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曾节明文集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北京之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前言
   
   
    新加坡是一个让老少中国人都倍感亲切的华人国家:新加坡电视连续剧是最早步入中国
   家庭的外国电视节目之一,新剧《天涯同命鸟》曾经于六四大屠杀之后的无边暗夜中,抚慰
   过众多大陆人焦苦绝望的心灵;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是迄今为止唯一获准在大陆发售的外
   国非纯经济性读物;在大陆人当中,新加坡的发达和繁荣家喻户晓。
   
    因为新加坡的发达、繁荣和与国际接轨的外表,许多中国人以为新加坡是自由民主国家,
   这是大错。新加坡虽然有着“三权分立”和“法治”等现代宪政民主国家的几乎所有外部特
   征,却毫无宪政民主的内涵。
   
   
   一、新加坡言论自由的虚假性
   
   
    首先,新加坡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这是新加坡自由民主虚假的最有力佐证,也是新加坡
   掩饰不住的专制毒疮恶臭。任何专制独裁政权,都不会容忍新闻出版自由,钳制媒体和出版
   是专制独裁政权的共性,因为专制独裁政权的权力来源不合法,而新闻出版自由意味着反对
   的声音大量出现,这就无可避免地暴露政权的不合法性,从而动摇专制独裁国家的“国本”。
   因此,没有新闻出版自由,是任何专制独裁国家,不管如何伪装,都掩盖不了的共性。
   
    表面上看,新加坡似乎没有新闻审查机制,各大媒体也没有类似于中共党组织那种专事
   审查和过滤的附体自律系统,实际上,新加坡的媒体完全操纵在政府(人民行动党)手里:
   自965年独立以来,李光耀政府大力“净化”媒体市场,到70年代,新加坡知名的民营报纸、
   广播、电视台被查禁一空,仅剩下少数对政府唯唯诺诺的不起眼媒体,被新加坡政府用以装
   点门面,标榜“新闻自由”;另一方面,人民行动党所垄断的政府,通过政府持股的方式间
   接控制了该国两大媒体集团——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和新加坡传媒公司,在执政党的控
   制下,新加坡各大新闻媒体表面上独立运作,实际上其业务主管在新闻报道上必须遵从大股
   东(政府)所要求的舆论导向,否则轻则炒鱿鱼,重则“”依法“严惩,而因为传媒市场政
   府独霸的局面,一个媒体的新闻从业人员,一旦被政府踹出来,便从此录上黑名单,再无可
   能在别的媒体找到工作,因此对政府的限令,新加坡的媒体业务和新闻从业人员主管绝大多
   数战战兢兢,决不敢越雷池一步。
   
    同样,在李光耀政府的“法治”下,到70年代,新加坡的民营出版社也几乎被扫荡一空,
   现存的新加坡大出版社全都是政府控股的出版社。通过这种狡诈的方式,人民行动党就牢牢
   控制了新加坡的新闻和出版。
   
    在人民行动党的种种限制下,异议的书籍和出版物既不可能在新加坡得到出版,反对的
   声音很难见诸新加坡的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网站;虽然,新加坡政府为了显示“自由
   民主”,有时也容许一点不那么“激进”的异议言论,但总是放在不显眼的版面和非黄金时
   间段,显要版面和黄金时段绝对没有反对党和异议言论的存身之处。
   
    新加坡政府钳制新闻舆论的黑手,还伸向了国外。表面上看,新加坡政府容许多种西方
   报纸和杂志在新加坡发行,显现出一种“”新闻自由“”的景象,实际上,能够在新加坡发
   行的外国出版物,都对新加坡政府做到了“自律”(没有批评新加坡政府和领导人的言论),
   否则,立即会被吊销在发行许可,甚至会被以“诽谤罪”告上法庭,判处巨额罚金。控以
   “诽谤罪”,通过法庭进行狠狠的整治,正是新加坡钳制敢言国际媒体的的杀手锏武器:20
   多年来,新加坡政府以“诽谤罪”,先后把《远东经济评论》、《亚洲金融》、《彭博新
   闻》、《国际先驱论坛报》、《经济学人》告上新加坡法庭,并且“胜诉”、获得了巨额赔
   款。在1989年11月,新加坡法院就曾以判定《远东经济评论》“诽谤”总理李光耀的罪名成
   立,判决该杂志赔偿23万新元。2006年8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前总理李光耀抓住《远东
   经济评论》所发表的一篇文章,以“诽谤罪”将出版商和主编告上法庭,并且从9月28日起
   禁止这个杂志在新加坡贩卖销售。
   
    在新加坡滥控“诽谤罪”的威胁下,在新加坡营运、发行的外媒和外国出版物要么卷摊
   子走人,要么乖乖实行自律。
   
    新加坡政府对民众接收信息自由权的剥夺,与中共的做法如出一辙。新加坡政府严禁个
   人和任何民间组织自行安装卫星天线接收器、审查所有的外国电视节目、对网络进行严格的
   管制:封锁过滤一切异议言论和批评新加坡政府的外国网站。
   
    新加坡政府对学术自由的限制,比中共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对大学人文学科教师的授课
   书目及授课内容,新加坡政府实施严密地审查,对外教的审查尤为严厉,甚至连授课参考书
   目都要审查。
   
    对民众日常言论自由的钳制,新加坡政府更是比现今的中共犹有过之:新加坡警方和
   “内部安全局”至今设置奖项,奖励国民举报“诽谤政府者”,在告密的高压下,新加坡老
   百姓普遍对国内政治事务、领导人噤声,而祇敢谈及经济、生活、体育……民众对政治话题
   噤若寒蝉的状态,一如中共国毛时代的老百姓。
   
