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的身体一直很弱,很多时候吃饭呼吸都觉得累,只要站一会儿腿就累得酸软。这是很多人都体会不到的,但我也要咬牙坚持,我不知道我们活多久,这都不重要,人活一口气!人活着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自己千百遍,但我还是找不到活着的理由!所有人们喜好的东西,对我来说都可以放弃,活着对我来说就是痛苦,但让我自杀,我又觉得违背自然,如果哪一天我去了,我想应该是很自然的事。南航权证让我感觉到了活着的意义和价值,如果有一天,也许我会像杨佳一样,别人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他说法!
   
   第二天,马小飞和大洋仍然没出来,后来,马小飞被拘留一周,身份证被没收,迫使他离开北京。大洋被拘30天后美其名曰‘取保候审’不允许来北京。并且丰盛的警察对外说大洋是因为贪污捐款,据我和大洋接触这段时间,我认为大洋不会做出这种事,这只不过是他们的离间计,这种手法他们用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因为没钱租房,只好把家里的东西随身携带---放在了证监会信访办旁边的过道,饮水机、电饭煲、电磁炉、电暖气、锅碗瓢勺、衣服、行李一大堆,有的人20 元的旅馆也住不起了,白天吃饭靠人施舍,晚上就睡在证监会信访办门口露宿,证监会的不作为及贫困的耻辱和冷冷的黑夜让人绝望,河南南阳的一个叫海阔天空的小伙子割腕自杀了,幸亏发现及时,才幸免于难。第二天,温主任来到信访办上班,愤怒的股民指责证监会的渎职,温主任居然说:“你们都死在这,事情也不会解决。”转身进了办公室。多么残忍的一句话,这就是正部级国家机关接待者的素质?这就是我们人民民主专政的主人?我看反而像刽子手或法西斯说的话!
   
   第二天,河南南阳警车就停在了证监会,到处找那个自杀的小伙子,估计是连夜赶过来的.我不太明白什么意思?是不是把他弄回老家,死在老家证监会就没有责任了?他在这还有一线希望,在老家整天面对债主,面对亲人,面对朋友,同事,他能承受得了吗?不继续寻死也会郁郁而终的!证监会不作为,非要活活折磨死人吗?!那一声声呐喊,一声声咒骂你们真的无动于衷吗?晚上你们能睡的着觉吗?也许你们说你们也是不得已,你们也只是打工的。那么你们就是帮凶!
   
   我们去了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公安部等等,一次次失望而归!诺大个国家,堂而皇之的巨量造假却没有地方管!2.4万亿的交易额啊!近十倍的造假那么光明正大,那么安安稳稳!
   
   七月,骄阳似火!股民们被晒的无处躲藏,和证监会信访办开着空调凉爽的办公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道门有保安严密把守,不允许股民踏进。东北的王刚因为受不了酷暑的炙烤而昏倒了,股民们急忙把他送进了医院,大家凑了身上所有的钱,幸亏有金融街街道办事处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王刚才得以救治,和证监会真是两重天啊!
   
   大洋在里面已经呆了很长时间了,他的老婆在别人的资助下来到了北京,早晨我穿上写着非法创设580989南航权证的T恤和她一起从中国证监会信访办走到繁华的西单,来到了国贸旁潘石屹的建外soho
   
