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读罢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不由得思返往昔、神驰天台。那是2001年5月,与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众多诗友偕游天台华顶。西湖诗客文中提及我与林学增君天台华顶途中联句的事,林学增曰:桃源何处蹑仙踪,说阮谈刘兴正浓。东海(时名萧瑶)曰: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忆当年何等豪情壮慨、意气风发,似乎满山杜鹃都是为我而红的。特附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共赏,并问林学增、黄玉奎、西湖诗客及同游诸诗友好。当时另得诗二组,一并附后。《登天台山华顶》:其一、久闻华顶杜鹃鲜,一路春光锦作团。更愿登峰迎日出,留将风物后人观。其二、崎岖历尽喜登峰,荡荡长天浩浩风。万里波涛推日起,千秋云锦满山红。《石梁飞瀑》:其一、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其二、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2009-3-15东海老人

   一片诗情写杜鹃文 / 西湖诗客 去天台山前,我获悉新世纪第一年的华顶杜鹃开得特别灿烂。杜鹃树高数丈,花大如碗,灿若霞,堆若锦。5月15—20日,我参加了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有幸一睹华顶杜鹃的风采。  17日,我们一行二三百人,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从天台山下出发。旅游车十余辆,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压阵,阵容蔚为壮观。盘过崇山峻岭,穿过层层山道,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  天台山山水旅行社的导游小姐为我们讲解了天台山华顶的有关情况。华顶峰海拔1100米,奇峰林立,云雾缭绕。自汉晋以来即为高僧仙道养生修道宝地,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古树名木动植物资源。其中300亩古云锦杜鹃林更成为华东一绝、华夏奇观。  随着导游的介绍,我们首先看到了一株长在古朴茅屋旁边的杜鹃。树高二米有余,亭亭玉立,开着粉红色的花,花瓣硕大。旁有一棵数米高的巨松,与杜鹃树相互衬托,相得益彰。  往上,一片茶园映入眼帘。低矮的茶树一行行一列列高低错落,层次分明。一位中年妇女正在采茶。同行的一位女士借来那位中年妇女的采茶工具,将自己扮演成采茶女在镜头里定格。不知是哪位诗兄说,将茶与采茶女写入诗句一定很有诗意。我不禁连连点头。我与温岭的林崇增先生、临海的程忠海先生在茶园的一棵杜鹃树下合影。程先生已退休,林先生刚知天命,我还不到而立。  前面就是杜鹃林,听着导游小姐的介绍,我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未到杜鹃林下,就已闻到一股股清香扑鼻而来,直沁人肺腑。这是一种什么香味,我至今难以形容,只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倍增。漫步杜鹃林下,我看到林崇增先生时而仰望,时而低徊,若有所思。突然,他兴奋地对我说,他灵感勃发,已先得一好句“我醉花前花亦醉”。然后,他一边叫我给他拍照,一边在继续构思。等到我咔嚓一下。他看到闪光灯一亮,便以十分愉悦的口吻地对我说:“我的诗成了!”于是,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将诗抄给我看:“青山踏遍始逢君,耐得高寒自不群。我醉花前花亦醉,相思一片挂春云。”我由衷佩服林先生敏捷超凡的才思,便笑着对他说:“林先生是‘对客挥毫秦少游’啊!”林先生忙谦虚地说,过奖了,过奖了!  穿过葛玄茶圃,我们遇到了杭州的萧瑶先生和来自马来西亚的黄玉奎吟长。萧瑶读罢林诗,也不禁啧啧赞叹:“好诗,好诗!这样的好诗我看一遍便会背。”果然,他一字不差琅琅上口地背给我们听。他还说,如果我来写一定是另外一种诗意,我想到的是满山杜鹃为我而开。林先生也自嘲般地对萧瑶说道:“我写诗常用相思两字,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又有相思,别人以为我忒风流呢!”萧瑶先生忙说,相思有什么不好,诗人不会相思还怎么能写出诗来呢。……谈笑间,我们都为心中涌动着一股诗情而亢奋。  当天晚上,我闭门索句,在灯下写出了数首诗词。其中一首是关于华顶杜鹃的七言绝句:“今年今日看花容,华顶峰高逸兴浓;百位诗人采风至,杜鹃羞得玉颜红。”与林先生的那首诗相比,我的诗无论在哪个方面都比不上。  从天台回到椒江后,林先生寄信于我,我看到了他与萧瑶兄的七绝联句,其中萧瑶的诗句是:“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果然表达了他在山上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以后,我追忆当时与众诗友赏杜鹃的情景,又写了二首五绝,一首题为《戏赠林崇增先生》:“漫步杜鹃丛,诗人醉意浓。花间挥彩墨,对视两心通。”另一首题为《赠马来西亚黄玉奎吟长》:“不辞千里路,跨海赴仙山。合影留华顶,诗情伴杜鹃。”黄先生自号“独善翁”,是这次诗会唯一的海外来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