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评比,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低于沙特阿拉伯、乌兹别克斯坦、津巴布韦、伊朗。
   
   不过排名榜上本年度新闻自由度最低的国家是朝鲜、土库曼斯坦和厄立特里亚,而全球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国家则是冰岛。
   
   无国界记者指出,虽然中国部分记者在报道上发挥了更大的自由精神,但中国当局仍试图维持对新闻的控制,即使在奥运会期间也对知名异议人士加以软禁和囚禁。

   
   星期三,总部在巴黎的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推出了年度新闻自由度排名榜,根据该组织的评比,排名榜上本年度新闻自由度最低的国家是朝鲜、土库曼斯坦和厄立特里亚,而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国家则是冰岛。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位居倒数第七,低于沙特阿拉伯、乌兹别克斯坦、津巴布韦、伊朗。
   
   无国界记者指出,虽然中国部分记者在报道上发挥了更大的自由精神,但中国当局仍试图维持对新闻的控制,即使在奥运会期间也对知名异议人士加以软禁和囚禁,当中特别提到北京的异议人士胡佳。
   
   无国界记者亚洲部负责人布罗塞尔星期三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说,过去一年,主要是在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该组织仍然收到超过300 宗外国记者在华采访受到骚扰的报告。本年度中国的排名是第167位,比上一年度的排名还下降了3位,布罗塞尔说中国的排名仍然在很低的位置,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他说:“首先,是对新闻工作者、网络作家、博客和异议人士以及言论自由的活动人士等所进行的拘禁;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来自宣传部的审查制度,我们都知道很多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希望更多的新闻自由,但是当局仍然实施了很多的限制。”
   
   杭州的独立记者昝爱宗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但是只有政治体制改革,才能带动新闻自由度的提高,“新闻跟不上,是因为政治体制改革没有启动,经济改革一直在改,改不下去了,现在面临的就是,政治体制改革,因为新闻自由、司法独立,这都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但如果政治体制不改革的话,新闻自由怎么能够提上去?不可能。排名也不可能往前排,只能往后排”。
   
   星期三发布的该新闻自由度排名榜还特别提到,中国在“互联网黑洞”的排名仍然处在领先位置,因为在对互联网的控制和监控方面,无论在技术层面还是所动用的人力和财力,中国远远超过其它国家,布罗塞尔说:
   
   “他还把中国与朝鲜作了比较:“在使用互联网方面,像朝鲜这样的国家更糟糕,因为在中国至少很多人都能上网,但是互联网受到很多限制,因此说中国是“互联网黑洞”的老大,是因为它在科技上、人力和政治等方面控制了互联网。”
   
   昝爱宗也认为当局对互联网的管制确实很严格,“中国它对照自己的标准,它认为它比以前进步多了,它比起国际标准它又落后一大截,它现在它是政府管制,没办法,特别强大,包括温家宝都承认,比如有的外国记者问他,到北京旅馆里面,打开这个网搜索这个天安门广场这几个字,北京的那个网站就搜索不到那个89年的内容,这个它已经习以为常了,你没办法,它就管这个东西,你们怎么办现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