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藏人主张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 ── 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不只國民黨
·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超限戰」模式?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是中共「藍金黃計畫」人物之一嗎?
·伊拉克库尔德族公投全面支持独立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中華民國」的國旗,祇許由共產黨把它降下
·中共女剪刀客打闹达赖喇嘛宫殿
·正視「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世今生
·曹长青:文言文浪費生命、扼殺灵魂
·中共媒體策略:政治統一前先實現輿論及思想的統一
·「沒有見報,沒有評論」的玄機】
·中共「『BGM──藍金黃』計畫」與「特赦阿扁」
·「哈德遜事件」證明《人類大劫難》不是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大陸)臨時政府第1次新聞會
·2017年「雙十」看《中華民國祭》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還有所有台灣國人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向》停刊
·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類大劫難》的預警
·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當中華民國僅剩「一中」幽欤瑑砂度绾伪取笟忾L」?
·強國人與扈從者的囈語與玻璃心的夢
·「十九大」統戰部轟達賴:在世界「竄訪」領「講課費」
·袁紅冰評十九大
·弱智型毛澤
·「人類大劫難」的預警,「藍金黃計畫」的進行
·习近平会不会把王岐山送进秦城?
·如果台灣被共匪征服,中國的民主自由何時才能實現
·印度团体:印度官方与民间应支持西藏独立
·关于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的四件事
·習近平將執政二十年
·「藍金黃」發威,能不低頭者幾希?
·怎么看郭文贵的“不反习”和“保命保财报仇”?
·南蒙古领袖哈达致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
·毛澤
·郭文貴:我為什麼極為尊敬袁紅冰先生
·「習近平高度集權」之說,人人「事後諸葛」
·郭宝胜访谈曹长青:永不放弃——如何看待郭文贵的现状与未来(文字稿)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你聽過什麼叫做暴風雨下水道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達賴喇嘛尊者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五十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全文)
   2009/03/10
    今天,是藏人因無法忍受中共的強權高壓,於1959年在首府拉薩舉行和平抗暴五十周年紀念日。去年3月10日,參加西藏三區和平抗暴的人們,多數在1959年以後出生和成長,儘管他們沒有親歷自由的西藏,但是,對西藏事業的關懷和忠貞不渝,是世代延續而來的,值得自豪,也鼓舞著國際上所有關注西藏問題的人們。 此時,我們要緬懷那些死去和正在遭受酷刑,以及在過去的五十年裏,所有為西藏教、政事業獻出生命和飽受折磨的藏人,並向三寶特別祈禱。
   

    從1949年開始,中共的武裝力量,從西藏的東北部和東部(安多和康)滲入。1950年,超過五千藏軍戰敗後,中國政府現實地選擇了和平解放西藏的策略,1951年簽訂了「十七條協定」和附加條款,從此,西藏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但是,對保護西藏特殊的宗教、文化和風俗,「協議」裏有明確的承諾。
   
    1954--55年,在北京,我和以毛澤東為首的黨政軍大部分高層領導人的接觸中,詳細地談到了在保護西藏珍貴的宗教文化基礎上,發展西藏社會和經濟的具體方向。毛澤東還根據「協定」內容,在不必建立軍政委員會,可以成立自治區籌委會等方面,做了積極的指點和保證。然而,1956年左右出現的極左路線,使那些承諾在地方無法兌現;而且,安多和康區還進行了脫離現實的強制改革,導致了動盪和破壞;西藏中部的中國官員,也故意蠻橫地踐踏「十七條協議」等,強壓行為越來越嚴重,藏人被逼無奈,最終,於1959年3月10日舉行了和平抗暴。當時,僅在幾個月的鎮壓中,就有數萬藏人被打死,關押、逮捕。同時,我和噶廈及政府的部分公務員,一起流亡印度。十萬藏人,也先後被迫流亡印度、尼泊爾和不丹。這非同尋常的災難,即使今天,藏人仍然記憶猶新。
   
    接下來,西藏境內出現的“平息叛亂”、“民主改革”、“階級鬥爭”、“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軍事管制”、“愛國愛教”、“嚴打”等接二連三的運動和事件,使藏人陷入了人間地獄般的苦難中,數以萬計的藏人死於非命;從根本上斷除了佛法的講修;代表西藏文化之魂的數千座寺廟遭到清洗;古代藝術珍品被破壞;自然資源被任意開發;森林被貪婪地砍伐、野犛牛和藏羚羊等無數野生動物被獵殺;自然環境被嚴重污染……這種數不勝數的非人性般的破壞,沒有間斷地施行了五十年!
   
    當前,中共處於猜忌,藏人處於恐懼之中。比生命還珍貴的世代相傳的宗教、文化、語言、民族特性等,瀕於滅絕。西藏民族,在境內如同判了死刑的囚犯。這些事實,清晰地寫在1962年上一世班禪喇嘛的「七萬言書」中;1989年,班禪喇嘛圓寂之前的日喀則講話中還提到:“中共執政之後,給西藏造成的損失遠大於帶來的利益”;另外,很多勇敢的藏人也客觀地證明瞭這一點;1980年,中共領導人胡耀邦到拉薩時,也公開地承認了錯誤,並向藏人道了歉。
   
    公路、機場、鐵路等基礎建設,表面上是發展的形象,但本質上是同化西藏的政治需要,並對西藏的自然環境和風俗習慣都有嚴重的破壞。
   
    流亡藏人,儘管當初在氣候、語言、生活習俗等方面都遇到了很多困難,但是,在印度等國家的關懷下,在沒有恐懼的、自由的生活環境裏,我們獨特的宗教和文化得到了保護。年輕人在接受現代教育的同時,也接受了傳統文化教育,同時,西藏的正義事業有了明顯的成果,藏傳佛教的宗旨,即慈悲精神,在東西方世界裏被認知和接受,利益了眾生。
   
