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拈花时评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來 紐 約 參 加 聯 大 開 幕 式 的 溫 家 寶 總 理 , 在 美 東 僑 學 界 代 表 面 前 表 示 , 他 對 毒 奶 粉 事件 感 到 痛 心 。 他 譴 責 企 業 家 的 道 德 敗 壞 , 但 毒 奶 粉 事 件 顯 示 的 卻 不 只 是 一 個 道 德 問題。
   地 方 幹 部 瞞 疫 情 保 考 績
   六 年 前 , 加 拿 大 國 際 開 發 署 與 聯 合 國 開 發 計 劃署 合 作 , 向 中 國 提 供 了 一 個 為 期 三 年 的 援 助 計 劃 : 內 蒙 古 草 原 更 新 項 目 。 我 的 朋 友是 參 與 推 行 這 個 項 目 的 加 拿 大 農 牧 專 家 , 草 原 更 新 是 為 了 解 決 過 度 放 牧 的 問 題 , 辦法 包 括 引 進 草 種 、 調 整 每 畝 牧 地 的 牛 隻 比 例 及 改 善 管 理 等 。 中 國 要 沿 著 內 蒙 一 條 八十 公 里 的 戰 備 公 路 ( 從 海 拉 爾 到 牙 克 石 ) 兩 旁 , 發 展 乳 牛 帶 , 口 號 是 「 千 家 萬 戶 養牛 , 龍 頭 企 業 帶 頭 」 。 這 是 開 發 大 西 部 政 策 的 一 部 份 。 這 樣 的 經 營 方 式 可 以 降 低 投資 成 本 , 吸 引 東 部 地 區 的 企 業 前 往 設 廠 , 但 缺 點 是 分 散 飼 養 有 品 質 管 理 上 的 困 難 。發 展 乳 牛 帶 還 涉 及 配 套 的 食 品 安 全 與 獸 醫 制 度 的 建 立 。 若 這 方 面 的 意 識 淡 薄 , 急 功近 利 , 難 保 不 出 問 題 。
   我 的 朋 友 抵 達 呼 倫 貝 爾 後 , 到 養 牛 戶 考 察 。 他 發 現 百 分之 三 十 的 乳 牛 患 肺 結 核 , 這 是 一 種 嚴 重 的 傳 染 性 疾 病 。 連 陪 同 的 地 方 副 書 記 都 不 敢走 進 牛 欄 。 在 北 美 洲 , 只 要 有 一 頭 牛 患 肺 結 核 , 全 體 牛 隻 都 要 殺 掉 。 還 有 由 於 冬 天在 戶 外 擠 奶 , 百 分 之 八 十 以 上 的 乳 牛 都 患 乳 腺 炎 。 奶 農 只 好 在 飼 料 中 加 抗 生 素 來 對付 。 我 的 朋 友 建 議 副 書 記 把 實 情 上 報 , 對 方 卻 一 口 拒 絕 , 因 為 那 會 影 響 考 績 。 結 果, 前 往 投 資 設 廠 的 「 龍 頭 」 ─ ─ 浙 江 的 光 明 乳 業 , 無 法 生 產 鮮 奶 ( 因 含 有 肺 結 核 菌) , 酸 奶 廠 無 法 投 產 ( 因 抗 生 素 殺 死 了 助 發 酵 的 好 黴 菌 ) , 只 能 生 產 奶 粉 , 其 中 一部 份 是 工 業 用 ( 製 造 麵 包 蛋 糕 ) 。
   副 書 記 把 印 刷 精 美 的 畫 冊 送 給 這 位 外 國 專 家 , 他 自 己 後 來 也 升 了 官 , 成 為 自 治 區 的 領 導 幹 部 。

