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陈西文集
驯兽师专辑
·我们是驯兽师——写给《08宪章》的签署者
·“贵州模式”关于民主维权的一种争议
·维权的另一面: 训练一个知法守法的政府
·民主社会的实质——揭短
·用选票改变中国——地方主义的兴起
·用选票之善驯化枪杆子之恶——陈西北京杭州行(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用选票取代中共的枪杆子
·“89、64”——中华民族一次驯兽的失败史
·人权捍卫者手册(驯兽师手册)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如果事涉《零八宪章》而抓捕刘晓波,尽管以“监视居住”的名义,
   亦是厚着脸皮蛮干的丑事一桩。因而在世人面前,他们脸上这一黑
   点,是永远无法抹掉的。对此,中共专制者们心知肚明。但是,抓刘
   至今已过两个多月,仍然顶着舆论不放人。这大概是,被严峻情势所

   迫,非如此蛮干不可。不然,就表明“不搞西方多党制”的决心不
   大;就未能“筑牢抵制西方多党制的防线”……。总之,这是事关生
   死存亡的问题,哪能顾得上脸面!
   
   况且,他们向来以为:我们是握有强大实力的专权者,我们还怕谁
   呢?这是中共专制者实实在在的心态,即:“我是流氓,我怕谁?”
   的横蛮心态。其实,这是垂死挣扎的心态,是一种丧心病狂者的心
   态!但是看起来,又的确好象有恃无恐的样子──诺大一个国家,还
   抓不了一个掌控在手心中的人?
   
   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如果光这样看问题,认识上可能还欠火候,就
   可能要上当。因为从某种意义说,专制主义者并非是头脑简单化者。
   他们其实是狡猾者,是诡计多端者。
   
   例如,中共专制势力为了眼前与长远利益计,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操控
   民运,已是不争之事实。为此图谋,从长计议,就要物色一些合适的
   人选,打造成为“为我所用者”。于是,企图打造出一个“中国哈维
   尔”,便成为一项长期性的任务。
   
   那么刘晓波,有否可能被挑选的人物之一?
   
   但是,刘晓波是否愿意被选中,则是另回事。笔者从好的方面想,希
   望刘晓波决不会那样……。因为他,本当“吃一堑,长一智”嘛!
   
   再说,哈维尔是这样被刻意打造出来的吗?这样做,能够制造出“中
   国哈维尔”的吗?真是开足荒唐的玩笑!可是我们有的人,却在配合
   闹着这个荒唐的“玩笑”。……
   
   《零八宪章》推出之后不久,笔者就撰文认为:不能把它和任何个人
   挂联,更不能等同。不管是好是坏,哈维尔亦同样不能和《七七宪
   章》相等同。这是一个大原则,必须坚守。
   
   若把刘晓波和《零八宪章》之间划上等号,正是上了中共专制者的大
   当!
   
   我国的专制主义者并不呆傻,他们确有一套似是而非的为自己壮胆的
   “理论根据”,而且颇能迷惑很多人。即:对于中国来说,民主是
   “非常态”的“异物”,是违反中国国情的“偶然性”之东西。因
   而,民主制只能有赖人们的创造性努力,才可能产生。况且很容易得
   而复失……。因为,民主不符合“人类自然法则”,不是中国社会的
   常态之物。而符合规律的常态之物,才能天长地久得以存在。这种
   “常态之物”,就是具有5,000多年历史的一直存续至今的专制人治
   ……。与此同时,由于中华民族是个不会异想天开的“缺少创造力”
   的民族;中国人是缺乏不切实际“创造性思维”的人群。故而,中国
   文化历来缺乏民主的传统。100多年来,中国的民主革命均以失败告
   终,就是有力的“明证”。由此可见,民主不适合于中国,民主制
   (即所谓“西方多党制”)在中国行不通。如此等等,振振有词。
   
