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联邦制问题]
徐水良文集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联邦制问题

徐水良

2009-2-7

   这是与朋友探讨联邦制、征求意见的稿子。

   关于联邦制问题,我谈点看法。但我英文不行,想先征求一下精通英文的朋友的意见。看谈得对不对,如有不对处,盼批评指教。

   联邦制问题,属于一个大理论课题——政治科学中国家学说的研究范围,本人已经研究国家学说包括联邦制三十多年近四十年。中国异议人士整体上也至少已经研究联邦制二十多年。不搞清相关理论,恐怕很难讨论。

   中文联邦概念涵盖英文federation, union, commonwealth 多个意思。因此把英联邦 the British Commonwealth of Nation 也翻译成联邦。所以这里联邦概念涵盖了中国政治学国家学学者努力创造的“邦联”(大陆学者)或“国协”(台湾学者)这个概念。

   因为不同概念用一个词——“联邦”,分不开具体概念,容易混淆,所以大陆和台湾这些中国学学者特意创造出这个“邦联”或“国协”概念(词),用来与一般联邦概念相区别。有些学习了政治学和国家学相关理论的人,接受了这种区别,但多数人并不清楚这种学者们创造出来的两个概念和它们的区别。而且,实际应用中,中文联邦概念仍然包括了“邦联”或“国协”这种概念。典型例子,就是前面所述,把 the British Commonwealth of Nation 翻译成英联邦。因此,中文的“联邦”概念,是一个非常灵活的概念。可以表示从联邦制到邦联制的形形色色的自治和联合制度。

   事实上,英文commonwealth,也同样是很灵活的,既可以表示英联邦的“邦联”或“国协”制度,也可以表示联邦,如澳大利亚联邦:th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此外它还可表示共和国,国家,美国的州,联邦等等,也是多义的,非常灵活的。因此,“中华联邦”中的“联邦”,翻译成英语,以翻成Commonwealth 为好。

   这种联邦制度,愈灵活,愈具有广泛的包容性,愈好,千万不能让书呆子们把它的意义搞死了。不是从实际出发,而是死扣字眼,是书呆子教条主义的共同特点。我们反对马列教条主义和自由主义教条主义,就是因为它们愚蠢地死扣它们自己的理论教条,而不管这些理论教条怎样脱离实际,违背实际。

   这个问题牵涉大量理论问题,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说清的,这里是简单说明和探讨,并征求意见。

   

   附:过去一些相关文章: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徐水良

2008-3-30

   最近,发生了与中国统独问题密切攸关的两件大事。一件,就是西藏事件,一件,就是台湾大选。这两件大事再一次把中国的统独问题,提到全体中国人面前,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这次西藏事件,与中共制造的谣言和假象完全不同,汉族人民的大多数,首次在事实上站到了反对中共当局,同情和支持达赖喇嘛和藏族人民的一边。我们为我们汉族人民的觉醒而骄傲。

   中共及其网特、网警,封锁消息,不准谈论西藏问题,同时拼命制造谣言和假象,对国内人民洗脑,极力把这次西藏事件歪曲成藏汉之争,而汉族人民则与中共站在一起、反对藏族的假象。海外中共地下势力控制和影响的媒体推波助澜,宣传这个假象。西方一些媒体也上了当,信以为真。

   中共控制互联网和中文媒体,他们当然可以任意制造假象。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无论我们了解的国内情况,还是国内异议人士传出的消息,都与中共制造的假象完全不同。这段时间,虽然中共不准发表反对意见,但国内网友仍然用其它曲折办法,一面倒质疑中共对西藏事件说法的真实性。昨天,我转发了在互联网看到一个帖子,表面上是谈论希特勒纳粹制造的“国会纵火案”,但主帖和跟帖共104个,除了个别跟帖倾向中共,其它帖子,一面倒质疑西藏事件,怀疑这是中共制造的又一次“国会纵火案”。国内著名的反腐败人士安均先生认为,这次西藏事件,全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披露,某网页参加评论的有64483人,但是网管给与显示的只有45条。合格率只达千分之六点九。其它的绝大多数,显然是反对共产党的。

   而这次台湾大选,台湾人民摒弃了严重的蓝绿恶斗路线。台独地方主义,包括其地方分裂主义,地方排外主义,地方恶斗主义,地方孤立主义,和地方闭锁主义,遭到严重挫败。而走中道和解路线,既坚持反共,又反对台独地方主义和恶斗路线。坚持对大陆和世界开放,提倡两岸共同市场的马英九,和由马英九领导、赞同马英九路线的国民党,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大选以后,马英九和马阵营,继续采取非常理性的全民和解路线。谢长廷等民进党中比较理性的领导人,也发表了非常理性、和解、方向正确、策略正确的言论。双方表现,可圈可点。台湾社会,呈现非常可喜的情景。包括我们曾经批评的前总统李登辉,也不错。

   笔者曾经批评蓝绿双方亲共投降势力和台独逃跑势力,包括批评民进党和李登辉先生的台独地方主义错误,批评连战先生与大陆打交道时的软弱亲共倾向。但是,实际上,我们非常肯定民进党和李登辉先生对台湾民主的历史性贡献。也非常肯定连战先生勇敢的破冰之旅,对于两岸关系的重大意义。历史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

