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危险分子(组诗)]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危险分子(组诗)

   危险分子(组诗)
   
   《危险分子》
   在家在外白天夜晚
   总有眼光在暗中盯住我

   总有耳朵在远处贴紧我
   总有尾巴扎在我的屁股上
   
   在我身边无密可言
   在电话里与我讲的话
   在大庭广众乃至黑夜密室
   与我讲的话
   都有可能被偷走
   
   这一切都是必要的
   因为我反对尚黑的势力
   因为我倡导大良知主义
   因为我是一个危险分子
   
   靠近我是危险的
   不仅可能成为危险分子
   而且可能油彩剥落
   露出里面的丑陋
   
   为了个人的安全
   请带着我的祝福远离我
   为了同胞和祖国的平安
   请靠近我
   
   靠近我需要有诗有梦
   有泪有血有骨头
   有内在的光明
   靠近我才是大丈夫真儒者
   
   靠近我的人多了
   我的同胞们将渐获平安
   我的祖国包括尚黑势力
   将会渐渐光明起来
   2009-3-22
   
   
   《拒客令》
   只想采摘而不愿种树的人
   只想收割而不愿耕耘的人
   只要光环而不愿走入黑暗的人
   
   目光无神骨头缺钙的人
   生活在面具和套子里的人
   甘受低下的欲望折磨的人
   
   两只手都持刀刀锋向外的人
   喜欢踩在别人头顶的人
   嗜他人或自己的血的人
   
   只认识美色金钱权力
   而不认识自己也不想
   认识自己的人
   
   请不要敲我的门
   2009-3-23
   
   
   《我愿》
   恶衣烂衫破鞋臭袜
   污泥浊水劣作秽物
   残渣馊饭鼻涕唾沫
   让一切假冒伪劣丑
   一切垃圾
   不断地投向我倒向我吧
   让我默默无闻吧
   让我臭不可闻吧
   让我生不如死又死不了吧
   
   只要能够让这个世界
   干净些再干净些
   我愿在路边在墙角
   在某个小旮旯里
   作一只垃圾桶
   2009-3-22
   
   
   《危险》
   黑洞悬崖
   圈套陷阱
   鲨亲鲸吻
   天怒神击
   狼窝虎穴
   魔域鬼国
   盲人瞎马夜半深池
   都算不了什么
   世界上最大的
   永远无计可逃的
   历史性的危险是
   
   站在我对面
   2009-3-23
   
   
   《签名》
   如果
   你是一个中国人
   就应该在我身上
   签一个名
   
   如果不敢或未能
   在我的头部颈部胸口
   至少要在我屁股上
   把名字签上
   
   纵然冒一点风险
   纵然作一些牺牲
   也别拒绝
   把名字留在我身上
   
   它将考验你的勇气
   见证你的爱心
   彰明你的良知
   成就你的荣光
   
   把名签在我身上
   就是签到群英册
   就是签到了
   历史的星空上
   2009-1-2
   
   
   《随缘》
   晴有靖的好雨有雨的好
   昼有昼的好夜有夜的好
   
   甜有甜的好苦有苦的好
   忙有忙的好闲有闲的好
   
   富有富的好贫有贫的好
   贵有贵的好贱有贱的好
   
   少有少的好老有老的好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
   2009-2-1
   
   
   《有赠》
   一些人
   与我同城或者比邻
   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依然不相识
   
   一些人
   远在千万里之外
   听见我一句话
   或者仅仅听见我的名
   就认识了我
   就把命运紧紧
   与我系在一起
   
   这些人都是我
   永远的亲人
   2009-3-22
   
   
   《有感》
   在污浊中发生的
   一样可以洁净如莲
   在低贱处开展的
   一样可以高贵如月
   在黑暗里成长的
   一样可以被阳光
   喜爱和充满
   即使污过贱过黑过
   也可以更新
   
   党
   可以成阀可以尚黑
   可以黑店黑帐黑手黑枪
   黑幕黑帮黑地黑天
   黑势力黑名单黑社会
   也可以转黑为白
   转向光明
   2009-3-22
   
   
   《最高标准》
   看不见我的必是盲目
   怕我看见的必是丑陋
   听不见我的必是聋子
   怕我听见的必是粗野
   
   靠不近我的必是落后
   怕我靠近的必是黑暗
   批不准我的必是心偏
   怕我批评的必是歪邪
   2009-2-12
   
   
   《左右》
   左眼看地右眼看天
   左耳听人右耳听玄
   
   左口弹偏右口褒圆
   左手持针右手持剑
   
   左脸微笑右脸流泪
   左脚下行右脚上迈
   
   左肩释老右肩孔孟
   左贯古今右连中外
   
   唯独此心
   不左不右只在中间
   2009-2-22
   
   
   《动刀》
   痛是难免的
   你身上的痛
   一丝不差都会凝作
   我心底的苦
   
   如果必须
   刮骨疗毒
   或破肠开肚
   乃至打开你的头颅
   才能治好你的病
   我不会犹豫
   
   忍不住痛
   你就喊吧
   2009-3-23
   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