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拈花时评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XX人士,
   
   您好。
   

我的名字是XXX,英文名XXXXXXX,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xxx,电话xxxxxxxx,手机号码:xxxxxxxxxxx。


联系地址:xxxxxxxxxxxxxxxxx


   

我在2003年七月至2006年5月任某公司x,并主管该公司的位于xxxxxxxxxx的


   总物流中心。在工作中,我发现了该公司存在大量走私行为,并且已经进行了很多年,并且金额巨大。与此同时,我取得大量、详实的第一手证据,足以证明其走私罪行。
   
   现举报如下:
   

第一,该公司在取得世界知名品牌-xxx的中国大陆独家销售权,并且拥有完整的进出口权的同时,却委托xxxxxx公司代理进口,实质上是为了掩盖其实施走私行为的手段。


   

该公司在xx将货物卖给xxxxx在xx设立的公司,然后由该公司转卖给xxxxxx公司。而实际上这家公司的一切费用都是由xxxxxxxx公司支付的。我曾经亲眼见到该公司向xxxxxxxx公司要求付款的全套文件,包括办公室租金和人工费用。


   
   第二,该公司采用大柜报小柜,整柜报半柜的方法,向中国境内走私大量货物。逃避关税,时间极长,金额极大。
   

第三,该公司与xxxxx公司结算时,采用金额一样,价格不同的手法,将xxxxxx公司公然从海关走私进国内的货物重新买入。然后再重新将货物转到自己名下。


   

例如,xx以每箱一千元的价格进口一千箱xx,以五百箱的数量申报、过关,再用一千一百元的价格卖给x,收入以55万入xx帐面。xxxx同样以55


   万入帐面,但是数量却是一千箱。由于发票没有明细的价格和数量,所以分别查两家公司的帐面,肯定无法查出问题。当然,实际操作的时候价格数量的差额不会那么大,需要经过细致的计算,就可以吻合了。
   
   所以,据我所知道的,这两家公司都被查过很多次,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关键就在这里,单独地审查他们的帐户,是发现不了问题的。他们都很准确地,合乎逻辑地记录着各自的交易。但是把两家公司的帐放在一起对照,就能轻而易举地发现问题。两家公司买入卖出的金额是绝对相等的,但是数量价格绝对不同。同一笔交易,两家记录的数量价格不一样,问题可想而知。
   

同时,在2003年中的时候,xx遭到xx海关的调查,该两家公司的人员都非常害怕。因为其实只要到xx公司的仓库仔细清点一下就可以发现问题了,该公司的实际存货比帐面多了很多。以至我当时的上司-先生感到极深压力,将xxxx的存货相当一部分调到xxxxx公司在xx的物流中心存放,并且完全是凭白条调货,不在系统上出具任何单据。


   
   第四,该公司将重新买入的货物同样以合法价格向渠道下线卖出。由于这些存货已经按照xx公司的数量和价格输入系统,这样,就公然使用合法渠道,将其非法所得进行洗钱,并作为合法收入入帐。
   
   第五,我握有该公司02年到06年全部销售记录,包括品种、规格、数量、价格等详尽的信息。全部取自该公司使用的电脑系统,以此跟该公司从海关进口的记录一加对照,就可以完全证明一切。
   
   第六,该公司因为害怕受到我的举报,2006年5月请求我从该公司辞职,并补偿我六个月工资,有银行帐户为证。但是在我离开该公司以后,却受到长期的跟踪、迫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