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郭国汀律师专栏
·当代世界政治现状
·独裁专权(即威权)与独裁统治及极权暴政
·政治权力的限制与平衡原理
·政治文化与政治
·什么是政治形态
·民主法治及权力
·True meaning of the Republicanism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关于成立临时或流亡政府我的原则与立场
·公平游戏规则公平竞争是第一价值原则
·中国民主运动要不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
·中国民运长期四分五裂的根源何在?
·郭国汀:唯有程序正义才能根治中国民运四分五裂顽症
·民运内部必须是平等尊重基础上充分争论协商妥协式的真诚合作
·自私是否人的本性?
·暴君与暴政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南郭点评:南郭曾经对邓小平有好感。因为若魔头毛泽东多活十年,恐怕南郭早已被毛氏暴政肉体消灭,至少变成无知愚民。1977年以前我从来不曾有过上大学的侈想,因为在厦门漳州一带经商的祖父,1928年在家乡买了九亩土地,随后中共“红军”强行分田给穷人。居然于1952年被“民主补课”补评为“地主”!双亲均在高中和大学时代参加国民党和三青团,因此六个兄姐全部被中共以家庭成分政历及海外关系复杂为由,剥夺上大学的权利。邓小平当权后废除了毛共出身决定论的流氓教育政策,我才有机会上大学并改变命运;直至八九北京屠城我才改变对老邓的好感,但事实上仍对邓小平的实质危害性认识严重不足。

   民运前辈陈尔晋先生以“瞎猫屠夫理论”,传神地归纳了邓小平没有理论的理论实质。民运后起之秀申曦先生对邓小平的功过是非的归纳,虽然并非原创,但其独创性相当突出:邓小平实质上比毛泽东有过之无不及,同样罪孽深重。论对老邓真相的评价之全面、综合、详细、准确,除了陈尔晋之外,恐怕中文世界没有几人能及。邓小平的所作所为充分证明:好的制度,即便坏人也无法干太大太多的坏事;坏的制度则那怕是好人也干不了好事(如朱镕基),而往往被迫或客观上干出许多伤天害理的坏事恶事(邓小平的北京屠城),更不用是本身即是坏蛋了。而中共专制暴政的当权者几乎没有好人,坏蛋则如蝗虫般数不胜数。因此,当代国人注定要蒙受无边无际的深重苦难。终结国人无边苦难的正途,乃是彻底认清中共极权暴政的流氓邪恶本质,尽早唾弃之!

   2009年3月29日第16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运动日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1.邓江改革路线的结果使得中国形成了最坏的社会模式:一方面几乎原封未动的保留了毛泽东时代的残暴的专制制度;一方面又彻底去除了毛泽东时代对弱势群体尚有温情的经济制度,全面引进了最坏的资本主义模式:权钱交易、权贵当道、残酷剥削、冷酷无情、动辄镇压,一幅典型的、暗无天日的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社会图景,真应了毛泽东临终前的话:“中国不能变修,中国要是变修,只能是最黑暗的法西斯统治。” 现在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已经变成了权贵对老百姓实行巧取豪夺的幌子,天怒人怨、万众唾骂。[1]

   2.当年因为抗拒民主化改革,不惜开枪屠城、身被千古骂名,为宿敌陈云所笑所乘,为李鹏、江泽民等一般宵小做嫁衣裳...白白错失了成就中国华盛顿千古伟业的天赐良机;因为六四屠杀的心病,邓小平不惜自毁左膀右臂赵紫阳、杨尚昆,现在瞧着胡锦涛这个当年陈 云、邓力群极力举荐、自己点头钦定的隔代“接班人”如此表现,不知眼光同身材一样矮小的小平同志在地狱中作何感想?[2]

   3.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就是恢复并且极力强化中国人的重经济实惠,轻政治自由的劣根性。因此,邓小平的统治术,是一条尽可能长久地延续中共专制暴政的统治术,邓小平的“经济搞活,政治搞死”路线,虽然不可能永保中共统治,却能够把中国转型的代价增至最大。[3]

