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艾鸽

   
   
   胡耀邦是一代杰出的开明政治家。特别可贵的是他不把自己的话,象其他领导人那样当作“句句是真理”,下属也有可能对他的批示认为“不合适”而不照办。今年4月15日是胡耀邦逝世20周年,特把我所知的一些八十年代新闻界的佳话写出来,以怀念这位伟人的民主风范。
   
   八十年代我在中国青年报做记者前,先在科教部做过编辑。一天,科教部主任李明昌拿来一篇胡启立的文章让我编。我看后对李明昌说:“老李,这篇文章主题不错,教导青年如何爱国的,可文章写得太生硬,青年人读了会反感。” 李明昌把文章看了一遍,也赞同我的说法。他说:“写上退稿意见,退回去!”我听了大吃一惊:胡启立同志当时是主管团中央的呀!我提心掉胆地把胡启立的文章附上退稿意见,退回去了。而什么事也没发生。一位老编辑对我说:“没什么,胡耀邦的意见不合适,照样顶回去。”
   
   记者叶研到老山前夕采访,看到有的军事指挥官喜好打人海战术,动不动就说:“不惜一切代价!”死多少军人根本不当回事,只要那些军事指挥官(多是高干子弟)能升官就行。送别的宴会上,叶研站起来对军领导们说:“我们喝的不是酒,是战士的血呀!我不以记者身份。我以老百姓的身份,代表后方老百姓说句话:象‘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军事术语能否不用或少用!”当时,军队领导们听了就沉下脸来。后来,新华社记者到老山时,军队领导们谈到此事,愤愤不平。新华社记者就写了一篇内参送到邓小平那里。邓小平大怒,批了“严肃查处。”邓小平把内参转给了胡耀邦。胡耀邦没办法,也批了字:“此记者的言论动摇军心。若检查不深刻或平时表现不好,就可以辞退。” 邓小平和胡耀邦的批示传到报社。报社让叶研写检查。叶研写了检查。三分认错,七分申辩。报社也认为记者叶研表达的只是个人的不同意见。不赞成上钢上线。报社未给他任何处方。而叶研的那句话成了新闻界的名言。
   
   这样的事时有发生,连我都碰到一次。有一次,我在报社值班。而记者站的通信员们搞了一场中国青年报的读者大联欢,租用了当地的万人体育馆。还邀请了崔健等歌星来演唱。当时当地的文化部们认为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后来告到胡耀邦那里。胡耀邦批示要严肃查处。报社也让我写检查。我也是三分认错,七分申辩。最后一段话是:“耀邦同志和报社领导,多次说过:允许改革中有失误,不允许不改革。我始终把这话当作我的动力。”报社把我检查意见报给了胡耀邦。没有附加任何处分。胡耀邦又批字:“看来中青报舍不得处分自己的记者。”后来报社领导没有再找我,也就过去了。后来,中国新闻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报告文学集《混血世界》。
   
   又有一次,胡耀邦批示要求把中国青年报改为16开的对折多页报纸。在报社内部讨论时,几乎全体记者一致反对。报社领导一再强调:“这是耀邦同志的意见。”而记者们回答:“谁的意见也不行。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后来此方案流产。
   八十年代时,由于胡耀邦的民主作风浓,怕官员的记者不多。后来胡锦涛上台后,中青报的一篇社论中根据某领导的意见,把胡锦涛的话描绘成“象灯塔一样……”没想到,中青报老摄影记者贺延光(四五英雄)等人站出来痛批“个人崇拜”。即著名的“灯塔事件”。中国青年报记者的这种不怕官的意识,是胡耀邦长期民主作风结出的硕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