盘点中国历史上六大冷血屠夫
·胡锦涛生活奢侈,水龙头镀金,马桶水晶,地毯15厘米厚柔软如人肉
·盘点中国历史上六大冷血屠夫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建立中国腐败博物馆,好建议!
·四川灾民告地震局渎职,震前预测被压至今
·北京进一步挤压互联网言论空间
·建立腐败博物馆这个建议很好
·胡锦涛当局进一步加强网络审查
·公安局表示不清楚赵连海状况
·律师会见赵连海突生变化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因毒奶粉下马的李长江复职惹争议
·三鹿毒牛奶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三鹿毒奶责任人掌管真理领导小组,任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问责如带薪休假,三鹿官弹冠相庆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三鹿官员大复出=带薪休年假
·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答李长江们的“复出”逻辑
·李长江之歌:你从三鹿归来又向黄河奔去
·有一种三聚氰胺叫任人唯亲
·建议中国妓女向李长江大人自首
·李长江复出的积极意义
·李长江复出:扫黄打非恰适其才?
·东方不败李长江重出江湖,可喜可贺!
·网民热议三鹿责任人李长江复出
· 李长江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领导:别拿问责制当零点礼花
·三鹿官员大复出:中国式"引咎辞职"=带薪休年假!
·流不完的悲壮泪:李大人重出江湖扫黄!
·三鹿官员被重用严重伤害民意
·熊猫乳品三聚氢胺超标,公司被关闭,营业执照吊销,三名主管被逮捕
·「胡铁棒」的威力----中共领导人的绰号
·毒奶辞官复出,问责制引疑虑
·复出,公众不应只是最后知情者
·官员的复出,这样问责还有啥意义?(
·官员“复出热”,问责制度怎么了?(
·莫让官员问责制成为空穴来风?
·上海熊猫乳品法人代表等3人被提起公诉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赵连海见律师,毒奶仍荼毒百姓,
· 李蕊蕊致电关注赵连海家人
·还有多少召回毒奶在危害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序言
   
   2008年是新闻年、灾难年、风波年。要评选中国2008年的标志性新闻,摘取桂冠的,也许不是北京奥运会的举行,也许不是神舟七号的飞天,也许不是南方冰冻、汶川地震、火车相撞、矿尾库崩溃等灾难,也许不是拉萨冲突、瓮安骚乱、杨佳袭警、吉首政府瘫痪等公共事件,这些都不足以标志这个年度、这个国家,唯一有可能入选的是:毒奶门事件。
   
   毒奶门事件之所以是个标志性事件,因为这是国民生存状态最权威的诠释,这是党国权力结构性能最突出的检测,这是中华民族道路选择最强烈的警告。

   
   毒奶门事件之所以是个世纪性事件,因为这是共党执政59年来又一次对合法性提出严峻的疑问,这是邓氏改革30年来又一次对道义性发出猛烈的遣责。
   
   毒奶门事件之所以是个国际性事件,因为这是中国食品出口业引起国际警惕的黄牌,这是足以召开空前绝后地大把花钱、大展警力的奥运会的中共官方,掌握了足以打下卫星、太空行走的高科技而把边疆高高升入星空的中共当局,偏偏忽视婴幼儿的健康一再顾左右而言他——提醒国际社会对之是否要亮起红灯。
   
   因为,毒奶门是中国食品工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性案件,毒奶门是解构执政党合法性的范例性要件。
   
