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徐水良文集
·坚决反对法西斯种族主义
·在邮件组驳黄川粉公然宣扬法西斯理论
·黄俄土共及其老主子的一个战略阴谋
·土共再次选择川普的原因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专制口号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谈道德的基本知识(驳宇宙道德本体论及仁本主义等谬论)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建议大家对土共对海外最大的洗脑工具微信采取行动
·对川普讲话的批评:无法无天无德无道不公不义,甘愿认人类公敌为友对抗人类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已根据网友意见做了修改
·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本人近二日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徐水良

说  明

   一谈到革命,很多人马上就回到传统旧思维。马上就是暴力革命,马上就将目光盯住暴力革命的组织者——反对派组织。

   但其实,当代民主革命的通例,是突发庆典式革命。这种突发庆典式革命,往往是非暴力的,往往是在特殊情况下,由老百姓自发地突然地发动起来的,而不是由反对派组织有组织地组织发动起来的暴力革命。异议人士和反对派组织的作用,只是为变革、从而也为这种突发庆典式革命进行思想准备,进行宣传,制造舆论。在极权专制的一般情况下,他们无法、或很难直接从事革命的组织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每一个中国老百姓,都可能遇到并承担起参与、发起突发庆典式革命的历史机遇和责任,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做好准备,随时发挥自己的历史主动性创造性,而不要把眼光和希望完全寄托到极权专制条件下必然四分五裂的“反对派”身上。不要指望救世主,一切靠老百姓自己,靠他们自己去抓住每一个可能的历史机遇。

   从1973年本人从事民运开始,从最早的大字报及到今天,几十年来,我一直研究和论述这种突发革命。下面是笔者多年来发表集中论述突发庆典式革命的几篇文章,供参考。

              ——徐水良2009-2-3日

   目录:

   说明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再谈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2002年1月

   一、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是当代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普遍形式(即通例)。

   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是我在多年以前提出来的,到目前为止,除了私下里有一些朋友赞同以外,我还没有看到有别的朋友公开发表文章中表示赞同的。因此到目前,不幸仍然是我个人的"专利"。现在有朋友对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进行批判,也有朋友希望我再谈谈这个问题,所以有必要进一步加以论述,我觉得朋友们的批判和朋友之间心平和气地、认真地进行友好讨论,有重要的建设性意义。由于朋友沿用了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的名称,没有对我关于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的定义表示异议,因此,有关讨论自然在这个定义的基础上进行。(定义参见《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主张对话道路,否定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的意义,根据自己凭空幻想而无视当代历史,随便作武断结论,这在科学上是不严肃的态度。事实上,当代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绝大部分采取了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尤其是中国"六•四"以后。中国的"六•四"大屠杀,暴露了共产党极权政权的残酷本质,从而促使了东欧和苏联的解体,也促进了其他一些专制政权的垮台和变化。中国改变了世界,却没有改变自己。从"六•四"以来,许多专制政权走向民主,除了匈牙利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等,情况有所不同以外,基本上采取了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其中,大部分采取了和平的方式,俄罗斯和罗马尼亚则有少量的暴力和流血。因此,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是目前专制政府走向民主的通例,匈牙利和台湾等等则是特例。

   

   二、对话的意义

   对话的意义当然非常重要,人类应该对话,中国八九民运强调对话,人类早已用对话来解决大量问题。对话应该是未来人类解决争端的主要方法。但在现实中,对话却需要条件。对话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双方愿意对话。否则,人家不愿意和你对话,你也没有任何力量强迫人家对话,你却把希望寄托在对话上,喋喋不休地反对其他方法,喋喋不休地乞求对话,在旁人看来,你不是神经有问题,就是沉浸在幻想中的可怜虫。

   在国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部分西方殖民地的独立,最后采取了对话谈判的形式,对话的意义无疑是巨大的。虽然不能说大部分西方殖民地靠对话独立,因为大部分殖民地靠殖民地人民自己的反抗和奋斗,而不是对话。但我们可以说,大部分殖民地最后采取了对话形式实现独立,其中一部分国家在整个独立过程中主要依靠对话,而不是对抗。只有一部分国家主要凭借武装反抗实现独立。但这种对话之所以能成功,主要因为他们面对的是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对话对专制国家的作用,就要小得多。除了匈牙利和台湾,对话在专制走向民主的过程中的作用,很小。匈牙利和台湾,起主要作用的,也不是对话,而是老百姓和反对派的努力奋斗。就匈牙利而言,在老百姓努力奋斗下,匈牙利共产党主动开放党禁,当时的反对派还很小很小,因此也没有多少对话。反对党普遍建立后,才有重要对话。及到全国大选,匈牙利后来赢得大选的七八个政党,人数还很少,甚至还达不到政党门坎,于是实行联合,参与大选。由于老百姓对共产党的痛恨,登记人数很少的这个联合阵线,赢得了大选。就台湾而言,对话的作用要大一些,但台湾民主制度的实现,仍然主要是靠反对派和老百姓的努力奋斗,当然也靠美国的压力和国民党的明智。即使解除党禁以后,竞选和监督的作用,仍然大于对话的作用。

