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在中国,自古就有兵匪一家的谚语。我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这种感觉,于是印象不深,没有感觉。昨天,终于让我亲身经历了一回,有了亲身的体会。原来这次的面试机会,竟然是贱狗们设定的一个局!
   通常我收到面试通知后,都会上我求职的两个网站查查该公司的资料,然后做相应的准备。但是,前天在上求职网站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登陆,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于是我明白是贱狗在作祟。但是我还没有想到这是贱狗设的局,只是认为他们想阻挠我面试而已,因为打电话给我的人太熟悉我了。所有我的资料他都知道,如果不是收到我的电邮不会这样的,当然贱狗更是了如指掌。
   于是我到了当地,那个自称温总的自称车子有事出去了,派了一台摩托车来接我。把我的包放在车上后,“温总”打电话给我,然后叫接我的“张师傅”听。张师傅听着听着,口袋里的一叠单子掉地上了,我下车去帮他拣,他就开着车跑了。
   我马上认识到这是一个局,贱狗们设的一个局,所以我前天怎么也登陆不了求职网站查看。也就是说我根本没有发过电邮给这样一个公司,否则不需要遥控我不让我上去查看。如果我没有发过电邮给他们,他们又怎么会对我了如指掌?令我失去戒心?
   需知道,我曾经一个人跑了半个中国,还去了好几个国家,从来没有吃过任何亏。这么简单的局,只要我上网一查到没有发过电邮就绝对不会去。而让我无法登陆的只有贱狗,事实明摆着。哪里有两个求职网站一起当机的可能,那是中国最大的两个求职网站!而且他们哪里来的我的详细资料?这么多年我面试怕也有数百次了,去外地的也不计其数了,从来没让我吃过亏。

   于是没有半分错愕,更没有半分受惊的感觉,更别说害怕了。我目送摩托车远去,招了一台摩托车,去了当地的派出所。虽然心里的念头是“自古兵匪一家,果不其然”,但是必要的法律手续是一定要做的,这是在法律上的记录。将来也许有一天算帐的时候,也好有一个凭据。
   当地警察的态度还是诚挚的,而且是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的警察,级别好象不太低的。办完各种必要的手续,我在路上走了很久才找到车,辗转回到了广州。接着带了一个晚上儿子,今天上来一查,果然根本就没有发过任何邮件给那样一个公司。今天上来就随便登陆成功了,小狗的局也太直白了。不过居然起作用了,抢掉我一台电脑,一部手机,还有文凭衣物等等。
   其目的一是可能为了我的电脑,因为那是一个凭据,读过我的博客的应该明白。二是为了吓唬我。前一个是达到了,后一个毫无作用,我想后一个原因居多。也怪我自己,整天在博客上说他们是酒囊饭袋,总要做些事情来反驳吧?否则不是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我的十多个博客,读的人至少超过十万了,这个面子丢得太大了。不过实在不好意思,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这件事情以后我更加认为如此了。
   真有本事的话,弄一个人过来比画以下我就永远留在当地了,眼中钉也就没了,岂不是弄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呵呵,我早做如此打算了,难道你们竟然不敢?以你们势力之大,不是无所不可以掩盖的吗?在这个国度难道还是有你们不敢做的?
   尽管兵匪一家,还是没能吓倒我,只有一份淡然,冷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接着来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