   既然民主法治行不通,不可取,那么,只有在专制人治方面再做文
   章,再下功夫,以便能够使之“现代化”起来,使之能够成为永久之
   “常态”。这样,一可对抗西方多党民主制,二可把特权专制政治永
   久化。真是一举两得,美不胜收;故此,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创造性思维”派上大用埸了──“多党合作制”被重新“创
   造”出来。进而“中国模式”、“中国经验”、“中国发展道路”等
   等一概粉墨登台,“有声有色”地演出了。接着,所谓“中国经济奇
   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亦在世人
   面前一一“成功”亮相。所有这些,据说是结合中国国情的辉煌创
   造。至于是否是货真价实的,可以不置一顾地“不争论”。而“实践
   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可以继续挂在口头上,但在实际中,则可
   以随意改动──管他什么标准不标准,既得特权利益才是真正“标
   准”。
   
   当然,“最伟大最光辉最具中国特色”的常态之物,还是那个已经面
   目全非的什么思想、那个根本没有理论的“理论”,那个不知从何处
   捡来的什么“三呆表”以及那个听起来十分中听的“科学发展观”。
   由此可见,“创造性”的人治权力话语,已经达至登峰造极,看来难
   以再复加了。
   
   再把几多情形联系起来观察,可见抓捕刘晓波,且至今不予释放,似
   乎就“顺理成章”了,不足为怪了;也更加显得有恃无恐了。因为,
   不仅手里握有强大的硬实力,而且软实力亦操我手呢,呵呵。反正,
   站在历史正确一边的,分明是我们中国专制统治者。因为我们能够按
   照自然法则行事,是顺乎“社会规则”与顺乎“人性”的。所以,不
   释放刘晓波,不更显得理直气壮了吗?
   
   把自然法则等同于人类社会法则,把人性混同于动物性甚至兽性,是
   上述谬论得以立足的两块“基石”。但这是两块连聪明小学生都能识
   别的诡辩冻土,它根本经不起真理阳光的照晒。至于构筑该谬论的其
   他“泥块”,如那似是而非的“民主是人类心灵的杰作,绝不是肉体
   生活的产品”、“民主是古希腊的,民主属于欧美……”以及“民主
   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等等,均是不值一驳,不攻自破
   的烂货。
   
   上述显而易见的谬论,居然在个别民运人士头脑中产生影响。故而,
   引经据典(且有断章取义之嫌)鹦鹉学舌般有意无意地卖弄这种低劣
   的荒唐理论(虽然他确信中国民运具有创造力,能够争取实践民主这
   一“偶然性”异物之“可能性”,但严重缺乏说服力,且自相矛
   盾)。于是从客观上看,无疑形成了和专制主义谬论相呼应。由而,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一文中,所表述的站不住脚的乐观意志(表
   态)遮掩不住“头头是道”的悲观言说(心态)。其已产生的负作用
   (理论误导)很严重。对此,笔者深感遗憾!
   
   例如,该文开篇就首先把争取民主自由的乐观者,一律扣上“社会进
   化论”的帽子,而不分青红皂白(这种文风已远离学术探讨商榷,语
   气颇象真理在握的学阀)。而文章最后,又自圆其说地把作者真实的
   悲观主义调子,予以“乐观”化包装。即:以张显“个人的创造性和
   反抗精神”之英雄乐观主义,与文中一系列悲观论断相协调,从而把
   不值一驳的悲观论据,予以“合理”化。称之为“才是‘理性’、
   ‘审慎’的言说”。但这又有何用呢?既然中国是个“天命论”、
   “轮回说”、“无为”的同民主制无关的且缺失创造性思维与创造力
   的民族国家,又面对“不可战胜的自然法则”,这种“乐观”的英雄
   主义壮举能顶啥用!干脆,还是早点回家抱孩子吧!免于再碰得头破
   血流以失败告终!
   
   但愿身处关禁中的刘晓波先生,不会作如此观。不然,他难免……
   呵,上帝保佑!
   
