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艾鸽

   
   
   胡耀邦是一代杰出的开明政治家。特别可贵的是他不把自己的话,象其他领导人那样当作“句句是真理”,下属也有可能对他的批示认为“不合适”而不照办。今年4月15日是胡耀邦逝世20周年,特把我所知的一些八十年代新闻界的佳话写出来,以怀念这位伟人的民主风范。
   
   八十年代我在中国青年报做记者前,先在科教部做过编辑。一天,科教部主任李明昌拿来一篇胡启立的文章让我编。我看后对李明昌说:“老李,这篇文章主题不错,教导青年如何爱国的,可文章写得太生硬,青年人读了会反感。” 李明昌把文章看了一遍,也赞同我的说法。他说:“写上退稿意见,退回去!”我听了大吃一惊:胡启立同志当时是主管团中央的呀!我提心掉胆地把胡启立的文章附上退稿意见,退回去了。而什么事也没发生。一位老编辑对我说:“没什么,胡耀邦的意见不合适,照样顶回去。”
   
   记者叶研到老山前夕采访,看到有的军事指挥官喜好打人海战术,动不动就说:“不惜一切代价!”死多少军人根本不当回事,只要那些军事指挥官(多是高干子弟)能升官就行。送别的宴会上,叶研站起来对军领导们说:“我们喝的不是酒,是战士的血呀!我不以记者身份。我以老百姓的身份,代表后方老百姓说句话:象‘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军事术语能否不用或少用!”当时,军队领导们听了就沉下脸来。后来,新华社记者到老山时,军队领导们谈到此事,愤愤不平。新华社记者就写了一篇内参送到邓小平那里。邓小平大怒,批了“严肃查处。”邓小平把内参转给了胡耀邦。胡耀邦没办法,也批了字:“此记者的言论动摇军心。若检查不深刻或平时表现不好,就可以辞退。” 邓小平和胡耀邦的批示传到报社。报社让叶研写检查。叶研写了检查。三分认错,七分申辩。报社也认为记者叶研表达的只是个人的不同意见。不赞成上钢上线。报社未给他任何处方。而叶研的那句话成了新闻界的名言。
   
   这样的事时有发生,连我都碰到一次。有一次,我在报社值班。而记者站的通信员们搞了一场中国青年报的读者大联欢,租用了当地的万人体育馆。还邀请了崔健等歌星来演唱。当时当地的文化部们认为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后来告到胡耀邦那里。胡耀邦批示要严肃查处。报社也让我写检查。我也是三分认错,七分申辩。最后一段话是:“耀邦同志和报社领导,多次说过:允许改革中有失误,不允许不改革。我始终把这话当作我的动力。”报社把我检查意见报给了胡耀邦。没有附加任何处分。胡耀邦又批字:“看来中青报舍不得处分自己的记者。”后来报社领导没有再找我,也就过去了。后来,中国新闻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报告文学集《混血世界》。
   
   又有一次,胡耀邦批示要求把中国青年报改为16开的对折多页报纸。在报社内部讨论时,几乎全体记者一致反对。报社领导一再强调:“这是耀邦同志的意见。”而记者们回答:“谁的意见也不行。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后来此方案流产。
   八十年代时,由于胡耀邦的民主作风浓,怕官员的记者不多。后来胡锦涛上台后,中青报的一篇社论中根据某领导的意见,把胡锦涛的话描绘成“象灯塔一样……”没想到,中青报老摄影记者贺延光(四五英雄)等人站出来痛批“个人崇拜”。即著名的“灯塔事件”。中国青年报记者的这种不怕官的意识,是胡耀邦长期民主作风结出的硕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