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似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范似栋文集]->[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范似栋文集
·第六次向中国司法部门检举重大罪案
·质疑「五四」叁议
· 祸害百端 盖因爱国
·民族主义和国家不可爱论
·「西单墙」考
·内斗就是民主的生命和道路
· 内斗就是积极的思想斗争
·爱护魏京生叁议
·文革叁忆
·别来沧海事, 语罢暮天钟---关於上海市监走向新岸演讲团的回忆
·致中美两国政府的第二封公开信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腐败
·七六年北京宮廷政變的真相
·第五章 上海人民广场异议运动后期 (1979.2~1979.12)
·七九年魏京生案始末
·范似栋關於中国人权事件的通信
· 哦, 安集海!
·矛盾論
·研究趙紫陽的十個問題
·十八章第一節 海外「民運」的華盛頓合併大會
· 《老虎》第一册售书公告
·《老虎》:真真假假的倪育贤
·《老虎》:王申酉被谁杀死
·《老虎》:父母為喬石擋禍
·《老虎》:揭露十一届三中全会
·《老虎》:七九年邓小平变脸的起因
·《老虎》:上海精神病院里的异议人士
·《老虎》:胡绩伟说假话
·《老虎》:反对中越战争第一人
·《老虎》:杨週智斗公安局
·《老虎》:可恥又可憐的王勇剛
·《老虎》:中共战略特务黄河清的第一滴血
·ZT:《亞洲週刊》再次推薦《老虎》第一冊
·《老虎》:「洋跃进」──陈云救邓小平
·《老虎》:姚依林其人其事
·《老虎》: 邓小平和陈云之间的秘密
·《老虎》: 孙维邦与中南海的爱情
·《老虎》傅申奇如何成为叛徒
·《老虎》:胡耀邦制造的冤案
·《老虎》:乔石进入中共中央的原由
·《老虎》:清算邓小平八三年的「严打」
·《老虎》: 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中共中央「九号文件」
·还望邓焕武先生明察
·《老虎》:文革后的上海人民代表选举
·可能這是救楊佳的唯一方法: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對《零八憲章》的十點思考
·我為什麼不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和徐友漁先生商榷
·牢騷滿腹的海外中國逃亡者,有誰敢批評美國
·毛澤
·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預定4月3日到白宮上訪
·《老虎》全書連載一: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一節
·《老虎》全书连载一: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
·老虎全书连载二: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4: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5: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二节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6: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7: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8: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09: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10,第一章第四節我們的朋友
·《老虎》連載11,第一章第五節毛澤
·《老虎》全書連載12第二章第一節宮廷政變
·《老虎》全書連載13第二章第二節民眾大會和牆上詩篇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三節愛情多磨難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老虎》全書連載16第二章第五節高考擴大招生
·《老虎》全書連載17第三章第一節這是一場較量
·《老虎》全書連載18第三章第二節晚上有兩個人
·《老虎》全書連載19 第三章第三節 捷足先登
·《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老虎》全書連載21第三章第五節民主之聲和一個
·《老虎》全書連載22第三章第六節周恩來悼念會
·《老虎》全書連載23第三章第七節民主討論會的成立
·《老虎》全書連載24第四章第一節二五鐵路卧軌事件
·《老虎》全書連載25第四章第二節矛盾、衝突和混亂
·《老虎》全書連載26第四章第三節魏京生案
·《老虎》全書連載27第四章第四節魏京生案件的反響和鄧小平對誤會的誤會
·《老虎》全書連載28第四章第五節大逮捕在明明媚的春天發生
·《老虎》全書連載29第四章第六節精神病院裡的特殊病人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一節大學第一年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二節上海青年經濟學會
·《老虎》全書連載32第五章第三節人民代表選舉
·《老虎》全書連載33第五章第四節旅途上的王希哲
·《老虎》全書連載34第五章第五節長沙學潮和全國民刊代表會議
·《老虎》全書連載35第六章第一節姚依林是陳雲的人
·《老虎》全書連載36第六章第二節為了寫一篇文章
·《老虎》全書連載37第六章第三節赴京請願
·《老虎》全書連載38第六章第四節堅守了一百天
·《老虎》全書連載39第六章第五節《 責任.號外》案
·《老虎》全書連載40第七章第一節公安局來人
·《老虎》全書連載41第七章第二節破釜沉舟
·《老虎》全書連載42第七章第三節路易斯安那大學的來信
·《老虎》全書連載43第七章第四節葉驪發案和胡娜案
·《老虎》全書連載44第八章第一節拜訪王若望
·《老虎》全書連載45第八章第二節青島來的異議人士
·《老虎》全書連載46第八章第三節洞頭島之行
·《老虎》全書連載47第八章第四節密議
·《老虎》全書連載48第八章第五節一分鐘後警察進來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滬南服裝店在南市區是最大的服裝店。說是服裝店,其實連帶工場。它占用的建築物共有三層,底層是鋪面,上面二層是工場。全店連站櫃臺和做裁縫的一共一百多職工。。
   因為和農場的勞動相比,商店裡的工作實在算不得勞累,所以顯得我很勤快;又因為我是共青團員,所以剛進這個單位時領導對我的印像不錯。站了一個月的櫃臺賣衣服,就讓我到庫房工作,管理倉庫,兼搞衣服加工的成本計算。我的師傅負責商店的服裝生產,又是黨支部成員,在單位裡很有威信。
   我的師傅對生產的關心遠遠超過對對政治的關心,文革中比較正直的人常常用這個方法來表示對政治的厭倦和逃避,因此我尊敬我的師傅。但是我們的關係談不上親熱或親近,我想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是中共黨員。

