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陈破空文集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为了证明统治西藏的合法性,中共把1959年以前的西藏,定性为“封建农奴制”,渲染“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中共进军和统治西藏,自称“解放农奴”;为此,今年又特设所谓“百万农奴翻身纪念日”;以为,这段历史,铁板钉钉,就由中共说了算。
   笔者为此查阅藏中及其他国家相关史料,并走访1959年以前曾生活于西藏的藏人,包括年届七旬的西藏流亡政府首相桑东·仁波切。发现,只有中共一家,指称从前的西藏是“农奴制”,而所有其他史料,尤其藏人的描述,都截然迥异。
    
   1959年以前,西藏人口组成,大致划分为:农民,牧民,手工业者,僧人,尼姑。除了居住寺院的僧人和尼姑,普通藏人中,农民占60%,牧民占30%,手工业者占10%。当时,西藏的土地,分别属于西藏政府、寺院和私人所有。没有土地的农牧民,则租耕土地,以为生计。不论把西藏土地拥有者称为领主还是地主,其中的佃租关系,与同时期其他国家情形,并无不同。

    
   事实上,生活在20世纪中叶的西藏农牧民,与同期中国农牧民处境相比,地位相似,但西藏农牧民享受的自由程度和生活条件,却更好一些。原因是,当时中国处于战乱,中国农民负担极重,生计朝不夕保;西藏境内,却和平而安宁(西藏政府奉行中立政策,未卷入世界大战),民众安居乐业,一派田园牧歌景象。租耕土地的西藏农牧民,上缴给土地拥有者的部分,包括税赋,仅占每年收成中的2%至4%,逢天灾,还可免交。
    
   1959年之前,西藏从未发生过饥荒,更没有饿死人的记录。中共统治西藏后,把血腥土改、公社化、大跃进、文革等一套,也强施于西藏,并将西藏粮食大量运往内地,严重时连种子都不剩。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期,西藏发生大规模饥荒,这是西藏历史上的首次。
    
   曾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的十世班禅喇嘛,到地方视察,藏人下跪,流泪哀告:“勿使众生饥饿!勿使佛教灭亡!”为此他给周恩来写《七万言上书》,恳切道:“过去西藏,由于佛教传播极广,不论贵贱,任何人都有济贫施舍的好习惯,讨饭也可以维生,不会发生饿死人的情况……如今,人们成批死亡,因为断粮而直接死亡,有些全家人死光……”他悲愤道:“从前西藏讨饭的,还有一个碗;如今讨饭的,连一个碗都没有。”因为上书,这个在西藏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的活佛班禅喇嘛,竟被中共投入监狱,关押10年!
    
   以从前西藏律令,土地拥有者无权赶走佃农,更无权体罚佃农。民众如有犯罪,地主或领主无权处罚,而须纳入政府法律程序。1959之前,西藏境内的犯人,不到一百人;中共统治西藏后,在藏区遍设监狱和劳改场,关押犯人数以万计,尤其关押大量政治犯。因坚持宗教信仰而竟沦为囚徒,在从前的西藏,根本无法想象。
    
   前西藏政府组成,50%为俗官,50%为僧官。其中,俗官采世袭制,与当时中国或其他国家类似;僧官则不计家庭背景,其中大批出自农牧民。西藏有一句谚语:“男儿只要具才智,噶丹宝座无常主。”西藏实施的,不是“政教合一”,而是“政教结合”,这是西藏作为一个佛教国家的独特之处。正因以佛教立国,西藏官民重视的,是慈悲、仁善、诚信、扶弱救贫等柔性价值,与盘剥、虐待、欺诈、恃强凌弱等恶性政治格格不入。
    
   中共杜撰“农奴主”、“农奴”等名词,还编造“剥人皮”、“挖眼睛”等故事,耸人听闻,与真实的西藏风马牛不相及。倒是中共自家的酷刑,堪称世界之最:张志新被割断喉咙,钟海源遭摘除器官,李九莲被竹签穿连下颚与舌头,高智晟遭极端性虐待……
    
   考虑到中共连中国历史(如抗日战争史)都予以伪造和篡改,他们伪造和篡改西藏历史,也就不足为奇。华国锋邓小平等曾平反毛泽东制造的“冤案”,但仅限于党内;所谓“拨乱反正”和“正本清源”,在历史方面,也仅修正了中共领导集团内部互相诋毁的部分,其他,有关国家、民族、人民等主要历史部分,丝毫未变。换言之,中共当政,至今仍以毛式谎言为基础。
    
   普通人时间有限,掌握的知识也有限;要普通人了解、对比浩瀚史料,更难。奸巧的独裁者,正是利用这一点,让普通民众只须记住那些在他们耳朵边重复千遍万遍的结论或口号,天长日久,习以为常。中共迷信的,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这类纳粹式理论。
    
   1959年以前的西藏,固然也存在种种落后现象,就像所有其他国家和民族一样,西藏也需要更新与发展。实际上,从上世纪初叶、即从十三世达赖喇嘛时代开始,西藏政治改革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其方向就是流行于世界的宪政制度。
    
   1961年,流亡才两年,年轻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就开始拟定“西藏未来民主宪法草案”。其中甚至有这样一条:“经议会三分之二以上同意,与最高法院协商后,可以罢免达赖喇嘛,其职权由执政委员会行使。”
    
   其后,民主进程在藏人流亡社区中逐步展开,议员和议会由人民选举产生;至1990年,政府不再由达赖喇嘛任命,改由议会选举产生;至2001年,政府首席部长(即首相或总理),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至此,藏人在流亡途中,完成政治改革,建立起相对完善的民主与宪政体系。
    
   反观中共控制的西藏境内,不仅有血腥土改、公社化、大跃进、文革等最恐怖和最黑暗时期(远比欧洲中世纪还要恐怖和黑暗),还有1989年和2008年,藏人两度和平请愿、遭中共残暴镇压的惊天血案。
    
   忤逆神灵、暴戾无道、奉行专制主义和种族主义的中共集团,以其铁证如山的劣行败绩,昭告世人:由中共把持半个世纪的西藏,才堪称当代“农奴制”、半“农奴制”、或变相“农奴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