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读罢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不由得思返往昔、神驰天台。那是2001年5月,与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众多诗友偕游天台华顶。西湖诗客文中提及我与林学增君天台华顶途中联句的事,林学增曰:桃源何处蹑仙踪,说阮谈刘兴正浓。东海(时名萧瑶)曰: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忆当年何等豪情壮慨、意气风发,似乎满山杜鹃都是为我而红的。特附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共赏,并问林学增、黄玉奎、西湖诗客及同游诸诗友好。当时另得诗二组,一并附后。《登天台山华顶》:其一、久闻华顶杜鹃鲜,一路春光锦作团。更愿登峰迎日出,留将风物后人观。其二、崎岖历尽喜登峰,荡荡长天浩浩风。万里波涛推日起,千秋云锦满山红。《石梁飞瀑》:其一、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其二、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2009-3-15东海老人

   一片诗情写杜鹃文 / 西湖诗客 去天台山前,我获悉新世纪第一年的华顶杜鹃开得特别灿烂。杜鹃树高数丈,花大如碗,灿若霞,堆若锦。5月15—20日,我参加了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有幸一睹华顶杜鹃的风采。  17日,我们一行二三百人,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从天台山下出发。旅游车十余辆,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压阵,阵容蔚为壮观。盘过崇山峻岭,穿过层层山道,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  天台山山水旅行社的导游小姐为我们讲解了天台山华顶的有关情况。华顶峰海拔1100米,奇峰林立,云雾缭绕。自汉晋以来即为高僧仙道养生修道宝地,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古树名木动植物资源。其中300亩古云锦杜鹃林更成为华东一绝、华夏奇观。  随着导游的介绍,我们首先看到了一株长在古朴茅屋旁边的杜鹃。树高二米有余,亭亭玉立,开着粉红色的花,花瓣硕大。旁有一棵数米高的巨松,与杜鹃树相互衬托,相得益彰。  往上,一片茶园映入眼帘。低矮的茶树一行行一列列高低错落,层次分明。一位中年妇女正在采茶。同行的一位女士借来那位中年妇女的采茶工具,将自己扮演成采茶女在镜头里定格。不知是哪位诗兄说,将茶与采茶女写入诗句一定很有诗意。我不禁连连点头。我与温岭的林崇增先生、临海的程忠海先生在茶园的一棵杜鹃树下合影。程先生已退休,林先生刚知天命,我还不到而立。  前面就是杜鹃林,听着导游小姐的介绍,我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未到杜鹃林下,就已闻到一股股清香扑鼻而来,直沁人肺腑。这是一种什么香味,我至今难以形容,只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倍增。漫步杜鹃林下,我看到林崇增先生时而仰望,时而低徊,若有所思。突然,他兴奋地对我说,他灵感勃发,已先得一好句“我醉花前花亦醉”。然后,他一边叫我给他拍照,一边在继续构思。等到我咔嚓一下。他看到闪光灯一亮,便以十分愉悦的口吻地对我说:“我的诗成了!”于是,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将诗抄给我看:“青山踏遍始逢君,耐得高寒自不群。我醉花前花亦醉,相思一片挂春云。”我由衷佩服林先生敏捷超凡的才思,便笑着对他说:“林先生是‘对客挥毫秦少游’啊!”林先生忙谦虚地说,过奖了,过奖了!  穿过葛玄茶圃,我们遇到了杭州的萧瑶先生和来自马来西亚的黄玉奎吟长。萧瑶读罢林诗,也不禁啧啧赞叹:“好诗,好诗!这样的好诗我看一遍便会背。”果然,他一字不差琅琅上口地背给我们听。他还说,如果我来写一定是另外一种诗意,我想到的是满山杜鹃为我而开。林先生也自嘲般地对萧瑶说道:“我写诗常用相思两字,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又有相思,别人以为我忒风流呢!”萧瑶先生忙说,相思有什么不好,诗人不会相思还怎么能写出诗来呢。……谈笑间,我们都为心中涌动着一股诗情而亢奋。  当天晚上,我闭门索句,在灯下写出了数首诗词。其中一首是关于华顶杜鹃的七言绝句:“今年今日看花容,华顶峰高逸兴浓;百位诗人采风至,杜鹃羞得玉颜红。”与林先生的那首诗相比,我的诗无论在哪个方面都比不上。  从天台回到椒江后,林先生寄信于我,我看到了他与萧瑶兄的七绝联句,其中萧瑶的诗句是:“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果然表达了他在山上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以后,我追忆当时与众诗友赏杜鹃的情景,又写了二首五绝,一首题为《戏赠林崇增先生》:“漫步杜鹃丛,诗人醉意浓。花间挥彩墨,对视两心通。”另一首题为《赠马来西亚黄玉奎吟长》:“不辞千里路,跨海赴仙山。合影留华顶,诗情伴杜鹃。”黄先生自号“独善翁”,是这次诗会唯一的海外来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