   最近发生的这两件大事表明,海峡两岸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在统独问题上,已经摆脱非理性的偏激情绪,走向和平理性。

   在这个条件下,好好地、理性地、和平地讨论统独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

   中华民族正面临历史难逢的统一复兴的历史时刻。我们呼吁所有中国人,尤其是两岸政府,主要是中共政权,千万不要错过了这次机会。中共政权必须改弦易辙,才能避免再一次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他们已经当了几十年中华民族的罪人,如果不改弦易辙,再当一次这样的历史罪人,那么,不仅中共将会彻底灭亡并遭到严惩,而且承担责任的中共个人,也将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

   笔者历来主张建立宽松自由的大中华联邦,来解决中国的统独问题。

   我认为,像中国这样一个情况复杂的大国,要解决西藏问题,台湾问题和其它统独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非常自由,非常灵活,而且是全世界最自由、最灵活的大中华联邦。

   现在,是讨论、研究和宣传这种联邦的时候了。

   当然,要建立这样的联邦,先决条件是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没有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就没有建立自由联邦的可能性。所以,全世界的华人和大中华地理圈、文化圈的各民族,必须首先共同奋斗,争取实现大陆的民主化。

   等到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建立民主的中央政府和各地地方自治政府以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构建新的大中华联邦。

   大中华联邦建立在各民族或各区域地方高度自治之上。一般省市,为简便起见,地方和中央的关系,可由一般宪法条款规定。但在民族自治和区域地方自治地区,如西藏、香港、澳门、新疆、内蒙、宁夏、广西等等地方,地方自治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可以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签订协议,协商决定实行合适的制度。例如地方高度自治,中央政府仅仅负责国防和有关主权的外交事务,其它事务,包括其它一般的外交事务,一律由地方自己负责。这就像中共承诺的、除去了现在中共人为干扰的那种“一国两制”模式。当然这个“一国两制”名称,其实并不正确。因为到时候,全国各地方,都有类似的高度自治,实际是一国一制,一国良制。

   如果该自治地区愿意自己承担国防和外交事务,也就是要求完全的主权,他们可以与联邦协商,订立新的协议,选择大中华联邦会员国、类似英联邦成员的那种模式。

   联邦成员,还可以有其它多种多样的形式。都由协商和订立协议来解决。

   如果目前大陆地区以外,其它地区,如台湾,蒙古,东南亚,东亚等地区和国家,愿意加入,而大中华联邦也欢迎它们加入,则可由它们自己和双方共同选择合适模式,与大中华联邦签订协议,成为大中华联邦成员。

   由于台湾的特殊地位,由于台湾是中华民族目前唯一建立和实行民主制度的地区,具有民主经验和其它特殊能力,大中华联邦最好首先由大陆和台湾共同协商,共同创建。

   顺便说,中华民族是一个民族的集合体,包括境内各民族。

   如果大中华联邦成员希望改变原来的成员模式,甚至脱离联邦,则应该与中央政府协商,改变原来协议,重订新的协议,包括分离协议,然后交公民投票通过,即可以实现改变或分离。

   我认为,强扭的瓜不甜,我们有前车之鉴,有苏联解体覆辙在前,这种覆辙告诉我们,不能坚持苏联体制使用暴力强迫统一的模式,那样的模式,只能造成最后的解体和崩溃。

   我们应该学习美国的自由联邦模式,并且比美国更自由,才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吸引力,才能保证联邦的统一、保证中华民族各民族的统一,并且吸引更多朋友参与或加入自由联邦。

   这样的自由联邦的内部模式,加上与先进的、自由民主的国家结盟,与全世界和平友好相处的和平国策,加上世界一体化和各种区域合作,共同市场等等许多合作体系等外部国际关系的模式,这就是未来中华民族生存于世界的未来图景。

   

徐水良: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按]关于大中华联邦,文稼先生在《独立评论》上提出一个异议,我想他的异议可能不少人都有。所以特地把他的原文和我的答复,一并发到《网路文摘》,供大家参考。

             ——徐水良2008-3-31

   谢谢你提出这个问题。

   你讲的“联邦”和“邦联”之类概念的区别,是中国学者和有关书籍一再讲的问题,我读过许多许多次,谢谢你再提醒一次。

   这两个中文概念的这种区别,虽然并不完全正确,但应该是有一定意义的。不过,这个问题,现在已经被中文学者学究化、教条化了,被学究化地固定、僵化,并且与实际使用产生了一定的偏差了。

   你理解的正是这种学究化、僵化、教条化的东西。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学究化、僵化和教条化的。两个概念的实际应用中间的差别,也不完全是这样教条化、僵化区分的。

   例如英联邦,显然不是中国学究们说的联邦制概念,而是邦联制概念,但它却翻译为联邦。

   这其间还包含翻译问题。

   按中文英文之间的翻译,联邦这个概念,与三个英文词相对:

   federation;

   union;

   commonwealth。

   中文邦联对应的英文概念,是confederation。

   英联邦:“the British Commonwealth”。其中的“Commonwealth”,一般词典,简单解释是“联邦”。刚才我又查了一下《牛津英汉双解词典》和《21世纪大英汉词典》。《21世纪大英汉词典》的第一条的解释是:“(若干主权国家及其附属国为共同利益而自愿联合的)联合体,联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