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藏人主张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Maureen Fan:西藏反抗五十年,中國嚴防死守
   2009/03/17
   發佈者:華盛頓郵報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中共軍警佈滿西藏
   
   
    中國,西寧——先是設立了武裝檢查站,然後,中國移動通知西藏的用戶短信服務將中斷將近兩個月。到了星期二,配備裝有橡膠子彈槍械的武警攔阻通往青海省一個藏族自治州首府的班車,檢查乘客行李,盤問僧人並嚴責搭載外國人的司機。
   
    上周,由於當局展示武力以防範因紀念50年以前的3月10日發生的起義而可能出現的抗議活動,中國的很多藏區都遭到封鎖。當地居民說,他們的生活日益受到或多或少的限制,並承認他們對去年在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發生的動亂之後而實施的高壓安保措施,內心裏感到憤怒和沮喪。
   
    “今天早晨,一幫武警從我的鋪子前面經過,”,一位在隆務寺附近銷售西藏傳統繪畫的店主阿吉加(Ajijia)說。“一個路過的藏族人想用他的手機拍照,但是武警揮舞他們的手中的棍棒並威脅他,告訴他不得拍照。”
   
    和其他店鋪的老闆們一樣,阿吉加說,由於當地官員要求他們提早關閉店鋪,他們損失了不少收入。“政府對西藏人不放心。我們什麼錯事也沒幹,他們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昨天,一個阿克(注:安多地區對僧人的稱呼)對我說,一看到員警他就氣不打一處來,心恨不能要從嗓子裏跳出來。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她拍著自己的胸口說。
   
    為了防止僧人到山坡上煨桑(譯注:一種西藏傳統的焚燒芳香植物及五穀以敬神的儀式),手持盾牌的員警在星期三封鎖了隆務寺後面的山路。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中共軍警佈滿西藏
   
   
    “如果我們想去鎮子外面的任何地方,(他們)都要檢查我們的身份證。如果忘了帶身份證,員警會給寺院打電話核實我們沒有撒謊,”一個名叫晉美(Jinmei)的年輕僧人說。“以前,他們不檢查。”
   
    晉美一面聽著印度的流行音樂,一面將一部藏文醫學書籍輸入電腦,他說他很高興他的生活沒有完全被打亂。“他們允許我們讀佛經和出門,我已經滿意了。我對政治一竅不通,也不知道別人感覺如何,但是我不能說去年發生的事情是一件壞事,”他談到去年的抗議時說。
   
    去年三月,本來為了紀念59年的起義而舉行的和平抗議演變成了嚴重動亂。僧人們曾抱怨他們被禁止閱讀佛經。
   
    中國說在最初的動亂中有至少19人喪身,大多數是漢族平民。西藏流亡政府說有220名藏人在政府鎮壓期間死亡。官方媒體說,中國當局對76人進行了判決並拘留了超過953名與抗議有關的人士。
   
    “沒人帶領我們去抗議,但是那天所有的僧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因為我們已經被壓制了太長時間。實際上,我們沒有呼喊任何反動口號,我們只是一起喊叫,”在回憶起去年的事件是如何逐漸失控的時候,一位名叫洛桑(Lobsang)的僧人說。“後來員警用電警棍毆打我們並施放了催淚彈。隨後有大約270名僧人和普通百姓被抓,所以我們去政府門前靜坐,要求他們放人。政府陸陸續續地放了些人,當時這些被放出來的人不是斷腿就是破頭。有些人甚至走不了路。”
   
    隆務寺然後就被員警包圍了,洛桑說。“僧人們打算在第二天像往常一樣誦經,但是他們不允許我們這麼做。他們控制了整個寺院。我們除了待在屋子裏什麼也幹不了。員警要求我們待在屋裏,否則他們要逮捕更多的人,”他說。“實際上,有100多名僧人被抓,還有一位大喇嘛受了傷。”
   
    在上個月底藏曆新年的慶祝活動之後,政府今年實施了一項新的政策,要求如果三四名僧人想集體外出必須得到特別許可。“前天,我想去拉蔔楞寺找一些經書。我只得換下我的袈裟。任何想進入拉蔔楞的人必須脫下衣服接受檢查,”洛桑說。位於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拉蔔楞寺去年也發生了大規模的抗議和抓捕。
   
    洛桑的?述尚無法得到獨立方面的證實,但敘述的細節與那些遞交給宣導西藏獲得更多自治的組織的目擊報告相符。
   
    美國國會上個星期通過一項決議,敦促(中國)結束對西藏的“壓迫”。中國外交部對此作出了憤怒的反應,說這項由極少數反華分子提出的議案“無視西藏的歷史與現實”。中央政府的官員們說,西方政治家不理解中國給西藏帶來的經濟增長,同時他們指責西方媒體試圖將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溫家寶總理星期五在北京說,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不是一個普通的宗教人物,而是一個受西方國家利用的政治流亡者。”
   
    西藏人則爭辯說,他們不僅沒有從中國的經濟繁榮中獲利,政府的政策相反還影響了他們的生計。
   
    根據住在北京的西藏博客作家唯色報導,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至少有17個縣的移動電話短信業務和互聯網服務在二月中旬被中止。唯色目前儘管受到監控,不過依然在很多藏區有自己的消息來源。“從國外打到藏區的電話都不通,”她寫到。
   
    在阿壩羌族藏族自治州馬爾康縣,一位網吧老闆說互聯網已經斷掉一個星期了。“現在整個州都沒有互聯網服務,”這位元姓何(音譯)的老闆說。“沒有任何通知,就是斷了。”
   
   (翻譯:John Lee)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