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拈花时评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经我的反复推敲,对贱狗们行为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在进行一项高级别的实验,而我们恰巧不幸成为了实验品.
   否则,我根本无法解释这些大机构花费十多年的时间,无数的资金、人力、技术对我们全家进行跟踪、迫害。我们没有这样的价值,我们不是大富、不是要人,更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
   十年来,每天都有人出现在我的左右,暗示我是如何的不好,如何令人不齿,大多数人我根本就无一面之识。开始,我是采取对抗的心理,因为我自觉虽非好人,但绝对与人无伤。我一生正直做人,捐助过贫困儿童学费,多次捐过血,敬老爱幼,拼命读书工作,固然脾气不好,但绝对没有理由引起这么多人的恶感,何况大多数这些家伙根本就不认识我。
   随着时间过去,这种现象一直持续着,知道最近我才彻底明白,一切都是同一个机构所为。包括先进的电脑技术、声控技术,我身边长时间卧伏的至少十个人。无论我去到什么地方,甚至外出旅游,都会有同一个机构委派的人士跟踪、骚扰。
   平心而论,在监控我的电脑的技术还是相当先进的,器械肯定价值不菲,运行费用绝对不低,工作人员的费用肯定也是很高的.我不是比尔盖茨,更不是本拉登,何必花费如许资金、人力、技术来对付?这十多年所花费的资源,有十分之一就足够不露痕迹地杀死我们全家十次了,这笔帐他们不至于白痴到算不出来。

   那么,这一切会是我的错觉吗?幻觉?经过认真的评估,我是否定的。这两年,我对自己的工作业绩的评价是非常出色,我所领导的部门在公司数次重助和大型管理系统上线的过程中,以非常少的人力做出了出色的成绩。同时在这两年我还兼顾繁重的学业,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我不仅要阅读大量的书籍,还要写近十万字的作业,大多数是论文,要参加考试,同时几乎每天加班。如果我的神经有问题,是绝不可能做到的。要做到这些,我必须非常冷静、专注、执着。因此,我的精神状态的正常绝对是可以肯定的。
   因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们在没有被告知的情况,被拖入了一场秘密的实验。所有的这些闻所未闻的、先进的技术的使用,就是注脚。
   现在,他们已经将主要的目标转到了我的儿子,因为我已经不是主要目标了,所有一切的手段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还有我们家的其他的下一代。
   如果我所推测的是事实,其实我也得到一些暗示表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的人权何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