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崩溃从足球开始]
曾节明文集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崩溃从足球开始


   (民主论坛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从2007年亚洲杯开始,中共国足球走向全面惨败:当年亚洲杯男女足均告大败,男足创下参加亚洲杯三十一年来最差成绩,倒退回1976年以前的水平、女足连续五年无缘亚洲冠军,由世界冠军大热门,急速坠落至世界三流球队;2008年是中国足球崩溃性惨败的一年:各年龄段的国字号球队不仅全部惨败,而且还多创造了失败的纪录——中共国男女足在奥运会上双双大败,女足创造了在国际一级赛事上完败于日本队的纪录、男足在世界杯预选赛第一阶段前四轮居然一场不胜,提前两轮被淘汰,取得了国家队参加世界杯预选赛以来的最差成绩,创造了最耻辱的失败记录、同年十月份,十七岁国青队在泰国举行的四国邀请赛上,居然零比三完败于亚洲三流球队泰国队,创下了国字号球队输给泰国队的最大比分纪录;2009年开年伊始,男足国家队就以一个垫底的成绩,向国人宣告了足球股票暴跌的继续,又一新的失败记录——连亚洲杯决赛圈都打不进的纪录,创造在望、而今年元月,在澳洲青年奥运会足球比赛上,中国男足青年“希望队”不仅刷新了中共国国字号球队的惨败纪录,也创造了世界罕见的耻辱性输球纪录,中共国“希望队”不仅三战全墨,还分别被并非世界强队的美国队、智利队狂灌十四球、十一球,吃足了鸭蛋,“希望队”成了不折不扣的“绝望队”,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足球昏惨惨的未来……
    一年多来,足球的大惨败,成为奥运金牌包不住的脓水,彻底暴露了中共“辉煌”掩盖下的大尴尬:足球兵败如山倒的惨状,使得连中共国样板体育主持人韩乔生都不禁喊出了“解散中国国足”这样“不冷静的话”。

    中共国足球的连续惨败,已非阶段性成绩低谷可以解释,因为阶段性的状态,男女足、各年龄段球队各不相同,何以解释男女足、各年龄段球队在同一时期内全面惨败的事实?其他足球发展的正常国家,足球队的成绩自然有起有伏,还从没出现男女足、各年龄段球队同时大坠的现象:英格兰国家队男足近年来虽然成绩平庸,但其职业联赛球队成绩突出、其女足取得长足进步;德国职业联赛球队近年来成绩不佳,但其国家队男足成绩不俗,每每打进决赛,其女足国家队成绩更是娇艳,在世界大赛上摘金夺银;西班牙职业联赛球队虽然成绩下滑,但其国家队和青年队近年却表现抢眼;阿根廷国家队的表现不尽人意,但其国奥队男足却夺得北京奥运会冠军……
    象中共国这样男女足、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青少年球队全面惨败的现象,绝非暂时性、阶段性的状态现象,而是足球运动全面衰败、后继乏人的崩溃之象。
    联赛的盛衰决定着球市,球市是足球运动的经济基础、衣食父母。那么如今的中共国足球联赛状况如何呢?十四年来,在中共国足协专制黑暗的统治下,如今的联赛,暴力、腐败事件如呼吸一样自然,已经引不起社会的兴趣;大搞黑箱作业、惯以腐败“反腐败”为能事的中共国足协早已权威扫地:怙恶不悛、倒行逆施的足协主席谢亚龙早成恶搞的对象、现在甚至成为连恶搞都不屑于的对象,足协的权威遭到普遍的蔑视;去年十一月武汉队公然以退出联赛抗议足协的“执法”,创造了挑战足协的史无前例;随着足协公信力的崩溃,联赛的维持开始出现问题。
    在国际赛事连续空前大惨败、足协“瞎折腾”和、退赛事件的三重打击下,如今球市冷火秋烟、摇摇欲坠,与九十年代中后期“甲A”、“甲B”联赛的火热盛况相比有如天渊之别。初来乍到的经济大危机,对于已经摇摇欲坠的足球职业联赛和极度虚弱的球市,无异于即将踹上去的狠狠一脚,足球职业联赛崩塌、球市的崩溃已成定局,只剩一个今年崩溃还是后年崩溃的问题。
    随着联赛和球市的崩溃,中共国的足球运动也就彻底崩溃了。
   