   ,去找正义律师向阳,一起去西城看守所看望大洋。
   
   因为我一直不服那两次警告所以去西城区法制办做了行政复议,也许是奥运快到了,为了稳定奥运,法制办一拖再拖,始终没有给答复。
   
   一天,那个打人的孙斌满脸堆笑地来到了证监会信访办,和股民们亲切地谈心,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的警察叔叔们都那么的亲切,不管多高的级别,突然变得好像亲人般的有人情味。股民们受宠若惊,以为自己真的当上了主人,好和谐啊,真是警民一家啊!我们每天照样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奔走于各个所谓的人民的高级部门。7月下旬的一天,我和几个人去了西城区治安大队申请游行,还有几个人大概是去了北京市公安局,剩下一部分人留在了证监会信访办,突然接到电话说他们被拉到马家楼了!我们急忙赶回去一看,只剩下我的家当和一些股民的行李被子了,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警察又来了很多,让我们上车估计也是要遣返我们。我说:“我的东西怎么办?”那个市局的局长说没法办,还有个女警官不耐烦地说:“谁管你的东西!赶快上车!”我们几个在信访办的人有被带到了马家楼,下车后发现在一个大院子里,被一个警察领着带进了一个大厅里,进门发了一张晚餐券,进去后有几个保安让把随身物品拿出来检查后,登记然后顺着过道进了另一个大厅等候,被叫到名字后走到一个小格子内,好像是银行的那种格子,里面的工作人员问了大概情况后,照了张相,然后顺着过道拐了个弯又往前走,前面是一个个小院,每口写着省份,自己按照户籍所在地进入自己的区域,门口有保安把守,只能进不能出,但也有一些戴着工作牌子的人,拿着本子叫名字,被叫到的人跟着就走了,我是第一次来,一切都很陌生,里面全是上访的,到处脏兮兮的,大部分衣衫褴褛,臭气熏天,屋子里更是令人掩鼻。和我们一起被送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工商银行的上访者,还有各种案件申诉的,有因为下岗的,有复员退伍军人、、、、、、后来了解到这是一个国家级的遣返中转站,各个地方政府的人必须领走属于自己地方上的人,并且还要缴纳一定的赎金还是罚金就不清楚了。天下着小雨,有的上访者上访时间长达四十年,整个人的神情看来已经不正常,还有对母女,母亲大概六十多岁,女儿大概四十多岁,躺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哭诉着,叫骂着,母亲在门外神情悠闲,大概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有的自带行李铺盖卷,找块地方一摊安安稳稳地休息了。几个复员军人凑在一起抽着烟说着悄悄话。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对着墙不停地大声说着什么,口音像南方的,听不懂,已经说了很久,声音都有些嘶哑了。我有些口渴,想出去找些水喝,被保安拦住了,我和他争吵起来,旁边有几个把后门的好像工作人员,给了我一瓶矿泉水。人陆陆续续地被送过来,接出去。天渐渐黑了下来,终于有个瘦瘦的中年男人来叫我的名字,出去后他问了我的情况,知道我在北京已经十年后给他的领导打了个电话,然后问我是想回去还是留在北京,我说当然是想留在北京啦,他说如果想回去,就不用拿路费,他们送我回去,如果要留在北京,以后别来马家楼了,下次就必须得送你了。然后各自走了,我回到证监会信访办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走廊里空空荡荡,我的家当和其他人的行李物品全部都没了,我欲哭无泪,本来就倾家荡产,举债难还,现在又被洗劫一空!这些该杀的丧良心的,不咒他断子绝孙,希望他生下来孩子就是残废,尝尝人间的痛苦,不然他们不知道什么叫难过!我问了旁边的一个保安,他说是证监会的保安给扔了,谢谢那个诚实的保安,可能他会被人责怪,但我想他心里会坦然的。做人应该有个原则,能分得清善恶,这是做人最起码的原则。我在证监会信访办骂了个够,老温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我不是个惹事的人,但也别把我惹急了,能让则让,能忍则忍,但绝不姑息和纵容。我报了警,警察只是问讯了一下,做了记录。遣返我的那个警察以为我来找他的事,过来解释说遣返我是上边的意思,其他的事他也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只是敷衍我,他们是知道谁弄走了的,因为金融街街道办事处的录像把整个区域尽揽无余。
   
   很多人被清理回家了,当然大部分是自愿的,剩下的一部分人心惶惶,知足大姐也写了个离京宣言走了,为了奥运,为了国家荣誉,暂时离京。我和剩下的几个人去了国家信访局,一进第一道门就感觉情况不对。这次是只能进不能出!大家商量该怎么办。我觉得应该保存力量,一两个人进去探探情况,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看没人愿意进去,就让他们现在外边等我,我一个人进去了。
   
   (未完待续)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