   我比較喜歡庫房的另外二個老師傅,一個老劉,一個阿福。他們和我一起工作,老劉師傅教我算帳,阿福教我管理倉庫。阿福的成份算是「資本家」,是單位裡幹活最好的人,又樂於助人,受到所有人的喜歡。黨支書老蔣多次公開說,要不是成份不好,阿福一定是上海市勞模。因為我家也算「資產階級」 ,所以我和阿福感情上就近了一層。他四十多歲沒有結婚,晚上一個人就住在店裡,等於為商店免費值班。我有空就和他們聊天,他們也不把我當外人。
   
   在我來到這個商店不久,又有一批剛剛從學校七四屆畢業的中學生分配進來,其中有一個美麗的姑娘。她引起我的注意是在珠算學習班上。
   珠算是一種中國古老的計算方法,體現了古代中國人的智慧。它用一個叫做算盤的木制器具進行計算。一般的算盤長方形,內置十一根銅柱,每根銅桿上有七顆木珠,這七顆木珠又分成上下兩格,上格每個珠子代表五,下格每個珠子代表一。計算時用手指撥動珠子,稱之為打算盤。這種廣泛運用的計算工具已經有七百年以上的歷史。
   滬南服裝店的每個櫃臺上都放著算盤,售貨員用它計算每批生意。所以新的職工進商店後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學習珠算。
   我比他們早一個多月進這個店,而且進了庫房工作,每天要計算商店工場自行生產的服裝成本和零售價,比櫃臺上有更多的打算盤的機會。珠算學習班開始的時候,我已經基本掌握了這種計算方法,打起算盤嘩啦啦的一陣響聲,而其他學員們則一竅不通。我成了教師的助手,他們有不懂的地方,我教他們,并示範給他們看。
   但是幾天後學習班結束時的考試結果卻出乎我的意料,使我簡直無地自容。得到第一名的居然不是我,而是那個美麗的女孩。
   她穿著一件薄棉襖,外面是天藍色的罩衣,頭髮烏黑,打扮整潔而又大方。當教師和商店領導表揚她時,她臉頰緋紅,這時我才注意到她驚人的美麗。
   她的名字是朱蓓莉,按當時稱呼的習俗,大家又叫她小朱。
   