   目 前 的 毒 奶 粉 事 件 , 問 題 是 出 在 收 購 環 節 。 乳 業 公 司 無 法 到 「 千 家 萬 戶 」 去 收 購 ,個 體 奶 農 也 負 擔 不 起 運 輸 費 用 , 於 是 「 奶 霸 」 應 運 而 生 。 腐 敗 官 員 與 地 方 惡 勢 力 勾結 , 造 就 了 一 種 身 份 特 殊 的 中 間 商 。 他 們 設 置 收 購 站 , 一 方 面 放 高 利 貸 給 窮 困 的 奶農 , 又 以 低 價 收 購 來 抵 償 , 使 奶 農 受 到 雙 重 剝 削 。 在 一 噸 牛 奶 中 摻 一 噸 的 水 , 加 上三 聚 氰 胺 , 按 氨 基 計 算 的 蛋 白 質 含 量 就 相 當 於 兩 噸 牛 奶 , 對 奶 霸 來 說 , 這 不 只 是 生利 事 業 , 而 是 暴 利 事 業 。 外 國 專 家 對 這 種 養 殖 模 式 所 引 起 的 問 題 , 也 只 能 如 實 提 出建 議 , 盡 到 自 己 的 責 任 , 無 法 越 俎 代 庖 。
   獨 立 監 督 機 制 難 以 生 存
   在 新 型 的人 吃 人 社 會 中 , 奶 農 永 遠 是 在 最 底 層 最 無 助 的 。 現 在 , 牛 奶 沒 人 收 購 , 奶 農 面 臨 了把 牛 奶 倒 掉 還 是 把 牛 殺 掉 以 省 下 飼 料 費 的 問 題 。 不 管 怎 麼 做 , 在 這 次 事 件 中 , 他 們都 是 輸 家 。 溫 總 理 的 「 痛 心 」 能 解 決 問 題 嗎 ? 給 奶 農 發 點 補 助 金 ? 指 摘 商 人 道 德 淪喪 、 唯 利 是 圖 ? 毒 奶 粉 事 件 背 後 的 制 度 癥 結 是 黨 的 保 護 傘 太 大 太 硬 , 底 下 盤 根 錯 節, 腐 敗 滋 生 , 任 何 獨 立 的 監 督 機 制 都 沒 有 生 存 的 空 間 。
   
   博主评论:其实在最无助的底层的,除了奶农以外,还有根本没有选择权的国产奶粉消费者。进口奶粉一两百块钱一罐,国产的一、二十块一罐,假如你的月收入只有几百块钱,你有选择权吗?有哪个父母不想给最好的东西给自己幼小的孩子呢?前提是他们必须负担得起。
   对奶农来说送牛奶的成本太高,对企业来说收奶粉的成本太高,这就是市场失灵的地方,这就是需要挣腐作为的地方。给奶农提供补贴,提供廉价的物流服务等等都是挣腐分内之事,实际上提供廉价运输服务其实有利可图的,挣腐只需要组织一下就可以了,为什么挣腐不做?实际上看清楚了,并不是不作为,而是要为给官员提供干股的企业留出暴力空间,用三聚氰胺缔造的暴力空间,以国民的健康为代价。
   为什么一出事,牛奶都没有人收了?这是奶霸在发威,他们在提醒说 “没有我们,你们就做不起来,不靠我们,奶牛都要宰了,奶农都要饿死了。奶粉公司也要饿死了,吃廉价奶粉的人也都要饿死了”。但是,由挣腐自身或组织企业给奶农提供廉价的物流服务绝对是可行的,我做了二十年物流,我很清楚。
   如深圳的舞王舞厅,故意不发牌,却允许他无照经营,这是有照的无照,受到官员庇护的无照。深圳龙岗区能有多大?诺大的舞厅无照经营,区挣腐全体失明、失聪?这是官员谋利的同时逃避责任的手法,难道他们的高层都从外星来的?完全不明白?出事了就找个副区长出来垫背,国民都是傻瓜吗?
   这是什么挣腐?这是什么执政裆?这是腐烂到根部的,无可救药的挣腐和政裆。责备企业家没有道德?那请问挣腐的道德到哪里去了?共娼裆的道德到哪里去了?没有不道德挣腐和不道德的共娼裆撑腰、庇护,不道德的企业自然就做不起来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