   4。邓小平的施政,不仅不比毛泽东更好,从某种意义上说,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邓小平比毛泽东更坏的外在历史表现是:历史上所有毛泽东犯过的罪行,邓小平都犯过;毛泽东不敢做的事情,邓小平也敢做。同样面对老百姓的大规模聚集抗议事件,毛泽东再残暴,1976年四月,尚且不敢开枪,只敢出动民兵用棍棒驱散;而邓小平则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采取比当年北洋军阀凶恶万倍的手法,调集几十万野战军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屠城,这是邓小平比毛泽东更加凶狠的地方。邓小平比毛泽东流毒更为深远的地方主要在于:邓小平浇灭了中国民众的政治热情和理想激情。中国文化既不是一种宗教传统的文化,也不是一种带有哲学传统的文化,而是儒家传统文化。受文化的影响,在中共上台之前,中国人一直就是一个注重经济实惠而极端漠视政治自由的民族,中国人普遍地只要有一口饭吃,就不会关心政治。注重经济实惠而极端漠视政治自由,这就是两千年来中国改朝换代频频、生灵涂炭却毫无政治体制进步的原因,中共掌权以后,虽然试图以党文化根除儒家传统文化,但并未成功,反而使得中国文化更加糟粕化,成为一种掺杂着党文化的更加扭曲的儒家传统文化。但是,毛泽东的疯狂倒行逆施,倒是一度完全改变了中国人只注重经济实惠而不关心政治的习性。以邓小平为首的少数中共最高当权派,为了谋取一己之私和家族最大利益,在历史关头,死心塌地挟持着中国走上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道路。邓小平等人在深知、甚至深受毛泽东专制独裁祸害的情况下,明知故犯,逆历史潮流而动,上台之初,就迫不及待地取消当时共产中国仅有的一点言论自由--“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自由,接着又铁腕镇压“民主墙”运动,抓捕重判陈泱潮、魏京生、徐文立等中国的良心;邓小平抛出“四个坚持”(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历史的研究“宜粗不宜细”,竭力阻断中国民众对文革、乃至对中共专制独裁体制的深入反思;邓小平从反面吸取赫鲁晓夫实事求是的否定斯大林、 导致共产党专制动摇的教训,狡诈地抛出对毛泽东的“三七开”评价,以继续维护共产党的专制生命.....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牢牢把握着中共专制独裁的船舵和根子,毫不放松。邓小平在农村施行包产到户,却又拒绝恢复土地私有制,把农村土地真正还给农民。邓小平开创的跛脚改革,改来改去一直改到现在,都丝毫没有放松中共专制独裁基础--土地公有制,土地公有制,为中共操控市场、强迫拆迁、强迫征地提供了制度性保障,支撑着中共专制统治苟延残喘。邓小平拒绝取消歧视农民、限制中国人迁徙自由的户籍制度;拒绝取消毛时代建立的、侵犯人权的劳教制度;邓小平不仅拒绝任何向着真正法治化--司法独立的转变,反而以“打击刑事犯罪”为名,挥舞“严打”的屠刀,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继“文革”之后,继续 大规模地破坏法制,再次大量地制造冤假错案;邓小平在经济上部分地放松计划经济的束缚,却又推出“计划生育”,继毛时代之后,以新的更为狡诈的方式野蛮侵犯中国民众的自由权利--生育自由权。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从东南亚独夫民贼李光耀身上找到了灵感,用心歹毒而且恬不知耻地把中共专制暴政造成国穷民蔽恶果归咎于中国人生育过多,以部分专家的偏见作为国策,强制推行,以流氓手段“调节”中国人口,为之不惜大规模屠杀婴儿...斯大林死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停止了大规模的迫害;邓小平却在毛泽东死后,以新的、更为狡诈的方式,继续着毛泽东时期中共的反人类罪行,这在客观上延续了中共邪恶的专制生命。[4]

