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拈花时评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从绵竹回京已经好多天了,很多东西如鲠在喉,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还是简单的从地震后的新闻开始吧。自得知地震的消息开始,手中的电话就不停地往家里拨,从艰难接通的几次通话里,得知了家人的平安,也知道了当时的道路状况尚好,心里稍感欣慰。回到家中打开Google Earth,心在一刹那间跌入了冰点,我的天哪,汶川离绵竹直线距离59公里,而距离我家所在的汉旺镇仅54公里,那将是怎样的灾难啊?!机票订了次日的,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看电视新闻,希望能从新闻里了解家乡的最新消息。一直在荧幕前等到13日零点25分,中央电视台的直播间才第一次接通了德阳的电话,电话那头是德阳电视台的频道总监李女士。她异常镇定,也异常坚定地用念新闻稿的语气告诉央视主持人,告诉全中国人民,德阳地区灾情稳定,救援状况良好,救灾物资充足。而当央视主持人焦急地询问她是否去过一线灾区的时候,她冷静的说,她在德阳市政府楼前的临时指挥部里,距离一线40多公里!在那一刻,随着央视主持人对她的严声责问,我心中的焦急变成愤怒,一点一点地燃烧起来。
   也许,家乡绵竹的灾情,真的不太严重吧;也许,那里的救援,真的很好了吧!我在心里这么安慰和欺骗自己。备受煎熬的一天慢慢过去了,直到我登上飞往重庆的航班,也再没有得到更多关于家乡的消息。
   辗转回到绵竹,看到和听到的实情更是让我悲痛不已。地震发生后,受灾严重的东方汽轮机厂立即联系德阳市政府,要求政府协助救援,然而得到的回复是,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自救!12日下午7时许,离灾难发生整整5个小时后,德阳地区的预备役部队才到达绵竹。在灾情极其严重的汉旺镇,预备役和消防官兵,由于缺乏救援设备和专业的救援素养,面对废墟下传来的呼救声,他们泪流满面却束手无策。同一时间,流动广播车向全市人民播报了地方政府对抗震救灾的三点意见: 1.人民群众要积极展开自救;2.党员干部要积极参加救援;3.要统一宣传口径。对于第三点,我至今不太明白。据一位在东方汽轮机厂工作的员工(以下简称 “东”)口述,他在汉旺看到东汽中学整个被埋在了废墟下面,便立刻赶往绵竹,于晚间10点左右找到绵竹市长李有成先生(以下简称“李”),在绵竹市政府外的一座独立救灾帐篷里,办公桌上摆满各种饮料,我们的李市长看似悠闲的坐在靠椅上,品尝着手中38元一包的“天子”香烟。下面是两人间的短暂对话。
   东:李市长,我是东汽厂的职工,东汽中学塌了,几百学生被埋在下面,你们怎么还不去救援?

   李:你去过灾区吗?
   东:我刚从汉旺过来,就是看到了情况才来找你的!
   李:(挥了挥手)哦,情况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该职工还想得到更清晰的答复,却被两名保安人员不礼貌的请出了大帐。
   13日下午,温家宝总理赶到绵竹,赶到汉旺镇,面对倒塌的学校和厂房,总理流泪了,总理流着泪对参加救援的解放军官兵说,是人民养育了你们,现在他们遇到灾难了,你们自己看着办!那一刻,中国在哭泣,总理在哭泣,救援官兵在哭泣,我的家乡在哭泣!然而,据说家乡的父母官们,在总理到达前的三个小时,组织人力,将沿途路边的遇难者遗体集中清理得干干净净。也许,他们是怕总理看了会伤心;也许,他们觉得在那个时候,救援就是掩埋遗骸;也许,他们是在那个时候才想起,应该表达自己对已故者的尊重;也许,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14日下午,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先生宣布,绵竹地区震后的第一阶段救援工作已经结束!而当时,对绵竹的救援才刚刚开始。
   15日,重庆的朋友告诉我,民政部门建议他们把捐助的救灾物资送去绵阳,他们怀疑绵竹的灾情是否真像我所描述的那样严重。
   16日,绵竹市区的各救助站内,救援物资堆成小山,而在我所深入的郊区乡镇,很多灾民3天才喝到了一瓶矿泉水!
   17日,我的朋友们第二次送来救灾物资,在德阳到绵竹的途中,离开德阳市区的时候,朋友感叹地说,今天路上终于有路标,指明去绵竹的方向了。我很惊讶,前几天难道没有路标吗?几位朋友一致确认,路标确实是新设的,以前没有。对道路的熟悉让我忽视了这样的细节,然而朋友们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欲哭无泪。他们说,在前几天,有很多外地来的志愿者车队,他们到了德阳以后,被告知绵竹不能进入,不得已,要么把捐助的物资留在了德阳,要么转运去了其他地方!
   我的父老乡亲们啊,在这场举国悲恸的灾难面前,到底是谁在无视你们的生命!我们的中央政府在为你们不眠,我们的总理站在倒塌的废墟上流着泪给你们鼓励,我们的子弟兵在为了将你们救离险境而拼命,我们的素不相识的志愿者们在用自己的汗水为你们送来希望,全中国的人民都在为了你们而流血流泪。但是,我们的父母官们,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远离一线灾区的指挥部里开会,他们在救灾大帐里品烟,他们在对总理对人民撒谎,他们在谋取着不知道是什么利益的利益,他们在想那些是人就不该去想的事情!
   天灾不可测,人祸不可恕!请那些无良无能的腐吏们,摸着你们的良心,问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