   小朱的人緣很好,待人溫柔,說話和氣,舉止文靜,商店所有了解她的人都喜歡她。她進商店時間不久,已是女青年們的頭領,每天有女伴們簇擁著她進進出出。商店為她指定的師傅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女兒,為她做的每一件事而自豪。每一個新進店的青年職工都有一個師傅,負責教授技藝,指導工作,這是一個歷時已久的傳統,通常師傅和徒弟之間的關係十分密切。
   半年後,在食堂裡吃飯的時候,我故意坐在她的對面,悄悄地約她出來幽會。第一次她沒有回應,臉卻羞得通紅;第二次她微微點了一下頭。
   我們第一次約會在人民廣場,那裡行人也比較少,只有幾根高高的旗桿,不容易遇見她家的熟人和商店的同事。
   我們有時去公園,有時去看電影或上館子吃點心。但更多的時候,我們在人民廣場見面,那裡是她家和我家的中點。春夜,人民廣場附近大街上新綠的梧桐樹散發出陣陣沁人心脾的氣息,在樹蔭下拉著手慢慢地散步,趣味無窮,唯一的缺憾就是時間過得太快。我們兩人都是第一次談情說愛,很快就投入了愛河不能自己。有兩次在街上我們被扒手偷去了錢包,倒不是小偷的本領有多高,而是我們談話太專注。
   我們之間的年齡相差七歲。
   
   她父親以前做襪子生意,從城裡批發來襪子,然後手提背扛販往上海郊外農村。五二年,共產黨政府按每個人的財產劃分階級。按規定,資本超過二千元就算是資本家,二千元以下是小業主。他父親剛過了這條線,所以算是小資本家。
   她告訴她家在文革中的遭遇,六六年,她還在讀小學一年級,她六十多歲的父親被強迫每天清掃附近街道,父親有病,她就經常去幫忙。她說她永遠記得那時路人怪異的眼光,但是她不在乎,她覺得幫父親是她做子女的責任。聽著她動人的故事,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把大掃把和一個可憐的小女孩。
   每次約會後,我總是陪她坐車回老西門,下了車我又總是要求送她回家,這樣我可以多陪她幾分鐘。她總是先拒絕,然後又順從。一直走到她家門前的一條小路上,我們才依依不捨地分手。
   
   我和朱蓓莉談朋友的事很快就被發現了。支部書記老蔣找我談話,「你是可以談朋友的,但她是學徒,按規定不可以談朋友。」像朱這樣剛剛開始工作的年青職工,被稱為學徒,是拜師學藝的意思。
   我以前只知道政府有計劃生育的規定,但萬萬想不到居然還有禁止學徒談戀愛的規定。老蔣盡可能婉轉地表示他的意思。他的語氣很和善,說原來黨組織對我的印像不錯,準備發展我入黨,現在有了這件事就難說了,因為群眾的意見很大。我是團員,應該為青年做個榜樣。如果立即停止,影響還可以挽回。我知道爭論毫無意義,老蔣是例行公事,最好的對策是耐心聽取,堅決不改。
   談話結束後,我立即到小朱工作的櫃臺找她。我簡單說了老蔣的意思,並明確告訴她,「如果領導上找你談話,你就把一切責任推給我好了。」她沒說什麼,但也很鎮定,就回到櫃臺上去了。我當時擔心小朱會在領導的壓力下退卻,如果是那樣,也只好隨她的便,但我不想在她的面前顯得膽小怕事。說實在的,我從來不把這些單位領導放在心上,我也不是循規蹈矩,謹小慎微的人。同時我知道和學徒談朋友這樣的事即使是個錯,也是最小的錯。
   後來,小朱對我說,她對我的愛情就是在那次談話時確定的。她說,女孩子最討厭的是那些膽小怕事,又不負責任的男人,最喜歡的就是那種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的英雄。
   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約會,慢慢的達到了明目張膽的程度,全商店都知道我們是一對戀人。單位裡的領導也眼開眼閉,反正已經談過話了,改不改是我們的事,只要不影響工作。
   不久遇到商店的共青團支部改選,領導上指定我擔任支部委員,負責宣傳。但是我和蓓莉付出的代價也很大,我的工資評級僅是低檔,原來領導考慮蓓莉當商店會計,現在只當了出納。我們倒也無所謂,那些雞毛蒜皮的事不放在心上,漸漸商店裡的風浪也就平靜了。
      