   关于《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一文,笔者还是忍不住再诘问一声:既
   然是“不可战胜的自然法则”,又如何能够战胜呢?这岂不语无伦次
   吗!即使唐.吉柯德,也没傻至此等地步吧!阐述逻辑如此相矛盾,
   又如何圆其说呢?
   
   不错,中国至今为止,专制人治确是现实社会中的常态。而民主对于
   当今中国来说,还是一个未曾兑现的异物。中国文化中,亦确实缺少
   民主传统。但是,这不能证明中国将会永远如此。根据当今世界总的
   状况看问题,中国和中国人,决不可能是个长不大的“老小孩”。所
   谓“不可战胜”的一切障碍,其实都是可以战胜的。这方面,印度、
   蒙古、台湾等国与地区,均是显例。
   
   其实人类社会从人治到法治,由专制转至民主制,是有一个发展的进
   步过程。这是或早或迟一定会发生的。中国社会,亦决不可能是个例
   外(这当然不一定是逞线状,亚非拉多国发展状况均有被外力打乱或
   催化,甚至有被灭亡的)。何况,现在整个世界是一个“地球村”,
   过去那种地域隔绝等阻碍因素,早已不复存在;现今的东方、西方,
   早就成为一体。所以之,现代普世价值的如民主观与民主制等等,应
   当归属于全人类,适用于全人类。而体现普世价值的方式,则可以多
   种多样,而无须千篇一律,无须青一色。这些,已是人类社会学知识
   的ABC,不须详述。
   
   人类社会发展过程,如同人的一生成长过程相似。比如,人在幼少年
   时期的特征(常态),是天真幼稚,活泼可爱……。但到了青壮年时
   期,这些特征就基本不再存在。而老年人的特征或常态,就更不同于
   幼少年的特征或常态了。同样,在社会发展长河中,人治阶段的常态
   乃是专制、特权等等。而法治阶段的常态则是民主、权利平等……。
   可见,某种社会常态并不凝固永存,而是带有阶段性。即,随着社会
   发展,有些常态或特征就会消失,且同时又会出现新的常态与特征。
   而创造性思维的相应产生,则能形成新的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
   
   就社会发展长河而言,数百年以至几千年,均是短暂一瞬间,并无多
   大区别。而把一阶段之社会特征,视为永久之常态,无疑是无稽可笑
   的。故其论题,亦只能是个伪论题,不值得一驳。例如,民主有违中
   国人“本性”是假,民主有违“‘自私’文化”才是真;“民主对于
   中国是异物”是假,民主同“新阶级”特权利益水火不相容,才是
   真;民主不是中国社会之“常态”是假,民主法治同专制人治特征根
   本不相关,才是真。如此等等,经过论争,相信这一类假论题(假命
   题)之真实面目,就会揭露无遗了。
   
   相比之下,中国实现政治民主化固然比先进国家落后,但即便迟推几
   百年,亦仅仅说明中国实际情况太复杂与其民主化道路很不平坦。仅
   此而已,而不可能再说明其他。
   
   显而易见,上述谬论同《零八宪章》阐明的普世价值观,根本无能匹
   敌。所以,中共专制势力是心虚的,底气是很不足的。这从抓捕刘晓
   波,至今拒不释放刘晓波,均已充分反映出来。不错,专制者此举,
   除了可能的特殊图谋,于人于己再无任何意义与任何好处。它既不能
   “筑牢抵制西方多党制的防线”,也不能动摇《08宪章》签署者们的
   坚强信仰与意志。但专制者为了保持既得利益,仍然会别无选择地捧
   奉上述谬论为圭臬,把它作为思想(精神)上的支撑,以便继续自欺
   欺人地蛮干下去。
   
   是的,“存在是合理的”。任何事物,只要它存在一天,就有存在一
   天的“合理性”。比如,二战未结束,日本军国主义者未投降,汪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