    中共国足球为何在“职业化改革”后为何仅十四年就濒临崩溃?而与中共国足球几乎同时职业化的日本、美国足球却欣欣向荣、朝气蓬勃?美、日足球职业化以后,迅速崛起,其国家队不仅很快分别称雄于亚洲、北美足坛,现在已经能够与欧洲二流球队抗衡,而中共国足球无论是水平、还是大众的关注热情,都沦落到连毛泽东时代都不如的惨境,这究竟是为什么?
    表面上看,水平的暴跌是造成中国足球大衰落现状的首要原因;其实,水平的暴跌只是某项体育运动衰落的必然结果之一;当然,水平的暴跌反过来会成为体育运动进一步衰落、乃至崩溃的特效催化剂。
    水平的暴跌是因为人才的突然断档、后继乏人,人才的短缺,才是中国足球大衰落真正的首要原因:随着马元安一代老女足的老去,如今的中共国女足,再也产生不了象孙雯、刘爱玲、范运杰、张鸥影等技术精湛、能力全面的世界一流尖子;而中国男足,不要说再也没有范志毅、郝海东、彭伟国、马明宇这些能力突出、技术细腻、特点鲜明的亚洲顶尖好手,连李铁、李玮峰这样基础扎实、中规中矩的中才都没有了,“八五后”、“九零后”球员,一代不如一代、一代糙过一代。
    为什么 “职业化改革”改革十四年后,中共国足球不仅没有崛起,反而滑落至今天濒临崩溃的惨境?首要原因正是人才的断档和全面凋零、为什么中国足球水平近年会急速坠落到连毛泽东时代都不如的尴尬地步,首要原因正是人才的断档和全面凋零;而中国足球人才的断档和全面凋零,正是中共国畸形的“职业化改革”的主要“成果”之一。
     人才,是体育事业乃至整个社会兴盛的首要因素,缺了人才,一切皆无从谈起。人才的产生离不开培养;恰恰是在足球人才的培养上,现行的体制连计划经济时期的体制都不如,因为“具有中国特色”的足球职业化改革毁弃了旧有的足球人才培养体制,却又未能建立新的人才培养体制:
    计划经济时代,足球苗子的选材和培育依靠体校和体工队,各地的体校和体工队的足球科,从当地的小学物色足球苗子,从小培养,费用由国家全包;体校和体工队的选材和培训尽管粗糙,毕竟能够广泛地选拔和培养足球人才,国家队以下,形成球童——少年——青年——国奥四级人才梯队,给国家队提供了坚实的人才基础和充沛的后备力量。
    由于费用国家全包,穷人子弟只要有才,照样可以得到培养和选拔,这就能够做到选材范围的尽可能广泛;不象现在的小孩如果家里没钱,再有足球天分也是枉然,只能白白荒废。
    在足球发展上,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端是低工资、平均主义、吃大锅饭、个性压抑、这容易造成运动员、教练员积极性不高,足球事业发展缓慢;但其优点是能做到广泛选材、足球人才有保障。
    不能不承认,数十年当中,体校、体工队确实为中国培养出大批优秀的足球人才,如七、八十年代的容志行、古广明、黄向东、左树声、麦超、马林、傅玉斌、高洪波、胡志军、高仲勋、曹限东等等,其中容志行是迄今为止中国男足唯一为国际足联承认的、具有世界级水准的天才球星;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足球“职业化改革”十四年来,中共国足球职业联赛迄今为止最为杰出的选手,如范志毅、郝海东、高峰、黎兵、谢峰、李明、彭伟国、马明宇等人,居然全都是体校、体工队培养出来的人才,其中范志毅是中国男足唯一荣获亚洲足球先生的运动员。
    中共国职业联赛最火爆的九十年代,人才上完全是在吃体校、体工队的老本。
    足球“职业化改革”之后,体校、体工队不再承担足球的选材和培养,本来,足协有担负足球人才的培养的责任,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足协也是这样做的,但中共国足协却在专制体制锦标主义和追求“政绩”的驱动下,拒不承担青少年足球人才选拔和培养的责任,而把这一责任推给各足球职业俱乐部;但“改革”后自负盈亏的各职业俱乐部,为了经济效益也不可能承担起这一责任。
    足球“市场化改革”之后,足协继续保留了计划经济时代的专制权力,继续以官方机构身份对中国足球产业进行“管理”(实为专制统治),始终拒绝向职业联盟性质转变,这一方面计划经济时代的选才、培养机制统统丢弃,另一方面又牢牢阻挡着足球市场化选才和培养的新机制的建立;由于计划经济时代的选才、培养机制丧失,足球教育分散化、私营化,并且成了稀缺品、奢侈品,一般只有家境较好的城市家庭才供得起,但是家境较好的城市家庭,有几户人家愿花大钱送自己的子女去踢足球,尤其在独生子女普遍的今天?
    这就造成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领域,在九十年代末完全荒芜,形成整体性人才断档、造成今天无人可用的局面。
    毁弃青少年培养的恶果,不会很快显现出来,但一旦显现出来,往往崩溃性的灾难已经降临、一切都无可挽回了。“职业化”后抛弃人才选拔、培养的中国足球,尽管依靠郝海东、范志毅、高峰、黎兵等一大批体校、体工队尖子,短时期内创造了中国足球联赛空前的繁荣局面;依靠范志毅、郝海东等“遗老”和职业联赛唯一一块“青少年培养”成果——留学巴西的健力宝队员,中共国足协甚至还取得了男足打进了2002年世界杯的“突破性政绩”,但此种繁荣盛景,不过是回光返照的冉冉斜阳和五光十色的泡沫;中共国足球人才凋零的大危机,很快就随着体校、体工队最后“遗老”的“挂靴”,和健力宝队员的老化,而全面猛烈地爆发出来,这就形成了本文开篇所述的崩溃性的失败惨状。
    原来和中国足球水平差距不大的美国、日本、韩国、沙特、澳大利亚等国家足球人才济济、新人辈出,而中国却人才凋零、联赛滑坡、八零后、九零后球员愈来愈平庸化,“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无人可用的中共国足协,只得矮子里选高子,尽遣糙哥糙妹组队,征战国际赛场,其结果自然是崩溃性的大惨败、一败再败。
    急功近利的“特色”职业化改革,不仅导致人才凋零,还重创了中国足球运动的群众基础:“职业化改革”之前,全国各地城市有不少足球场所免费向公众开放,这些场所虽然普遍粗糙失修,但毕竟支撑着群众足球运动,群众足球运动的存在大有助于足球运动的普及和推广,足球“职业化改革”之后,这些免费场所要么封起来收费,要么干脆拆掉搞房地产,于是,毛时代及八十年代许多地方在大中小学校、街边、文化宫、“工人体育场”等处的那种“群众足球”再也看不到了,群众足球基本上被消灭。
    没有群众足球运动,就没有足球氛围;没有足球氛围,就难有足球的喜好;而在缺乏足球的喜好的土壤上,是很难产生足球人才的。足球社会环境的恶化造成了足球人口的萎缩,足球人口的萎缩又加重了选才的困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