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网友:
   你的主论过于偏激。是只看到好坏,而没看到适合不适合。每个人都知道别墅比公寓好,但公寓适合每个人吗?你总是拖离实际地在谈问题。尤总是看着别人的老婆说她比自己老婆漂亮,但你有想过适合你吗?
   
   博主:
   小朋友,不是你说不适合就不适合的,你把根据说出来吧?呵呵,再说我一向主张渐进式民主,如香港一样。首先人大代表逐步实行民主,不可以吗?第一次百分之五就可以了,逐步增加啊。人大常委会职业化,可以吧?执政党养了几十万冗员,几百个人不会养不起吧?


   
   网友:
   呵呵,你没见过基层的选举有资格说这些吗?我们村的选举就是一百元一票,区人大也是用钱能买到选票的,你说这样的民主意识都进行直选有用吗?别忘了!这是中国的现实!真正发生在眼前的现实,而不是你看到的学校里的民主意识!老兄醒醒吧!我说过社会会进步,我们的民主也会进步!我没有说我们现在的民主就是好的,这是你的断章取义,我只说现在的中国实行直选是不可取的,但没有否定直选的民主性啊。
   
   博主:
   所以说你小朋友少见识,又不虚心。我专门有一篇文章就是讲村长选举的事情,你听见贿选的事情多了,但是从来没有听见谁因为这个被法办对吧?这就是执政当局玩的把戏,懂吗?新闻能披露,是因为执政党授意的,否则根本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对吗?执政党有这个本事吧?为什么那一头却不与办理呢?因为要做榜样给你们这些渔民看,民主是不适合中国的。当局不是从来自诩社会主义优越性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吗?他要是真的法办起来,抓一百个吧,你们还敢贿选?小渔民,在中国,你对当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要深思,他时刻在欺骗你们,呵呵
   我们身边一直泛滥着一些政治宣传,就是民主等于国家分裂、等于动乱、等于末日来临。但是朋友试着深层次考虑一下,中国要过渡到民主社会真的那么危险?那么困难吗?
   我二十多年的工作都是搞实际操作的,从来没有专业做理论研究,所以我设想的方案从来都是切实可行的,至少我自己这样认为,呵呵。假如执政党真的那么想过渡到民主社会,仅仅是处于对国家安全、经济建设的考虑,维持现有的专制政权。那么我认为要做到不威胁国家安全、经济建设、民生等等的同时,过渡到民主社会肯定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我们本就可以利用现有的政权架构,进行微调从而过渡到民主社会的。最典型的就是人大和政协,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现任官员首先清除出人大、政协?他们是运动员,就不应该做裁判员了。然后逐步实现人大、政协的民选,开始的时候可以以非常小的比例进行,比如说百份之五,甚至百份之一都行,逐渐增大比例就是了。从一开始就集中资源把直选变成非常廉洁的,干净的,我相信执政党对中国的控制能力绝对能做到这一点。然后我们可以一直微调下去,直到实现真正的民主化社会,问题是:执政当局真心愿意做吗?假如真实情况是不愿意,就不要找借口来欺骗大众了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