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左爾辰
[主页]->[百家争鸣]->[左爾辰]->[国家绞肉,暂住先行]
左爾辰
·工会算只什么鸟
·怎样唤醒愤青
·恶人不念经,何苦去西游
·戏说崇祯皇帝朱由检
·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绞肉,暂住先行

   但凡国家公器,无论编制内外,必定是无法无天,权力泛滥。这便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之一。改革开放初期,大量贫困的外来人口涌入城市,给当地带来繁荣昌盛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一些混乱。为了防止所谓的“人口的盲目流动”,也为了当地城市所谓的“治安管理”,1983年,一部违宪的恶法《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就堂而皇之的出台了,相应的,中国人治的一个怪胎---暂住制度亦是粉墨登场。作为国家绞肉机器的一个部分,暂住制度自从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1. 以国家的名义,公然违宪:《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而《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却公然规定从居农村流入城市乞讨的、城市居民中流浪街头乞讨的、露宿街头生活无着的人员就是被收容遣送的对象。而且第二十二条规定的“收容遣送站组织被收容人员进行生产劳动的收入,主要用于被收容人员的伙食补贴和遣送路费”其实就是变相的劳改。一个人流浪乞讨是有罪的,是需要劳改的,这也只有我国伟大光辉正确的党才想得出,须知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哪个王朝将流浪和乞讨定为非法。至于在抓捕过程中和收容遣送站内赤裸裸的暴力,早就把宪法规定的”一律平等、保障人权“、”不受侵害、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禁止限制自由“、禁止非法搜查,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等抛到爪哇国外。通常的情况是,治安队员一出动,鸡飞狗跳难安宁:呼啸的黑笼子车、晃动的电筒、厉声的斥喝、粗大的棍棒、踹破的木门、搜身、翻屋、抱头蹲下、毒打、抓捕……,那情形,比当年鬼子进村造成的混乱有过之而无不及。
   
     2.以政府的名义,赤裸裸的践踏人权:在城市,没有暂住证的人们是权利丝毫不受保护的贱民,一方面,他们做着世界上最苦、最脏、最累的活儿,拿着世界上最低的薪水,另一方面,他们还得像通缉犯一样,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因为无处不在的治安队无时不刻不在打着他们的主意。他们不敢上街,不敢出行,生怕刚一迈脚就有光荣被捕的危险。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和治安队员玩 “猫捉老鼠”的游戏。这个游戏一玩就是30年,即使英雄的孙志刚在付出自己的生命代价后也没有嘎然而止。其实孙志刚事件只是冰山露出的一角,20年间,又发生了多少这样的人间悲剧啊:广东惠州圆洲镇治安队打死摩的司机引发骚乱;深圳石岩治安员追逐摩的司机致死引发骚乱;浙江省玉环县因查暂住证引发骚乱,19岁的四川籍少年曹磊被广州治安员打死;湖南籍民工被广东东莞大朗镇求富路村治安队打死;5个被广州市白云区庆丰居委会治保队搜查出没有暂住证的外来工,被关上收容车后没多久,便从高速行驶的收容车上一个接一个地被推下来,除1人受轻伤当场“逃跑”外,其它全部毙命……至于被殴伤、非法拘禁、恐吓、勒索就不计其数了,笔者本人1997年8月就被东莞的治安队抓捕并且劳改过一天,那次笔者本人和其它约50名左右的不幸者在“光荣被捕”后,被闷罐子车送到一个荔枝场劳动。为了防止我们逃跑,每个人被强行扣下证件,扒去衣裤,只剩下一条内裤遮丑。须知那是南方最酷热,太阳最毒辣的时候,穿着衣服都被太阳晒得皮疼,何况是赤身裸体呢!之后发给锄头、簸箕、水桶等劳动工具开始劳动。劳动内容很简单,就是把荔枝苗挖出来移栽到另外一个地方。但是要求就很高:20分钟必须完成一棵荔枝苗的移栽,完不成就要挨打或者罚跪。其实这是一个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无论我们怎样努力,至少也要30分钟左右。于是50多个人几乎没有不挨耳光或者棍棒的,有的甚至被打得头破血流。至于罚跪的,至少是1小时以上,跪完之后,膝盖青紫,站都站不起来,却还要继续劳动。从被抓的上午9点到黄昏的6点,整整9个钟头,光着身子在最毒辣的太阳下暴晒,并且疯狂的劳动,辅以毒辣的殴打,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有头破血流的,有满手是水泡的,有膝盖青肿的,有背心被太阳晒起水泡的……。笔者当晚背心刺痛得不能挨席。后来十指上的多个水泡相继穿孔,痛不可挡。大概一个多月后,背心开始脱死皮,我兄弟帮我巴掌大一块的撕落下来,那死皮,黑得像煤炭一样……
   

