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拈花时评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有关所谓“大部制”改革的消息,我在两会之前两个月就听到过相关的消息。各种媒体都将其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新一步”,无不大声褒扬。于是,虽然我在前面一篇文章中抨击过这种带欺骗性的所谓“三权分立”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伎俩,但到底没见到全部内容的时候,还是带有一丝期许的。
   可是,当两会开完,所谓“大部制改革”的内容全部公诸天下后,媒体齐齐失声了,很明显,大家都觉得“无话可说”了。除非是明摆地欺骗大众,否则这种“大部制”丝毫看不到任何先进的制度被施行了,更不要谈什么“三权分立”了,无非是贻笑大方而已。
   除非想厚着脸皮吹捧,否则任何人都实在没有办法把这些“措施”与政治体制改革扯上任何关系。联想到事前明显被授意的宣传,只能说执政当局又一次强奸了“政治体制改革”这个名词和这种民众的意愿。
   从三十年前的七十年带开始,我就不断地听到过“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和相关的各种言论。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也真实地开始过,但是到八十年代末的那场政治风波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相关的行动了。一切政治体制又回到了六十年前的轨道,就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人大、政协加政府的所谓“社会主义民主集中制,其实也就是伪民主真独裁制,或称强奸民主制。
   但是,从大部制施行前的政治宣传来看,实际上来自大众和一些政治精英、谋士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是很强的,以至于当局也要设法搪塞一下。可惜真正的所谓大部制连所谓行政改革都算不上,甚至连变革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一些行政架构的调整而已,所以媒体只好同时失声了。因为国内大众的文化理论水平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而进步了不少,不象数十年前那么好骗了,于是大家都敢怒而不敢言了。

   但是,从最近越来越频密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宣传来看,当局没有丝毫政治体制改革的诚意,而且对国内舆论的控制更加严密了。
   要施行“政治体制改革”,首要的是要至少部分或者很小部分的分享权力,做到还政于民,在政治、经济决策中引入民意成分,同时承认目前所施行的不是什么见鬼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而是专制制度。看来,至少在短期内是看不到任何相关改革的可能性了。
   但是,我希望说明的是,从长期的社会发展来看,不能做到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将来中国必然大乱,到时候,也许执政党连改革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