   一、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1、无言语、非物质的记念碑
   
   因饥饿死亡的几千万农民,他们自己统统没有在生前留下控诉饥饿、描述饥荒的文字,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文化与历史记忆的意识。官方则以“自然灾害”讳过饰非,以铺天盖地的颂歌掩盖无比的悲惨。但像知识分子群体的右派,能够说出(写出)其受折磨的详细经历者,可能不到万分之一,这也许是因为太不堪回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有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改造”生涯。但毒奶粉肾结石婴儿更悲惨。这是一种永远不能真实地言说的灾难,因为婴儿不能说话,也不可能留下记忆。在他们的父母看来,毒奶粉患肾结石的婴儿,其痛苦非比寻常。间隙的疼痛,无力的哭泣。持续数小时的肾绞痛。肾结石使婴儿发烧、呕吐、尿闭、双肾积水、肾衰……面色苍白、啼哭不已。居然有的连续33小时不能排尿。有的尿血。治疗也是痛苦的。有的要插入导管。有的要动手术取出结石。无论开放手术还是微创手术都是触目惊心,如果你能触目的话。治疗费用昂贵,10000元上下。你如果有亲生的婴儿,如果经历过抱着那脆弱的、只能以啼哭告诉痛苦的小宝宝,你的无助感、挫折感才会刻骨铭心,才会撕肝裂肺,才会痛不欲生。毒奶粉肾结石婴儿是无形的、无语的、非物质的历史记念碑,他让一切记念性雕塑相形见绌,他是属于我们这个民族永远的记忆。
   
   2、毒奶门彰显了食品业癌症
   
   消费者被食品行业上了一堂堂化学课:从大米里认识了石蜡,从辣椒酱里知道了苏丹红,从海鲜里发现了孔雀石绿,从白酒中吞下了工业酒精。每天食用的菜肴,无论是动物性食品,还是植物性食品,天知道里面含有什么有害、有毒的化学元素。人们处于一种慢性中毒与慢性自杀的恐慌之中。除了绝食已经无路可走。人们已经对食品安全问题产生了无可奈何的心理疲劳。中国人很无奈地发挥着阿Q精神,人生哲学已经把“好死不如歹活”奉为第一教条。这是个毒食品横行霸道的时代,是社会原子化的时代。春秋贤哲批判的“以邻为豁”在21世纪发扬光大。这是以邻居为敌人的时代,以邻居为毒害对象的时代。杀人于无形之中。无形的毒空气,无形的毒食品。何清涟女士就三鹿门事件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这是个“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生存大环境。大跃进时是赤裸裸地“人吃人”,如今是间接地以“人毒人”的方式在“人吃人”。在食人食物链的关键一环,是既得利益集团以百姓为蚂蚁、为蝼蛆的无所谓的心态。食品的贫富悬殊化与食品的贵族化时代已经悄悄地到来,那就是“奥运猪”捅破的消息。
   
   3、毒奶门不是最后的一课
   
   既然大头娃娃不是“最后一课”,那么,毒奶门也不是“最后一课”。食品业的癌症,是食品的普遍毒化。这是中国人生存空前的大悲剧。腐败是中国官坛的癌症。不管你有多少反腐败衙门、有多少反腐败文件、有多少贪官落马,像雨后春笋,像原上春草,像山澗溪流,像大洋海水,层出不穷、前赴后继、没完没了。仿佛是基因般地程序性地生产与再生产。政府食品监管部门“一切向前(钱)看”,低层的生产者“一切向前(钱)看”,现在像三鹿这样的大型企业也唯利是图、不惜以毒奶粉赚钱了,说明癌细胞已经到了晚期,无药可救。这是机制病、体制病。毛氏、邓氏两套执政方案都已经破产。
   
   毒奶门本来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因为它涉及到多个省,涉及到千家万户,涉及到婴幼儿,网络时代能够把此新闻作为焦点、热点、重点让世人皆知。但,原子化的犬儒主义已经像病毒一样深入了国民的骨髓。以腐败笼络的政治精英,以胡萝卜加大棒控制的经济精英,以高收入收买的文化精英,再以此为基础,把全体国人绑架起来。毒奶门肾结石婴儿会像汶川地震被豆腐渣教学楼碾碎的学生娃娃们一样被国民忘怀。还用不着余秋雨写博客说肾结石婴儿“成了佛”,也不着王兆山赋词说“纵做鬼,也幸福”。正如1989年是拯救民族的一个极好的机会一样,稍纵即逝。当局研究紧急状态与非常事件的应对方案已经多年,硬件、软件应有尽有,逐步到位。毒奶门将在沉默中离我们远去。下一个惊天动地的毒奶、毒药,也许要让男人失性、女人绝育,才有可能成为新闻。
   
   作者:文聿女 来源: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