   3..以公家的名义,疯狂敛财:全世界,可能只有中国公民在自己的国度里是需要暂住的。外来人口涌入城市,下车伊始,首先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找厕所,而是先要找“外来人口管理中心”这样不伦不类的机构,去登记并且办理一张薄薄的纸片---暂住证。否则就有随时被治安队抓捕的可能。根据1998年的广东东莞收费记录:个人申请办理费用为300元左右,而当时东莞的工人收入只有400-500元左右,如果按照600万外来人口计算,东莞一年的暂住证收入就可以达到18个亿。按照900万外来人口计算,深圳一年的暂住证收入就可以达到27个亿。如此香喷喷的蛋卜卜,谁人不喜,谁人不爱。当然,你办理暂住证,费用都给了市级政府,那些基层政府(村)怎么办?基层政府自然是生财有道,良策多多。你办你的证,我抓我的人,咱俩各不误,一起都发大财。抓一个我也不要你300块,也不要你去办个劳什子的暂住证,直接交100块就放人。于是各村治安队员倾巢出动,在各个路口,在车站、在码头,在广场、在街上、在巷子里四处设堵,盘查过往人员,不论男女,不论美丑,不分老幼、不管高矮,不计胖瘦,统统不放过。“宁可错抓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有身份证的,说你没有暂住证,上车;有工作证的,说你没有身份证,上车;有暂住证的,说你三证不齐全,上车;三证都齐全的,他撕碎其中一证,还是说你三证不齐全,不好意思,还得上车;外地刚到的,前脚刚下公交车,后脚马上迈上了治安队的闷罐车。于是治安队里人满为患,电话铃声不断。有交钱的,有领人的,有收了钱后笑哈哈的,有没钱被打得鬼哭狼嚎的……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众生百态,善恶美丑,阴谋诡计,在这小小的天地里被展示得淋漓尽致。至于湖南涟源收容遣送站通过给回扣等方式与当地派出所勾结,收容外来人员,并向每个被收容人员收取500-800元“遣送费”,非法敛财320万之事,因为被曝光而名声在外,其实,相对于广东东莞的樟木头收容遣送站,便是小巫见大巫了。
   
   4.以维护稳定名义,大力推进基层政府向腐败化、黑社会化,残暴化的深渊发展。各村的治安队已经成为了当地基层政府的打手和马前卒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治安队因为担负着“维护安定团结大好局面的神圣使命”,所以权力可以大到无法无天,于是一条腐败的利益链就形成了:合法生意,就收取保护费,白吃白拿;非法勾当,就充当保护伞或者敲诈勒索,收取包庇费,由此治安队收入是水涨船高,东莞深圳各村的治安队长身价没有不上百万的。治安队自然要向基层政府纳贡,基层收了好处,也就对治安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捅天,任其胡作非为。况且,基层政府在暴力拆迁,处理“刁民”和平息突发群体事件方面还需要治安队的警棍和电棒。其实各村的治安队一般都是由流氓地痞、黑社会、凶徒、恶霸等人组成,在没有丝毫监督管理的情况下,指望这帮乌合之众和人渣遵纪守法,无异于对牛弹琴,痴人说梦。这帮人下手特别狠毒,往往会致人于死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各地治安队打人致死的新闻层出不穷就不为奇怪了。普通的善良百姓谁下得了那样的毒手啊。然而30年过去了,虽然该死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了,万恶的收容遣送站被改名了,但治安队这个毒瘤却还在生长和发酵。无数平民的“贱命”仍然时时受到它的威胁。
   本来这样的文章应该在2003年孙志刚事件的时候就写出,拖到今天,原因有三:第一,2003年我还是愤青一个,脑袋残疾。第二,2003年,江下胡上,心中还存希望。第三,2009年看见治安队还是那么嚣张,不得不写,即使是旧事重提,即使是于事无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