   我和朱蓓莉談朋友差不多一年以後,我決定想去她家看看。我不在意她的家境,只想讓我們的關係逐漸公開,以後不用再偷偷摸摸,既防著商店同事又防著他家。小朱剛剛工作就談戀愛,各方面,包括家裡父母,都給她壓力,我想盡力減輕這些壓力。但是我又不想第一次去她家就送很多東西,拎大包小包,那樣太俗氣。
   一次,商店叫我出差到郊區的外發工場,回來時,隨車我帶回幾顆黃芽菜。當時市區買菜很難,必須清早起來到菜場排幾個小時的長隊。這樣,我以送白菜的藉口,穿著上班的工作服,戴著袖套,第一次去了她家。
   她家在這個石庫門樓房的三樓,比我家還小。房間裡擺一個床,一個八仙桌,房頂上用木料搭建了一個閣樓,那是她和她妹妹的睡房。
   我自我介紹說,我是朱蓓莉的同事,順便帶一顆黃芽菜給她。她的母親收下了白菜。她的妹妹對我笑笑,知趣地去了後面的曬臺。
   她的父親大約有七十歲,形容枯槁,灰白的眉毛很長,躺在床上。但說話一板一眼很有條理,是見過世面的人。她父親告訴我,他是浦東人,年青時是上海黑社會頭子黃金榮 的徒弟。以後和人合伙做襪子生意,是個小買賣,賺辛苦銅鈿。
   在她家,我總覺得不自在,坐了一會就告辭了。以後小朱告訴我,他父母對我第一次去她家的印像。她父親說我在他家時心神不定,眼睛裡只有他的女兒。她母親說哪有男朋友第一次來丈母娘家送一顆黃芽菜的。小朱說,「別去理會他們,只要我滿意就行。」
   我和小朱的談話多了,就自然而然談我最感興趣的話題──政治和時局。我時常分析報紙上的新聞,然後尋找,捕捉中國政治變動的蛛絲馬跡。但是我從來不說攻撀當局的言論,即使在她面前也是如此。我在農場時親眼看到我的隊友,和我一樣的中學生有人因為議論政治,被差一點打成反革命分子。而且,父親從小的教誨,祸從口出,已經在我們的心裡生了根。久而久之,我覺得發牢騒出氣,用語言抨擊或詆毀一個人,或者政治人物和政治勢力,都是虛弱和愚蠢的表現。
   
   每個星期,我們四個團支部委有半天時間不幹活,聚在商店會議室裡商量工作。團支部的工作除了研究發展青年入團之外,就是每周搞一些文體活動和政治學習。文體活動就是組織青年跑步、打球、游泳;政治學習就是讀報和討論。
   我主張文體活動不要搞了太多,不要天天搞,讓大家有自己的業餘時間;政治學習因為已經有了每周一次的職工班組學習,不必再搞。組織委員小秦反對我的意見,她主張每天有活動,把青年們的業餘時間排得滿滿的。她說現在批林批孔的高潮正在到來,我們必須加強學習,這樣青年才不會受資產階級的影響。
   團支部書記毛毛則在我和小秦中間搖擺。有一次她私下告訴我,小秦主張多搞活動的目的是不讓你和小朱有時間談朋友。毛毛已經結婚,她同情我們的戀愛。她認為青年談戀愛天經地義,如果換了她,她也不在乎什麼清規戒律,但是她表面上不這樣說。
   矮矮胖胖,臉上有一些雀斑的小秦以前是中學紅衛兵,以後進入商店工作,她仍然扮演一個政治運動積極分子的角色,因此處處很吃香,誰也不敢惹她。但是,其實全店沒有一個人真正喜歡她,包括老蔣。
   加入中共組織,成為黨員是爭取各種利益的捷徑,到了七十年代,這一點已經成為所有人的常識。小秦早就打了入黨報告但遲遲沒有被批準,所以她抓緊一切機會表現自己。因為她是紅色家庭出身,又會表現,所以公司裡有專案外調任務就會叫她去,這是一種絕對信任的表示,有的黨員都不能得到這樣的機會。遇到這樣的時候小秦十分得意,在店堂裡像只蝴蝶一樣飛進飛出,逢人就說,巴不得所有人知道她又要出差調查了。的確,在那個時代,沒有比受到中共組織信任和重用更重要的事了,有的人為了得到它寧願背叛親友,甚至和父母家庭絕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