   中国反对派一直主张对话,但反对派目前没有力量迫使中共对话,因此,能不能实现对话,完全取决于中共。一厢情愿的幻想是可笑的。

   三、中国反对派没有让步的余地。

   两人面对面对立,你要让步,你必须有让步后退的余地,才能让步。如果你没有任何让步余地,背后是悬崖,或者是铜墙铁壁,那么,你除了后退自杀或者把自己压扁以外,根本无法作出让步。中国的反对派,许多人在监狱,他们再要让步,大约只有用一根绳子上吊,事实上连这也不大可能,因为时时有人监视着你。没有被关进监狱的,都处在中共严密的监控之下,他们再要让步,大约只有同意或请求中共把他们关进监狱了。

   我们是现实主义者,必须正视现实。我过去批评那些攻击革命,宣称自己要改良的朋友有自大狂的毛病,因为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是老百姓的权利,你是老百姓,只拥有老百姓中很小的一部分权利,你个人也根本不能决定中国走革命道路。并且改良往往需要最高统治者的同意,如果他不同意,你必须把他推倒,这样就不是自上而下的改良了。你认为你有权决定改良,走改良道路,把自己等同于最高统治者,这不是自大狂的毛病吗?现在,中国的反对派穷得一无所有,根本"让"不出任何东西,人家也根本看不起你,你却自认为是大富翁,嚷嚷着要对话,要让步,妥协,这不是同样的自大狂吗?

   当然,中国老百姓是有力量的,只有经过中国老百姓的同意,才有可能作出一些必要的让步。没有中国老百姓的同意,你的让步一文不值。有人自大狂地说,如果中共害怕,我们保证他们的安全就是了,他们就不会害怕了。我说,你太狂了,你的保证有什么用?谁又相信你的保证?你既无权利,权力,又无能力对中共作出任何保证,包括保证他们的安全,保证他们的财产,保证他们的政权,等等。当然,有的朋友比较清醒一些,不像上面的朋友那样自大狂。几年前,我曾经为一个朋友的文章感到惋惜,我问他,你既无权力,又无能力保证中共执政,可是又要作出保证中共执政三十年,是不是为了骗中共改革?他表示承认。然而,中共老奸巨滑,你不可能骗倒中共,相反倒是骗倒自己的朋友和一部分民众,还丧失自己的基本立场,而且政治协议不是用兵,兵不厌诈,政治协议却必须以基本的诚信为基础。所以,这样做,弊远远大于利。而现在有的人,却自大地认为自己有权代表人民,有权代表中国,要真心诚意地对中共作出让步,我们不知道该怎样来评价这些朋友!如果有个人,指着一栋别人的房子说:"你给我一千元,我把那栋房子给你",大家该怎样评价他?

   四、丢掉幻想,多做实事

   我们是现实主义者,要正视和面对现实;我们是现实主义者,不能靠幻想和空谈生活;我们是现实主义者,必须根据中国实际,切切实实地做一些符合中国实际,对推动中国民主事业有意义的事情,丢掉幻想,多做实事,才是正确的做法。否则,你空谈对话,空谈让步,空谈妥协,什么意义也没有。我们有大量的事情需要做,但我们的力量很小,根本忙不过来,我们只能做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因此,这里根本不存在无事可做的"政治真空"。只有与国内完全脱节,完全不了解国内情况的海外人士,才会觉得无事可做,才会有无所事事的"政治真空"。而且,我们只有做好了这些工作。提高了老百姓的觉悟和力量,壮大了自己,对话,让步,妥协,才有可能,否则,就只能是空谈。不过,有什么事情可做,该做些什么事情,内容太多,不再是这里能谈的范围。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1999年1月

   这实际上是两篇独立的文章,两个有关联的独立问题。但因为它们对

   于国是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所以把它们放在一起。

   

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最可能走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一)如何预见未来

   我们先谈谈如何预见未来的一些原则问题。

   在许多朋友看来,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似乎很难预料。但其实,只要我们观察历史上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尤其是不久前共产党一党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并进行一定的分析,就可以有个大概的估计。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唯物主义,实际上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及其单线单向的决定论,又有人把历史道路看作是单一的,唯一的,宿命式的完全决定的。其实,历史是由人创造的,人是有头脑,能作出自主选择的动物。就像世界历史早已表明的那样,中国模式,地中海模式,印度模式,还有其他模式,互相极为不同。马克思主义把地中海模式强加给全世界,搞五阶段单向单线发展论,是完全错误的。人类历史必然有一些总的趋向,但具体道路,却是多线的,非常不同的。至于每一个具体的历史阶段和历史事件,人们更是完全有选择的余地,有走不同道路的可能。

   当代共产党专制国家,走向自由民主,是历史的必然;但具体道路,却是完全不同。中国的"六•四",和苏联的"八•一九",有很相象的地方,并且,中国的群众基础及诸多方面的有利条件,远超过苏联及俄罗斯,叶利钦总统对苏联的合法性也不如赵紫阳先生对中国的合法性,可是,中国的八九民运失败了,而俄罗斯的民主却胜利了。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一个很大的不同,这就是叶利钦总统勇敢地向全国发出抵抗号召,并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克。他如果像中国改革派领导人那样,不敢进行抵抗,那么,俄罗斯的民主也是必败无疑。这就是人的自主选择的重要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