    新加坡钳制新闻、出版、学术、信息、言论的恶劣表现,在国际上获得了“记者公敌”
   的称号,“记者无国界”组织评估的世界各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在167个国家当中,作为亚
   洲首富之一的新加坡历年徘徊在140名前后,居然连非洲苏丹、津巴布韦这样的国家都不如,
   在亚洲也是倒数,和中共国一个档次。
   
   
   二、新加坡选举的虚假性
   
   
    有人认为,新加坡有着完备普选,说明它是民主国家。持这种观点的人,大概被新加坡
   的民主假像迷花了眼睛。新加坡虽然有一人一票的普选,但是这种普选是被政府操控的普选,
   完全没有公正性可言:由于人民行动党政府垄断媒体和操控着新加坡媒体,因此包括反对派
   在内,执政党的一切竞争对手严重缺乏发声的渠道,在宣传上远不能象人民行动党那样,拥
   有报纸、广播、电视、网站等庞大的传媒支持。
   
    现代社会,是一种严重依赖新闻传媒的信息社会,公众的意见受传媒的影响巨大,在现
   代社会中,谁掌握了传媒,谁就拥有了获取民意支持的巨大优势。新加坡执政党和在野挑战
   者在传媒资源上的严重不对称,使得新加坡的普选成为大人和儿童之间的比武,人民行动党
   的挑战者还没选就输了一半。
   
    在别的许多国家,缺乏媒体支持的反对派还可以发起街头运动为自己造势、拉票,以弥
   补媒体支持的不足,比如:善于运动群众的台湾民进党,就是在媒体资源不如国民党的情况
   下,成功地以游行、示威、集会、静坐等“群众运动”弥补了不足,两次击败了连战领衔的
   国民党。但是在新加坡这种办法却行不通,因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对一切集会(包括游
   行、示威、静坐)进行严格限制:新加坡原来严禁一切户外示威游行集会,今年放宽限制,
   允许示威游行集会在指定的新加坡芳林公园举行,但与中共国一样,必须事前向警方“申
   请”,而且活动不能公园门,否则以“违法”论处。
   
    新闻出版自由的缺失和集会自由的受限,使得新加坡的在野党很难获得足以挑战执政党
   的名望。
   
    出了以上述规范和“法治”的手段压制竞争者外,人民行动党政府还利用政府职权,采
   取一系列法外的“模糊”手段对竞选对手实施遏制,这包括在选举前重新划分选区、运用行
   政资源等不公平措施,甚至还包括选后报复“不听话”的选区:例如,政府在市政建设、教
   育、甚至交通等发展上故意压制在野党占优势的选区,造成选区的建设和发展明显落后于执
   政党选区,从而迫使选区选民不敢投在野党竞选者的票。这些法外阴招,屡屡得逞,而反对
   派却哑巴吃黄连,没有控诉政府的依凭:因为没有法律规定政府不能采取这些措施,而新加
   坡执政党政府所控制的议会,又故意对这些方面不予立法。
   
    如果以上的限制措施仍然不足以阻遏挑战者的脱颖而出,人民行动党就会立即祭出其杀
   手锏“法治”武器——控以“诽谤罪”:在新加坡以往的选战中,少数对人民行动党形成了
   挑战的在野党、反对党竞选者,无不被政府以“诽谤罪”告上法庭,同时,遭到为政府所操
   控的各大媒体极力的丑化,而功亏一篑,甚至身败名裂。新加坡反对党参选人徐顺全、萧添
   寿的遭遇就是典型的例子。
   
    在这种一边倒有利于执政党的极端不对称的选举,反对派政党要想获胜,难于登天。难
   怪,在新加坡建国后的历次选举中,人民行动党党的总得票率从未低于60%.综上可见:新加
   坡的民主完全是假民主,其“普选”和“竞选”的国际化外表特征、其操控选举的“法治”
   化、精致化和多样化的手段,令其远比中共制造的橡皮图章式假民主更具欺骗性。
   
   
   三、新加坡政体“三权分立”的虚假性
   
   
    新加坡的假宪政民主体制之所以特别具有欺骗性,还在于它有一套深具“三权分立”外
   表特征的政治体制:新加坡的宪法明确宣称本国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宪法也没有规
   定新加坡由人民行动党一党领导;就政权的组织形式上看:新加坡采取的是虚位总统内阁总
   理制的政体,总理由议会中多数党领袖担任;议员由直选产生,议会掌握国家的立法权、并
   有权对政府实施监督;政府对法院没有管辖权……表面上看,新加坡的政治体制,与德国等
   成熟的内阁制宪政民主国家别无二致。
   
    实际上,新加坡的“三权分立”是完全虚假的。因为种种“模糊”(变相或隐晦违宪)
   的操作规定,新加坡政权在运转当中,变成了行政权一权独大的结构:在政府的精致化违宪
   控制下,议会权屈从于行政权,议会实际上成了隶属于政府的一个“立法”和议事部门;而
   新加坡的法院体系,则成了政府贯彻其“法治”意志的工具。
   
    (一)立法机构独立性的虚假
   
    新加坡议会独立性的虚假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议会立法权的虚化。新加坡议会表面
   拥有立法权,但与几乎所有的民主国家议会不同,新加坡议会出台的新立法,不能够直接提
   交国家元首签字生效,而必须先经过政府司法部门的审查批准9.新加坡政府通过这种特殊的
   “司法审查权”,以种种藉口,如“违宪”、“不利于经济发展”、“不科学”等等,阻止
   一切不利于己的立法生效;更何况,由于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人民行动党议员占据着议会
   的绝大多数议席,不利于政府的立法提案即使被提出来,也不可能被通过。新加坡议会的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