    流亡開始,我們就努力建立民主制度。1960年,流亡藏人投票選舉產生了新議會,經過一步步的完善,到今天,這個具備憲政的流亡組織,已經成為一個高度民主的政府,我們引以為榮。特別是2001年, 根據民主制度,由民眾直接選舉產生了藏人的政治領袖;現在是第二屆噶倫赤巴的任期,我的日常行政事物,逐漸減少,差不多處於半退休狀態,然而,解決西藏問題,是所有藏人的責任,所以,我在有生之年,不會隨意放棄。同時,作為人類的一員,致力提升人類的善行,是我的第一個發願,這也是開啟個人、家庭、及社會幸福的鑰匙。作為一位宗教人士,促進宗教之間的和睦相處,是我的第二個發願;作為一名藏人和達賴喇嘛的轉世,特別是境內、外藏人對我抱著信任與寄託,所以關心西藏的命運,是我的第三個發願;以上三大責任,縈繞於我心。
   
    流亡政府不僅在社會福利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績,而且作為施政的主要目的--解決西藏問題方面,早在1974年,就確定了互利雙方的中間道路。因此,1979年鄧小平先生提出和談時,我們已經有了充分的準備。但是,在多次接觸、商談、和參觀中,不僅沒有具體成果,還在1993年,中斷了官方的聯繫管道。1996和1997年,我們在未來解決西藏問題方向的公投準備期間,境、內外藏人紛紛表示,不必公投而繼續原有的政策,因此,我們依然主張中間道路。
   
    2002年開始的恢復接觸中,我們在堅持一個管道,一個主題的立場中,進行了八輪商談。最後,為了透過民族區域自治法,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明文規定的民族區域自治條款,我們提交了使所有藏人獲得名符其實自治的具體意見書。
   
    中方一再要求我們承認歷史上西藏就屬於中國,這是不合理的,也是沒有道理的。我們認為,歷史就是歷史,無法改變,為了政治需要而曲解,不是誠實的態度。現在就應該思考並決定未來雙方互利的方向,因此,為了西藏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內,我們爭取獲得合法的真正自治而努力,這是能讓藏人滿意、自願,並穩定生存的主要條件。我們沒有提出以歷史為依據解決未來前途的想法,當今,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內的任何國家的版圖,都沒有也不可能與歷史完全相符。
   
    藏民族生活在一個行政區域的願望,符合民族區域自治精神,利益藏、漢兩個民族,也不抵觸中國憲法及其他章程。很多中國中央的領導,也承認了這一願望的合理性。簽訂《十七條協議》時,總理周恩來也認可了這一點。1956年,副總理陳毅在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成立時,指著地圖說,如果拉薩在未來能夠成為所有藏區的自治中心,有利於漢、藏之間的友誼和西藏的發展。上一世班禪喇嘛也多次提到建立統一的藏區的重要性,還有很多西藏的知識份子,黨員,也提出過同樣的願望。
   
    既然中國政府反對我們的要求,就應該提出一個認為合理的讓我們思考的建議,但是沒有。我們誠心誠意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精神,使藏人獲得名副其實的自治地位而做出的努力,沒有得到中共當局的正常回應,而感到遺憾。
   
    近年來,不僅藏中對話沒有實質進展,而且,從去年三月開始,全西藏陷入了高壓狀態。為審視未來解決西藏問題的方向,瞭解民意,去年11月我們召開了特別大會。從收集的資訊中,得知境內、外的絕大多數藏人強烈支持中間道路。現在,我們有把握繼續中間道路的立場,並將一如繼往地為實現西藏民族名副其實的自治而努力。
   
    自古以來,漢、藏兩族睦鄰而居,未來的友好相處是很重要的。然而,共產黨執政以來,對西藏進行了歪曲宣傳,使中國民眾,很少瞭解真實的情況,加上去年三月事件發生之後,持極左觀點的中共領導人特意歪曲事實,在漢、藏民族之間挑起仇恨和分裂,加深了中國民眾對藏民族的誤解。正如我對漢族同胞前後呼籲的一樣,今天,我再次呼籲,不要僅僅以中共的宣傳為標準,要完整地、客觀地觀察事情的本來面目,防止民族分裂,所有藏人也要加強與漢人之間的友誼。
   
    回顧流亡五十年,雖然存在不少缺點,但總體來說,西藏問題不僅沒有消失,而且,越來越受到國際的關注,這是我們很大的成就。毫無疑問,如果我們在原有的基礎上,透過公正,非暴力的途徑,繼續努力,將會實現我們的願望。
   
    在西藏政府與民眾流亡五十周年的今天,首先,我向藏人居住的國家,表示感念。並希望流亡藏人嚴守所在地的法律法規,力所能及地服務當地社會,同時,為解決西藏問題,扶持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事業,在累積歷史經驗中,擬定未來的計畫和方向。我經常提到,要作最好的期待和最壞的準備,目前,中國內部和國際趨勢,都使我們有理由期待西藏問題的早日解決,但是,也必須做好長遠的充分準備,為此,我們要努力提高西藏境內、外的教育,培養專業人才,以及民眾的環保、衛生、非暴力的覺悟。
   
    再次向不畏各種障礙,在過去五十年的艱難歲月中,大力關懷、協助數以萬計藏人和藏人組織,並給予他們生活、教育,自由空間的印度政府、官員,民眾,表示忠心感謝,也向所有支援西藏的各國政府,官員,組織、民眾,表示摯誠的謝意!
   
   達賴喇嘛
   2009年3月10日
   
   
   
   摘自《西藏之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