   5。邓小平却在维持毛时代中共侵害人权的政治制度的同时,以“改革”为名,挖空心思地抛却国家对国民的福利责任:在农村,随着撤拆人民公社,将毛时代农民仅有的一点“福利”--合作医疗机构全部取消;在城市,先是要求国企“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由中共一手造成的国企问题上甩包袱,后是以各种“改革”为名,逐渐赖掉国家对城市居民公费医疗的责任...到江贼民时期,中共在国民福利责任上索性全盘甩包袱,实行不顾弱势群体死活的全盘“市场化”...时至今日,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仍然迟迟不能建立,原因不是中国没有钱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而是中共根本没有意愿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从邓小平开始,中共的如意算盘就是尽力榨取中国老百姓的民脂民膏,把大笔本应用于老百姓福利保障的钱“节省”下来,保障高干特权待遇、扩编军警队伍、增强武器装备、搞“金盾工程”加强对人民的监控...总之尽可能把钱用于加强专制机器。[5]

   6.为堵死政制改革大门,不惜六四开枪、杀人盈城,“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邓小平的保专制路线,诚可谓机关算尽、用心歹毒。其实,比六四屠杀危害更深远的,是邓小平麻痹人民斗志软刀子杀人功夫。从镇压民主墙运动开始,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就千方百计地诱使中国人去关注眼前的经济利益实惠和一切无关根本的细枝末节问题,去做一个不问政治、漠视政治自由的“经济动物”。这是一条比毛泽东统治术更为阴险狡诈的毒计。邓小平的做法,则是充分地利用中国人的劣根性维系共产党的专制统治。由于文化的影响,中国人本来就特别地重经济实惠,轻政治自由,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对于专制独裁统治,中国人乃至海外保持中国文化的华人远比西方民族有着强韧的忍耐力,只要经济上有些实惠可得,专制独裁的暴政、苛政在华人中可以维持很长的时间,而且相当稳定,独立后的新加坡就是一个例证。只要有一口饭吃,中国人就难得造反,中国历史上绝大多数农民暴动,都是生存危机引发的。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就是恢复并且极力强化中国人的重经济实惠,轻政治自由的劣根性。因此,邓小平的统治术,是一条尽可能长久地延续中共专制暴政的统治术, 邓小平的“经济搞活,政治搞死”路线,虽然不可能永保中共统治,却能够把中国转型的代价增至最大。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保专制路线,在其死后却继续祸害中国,维持中共专制的苟延残喘,从这个意义上说,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6] 7。邓小平“聪明”地对毛泽东“三七开”,这确实维护了中国的共产专制,但也使得毛主义在中国卷土重来至今仍有可能,由于毛泽东被“三七开”,使得后任领导人,即使开明如胡耀邦、赵紫阳者,也不敢公开否定毛泽东,不敢公开否定毛泽东思想,使得如今的当权者胡锦涛敢于再次高举毛泽东旗帜、蠢蠢欲动、不动声色地复辟毛式政治;邓小平对毛泽东的“三七开”,不仅误导和压制了中国的反思启蒙运动,也不利于邓小平自己和自己家族的长久平安,以至于为了防止被清算,不惜动用军队开枪屠城,毁了通过改革开放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一世声望,把自己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住上。邓小平虽然抓住权力到死,他的子女、家族的命运却得不到保证,仍然有可能遭受毛式清算。[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1]曾节明: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2005年8月1日[2]曾节明:胡锦涛坚持专制倒退死不悔改的宣誓——评李君如《我们怎样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自由圣火》2008年9月14日[3]曾节明: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自由圣火》2007年8月9日[4]曾节明: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自由圣火》2007年8月9日[5]曾节明: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自由圣火》2007年8月9日[6]曾节明: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自由圣火》2007年8月9日[7]曾节明: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自由圣火》2007年9月15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