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小龙女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一个民族对待历史的态度决定了这个民族的文明层面能够达到的高度。
   
   尊重并正确对待历史的民族能够不断地总结汲取本民族和全人类过去的经验教训,在未来的文明进程中最大限度地利用先人取得的文明成果,不犯或少犯同样的错误,从而能在更高的层面上去丰富自己的文明。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令世人匪夷所思?
   
   中国人是这个星球上最为重视历史知识的民族;但又是最不善于从历史事件中汲取经验教训的民族。
   
   正因为中国人重视历史知识,中国历史知识的总量令世界上的任何民族都难望其项背。从公元前两千八百年的周宣王时代算起,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任命专门的史官撰写本朝或前朝“历史”。历代官修的《二十四史》就卷贴浩繁达几千万言,足够一个上等智商的人穷毕生之力也难究其精微。翻开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的历史知识,没有哪一个民族的历史知识总量能和中华民族相提并论的。
   
   中国人不但喜欢修史,还特别喜欢学习历史知识,不但历代王朝的统治者和官僚阶层都把历史作为教育必修课,民间也以喜闻乐见的形式对历史知识进行通俗化改编,让广大平民百姓在茶余饭后欣赏曲艺时了解历史知识。和西方爱情成为戏剧永恒主题不同;中国戏剧的永恒主题是历史题材。从《狸猫换太子》、《风波亭》到《杨门女将》,民间戏说历史的热情一直就没有冷却过。甚至直到中国步入现代化的今天,历史题材依旧是影视剧创作的最热门主题。连《武则天》、《乾隆皇帝》和《康熙大帝》等狂拍帝王马屁的下三流弊脚历史剧都能赢得可观的收视率,就更不用说《三国演义》和《再造共和》等稍微有点思想水准的连续剧了。
   
   与中国人高度重视历史知识相反;中国人又是最不善于从历史事件中汲取经验教训的民族。
   
   中国历史上象样或不象样的五百五十九个帝王,只有李世民大帝一人才能从历史知识里汲取有益的养份,结果他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算得上伟大的帝王,缔造了中国唯一消灭了贪污的贞观王朝和当时世界上无与伦比的伟大帝国。
   
   李世民在终其一生只会指责他这不好那不好从没对他说过半句好话的宰相魏征的追悼会上说过三句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退;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李世民能把历史当成一面施政的镜子,遗憾的是只有他一人拥有那样的胸怀和智慧。
   
   除了李世民一人外,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只会“戏说历史”;不会从历史兴衰中汲取政治养分,结果经常犯同样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在同一个坑里跌倒。
   
   在中国两千二百年的皇权专制社会里,中国历史周而复始地陷入复兴——繁荣——腐败——毁灭——再复兴——再繁荣——再腐败——再毁灭的恶性循环。文明一次次在废墟上重组;又在下一次循环中变成新的废墟。文明成果在每一次循环中差不多都毁灭殆尽,后世无法利用前人创造的文明成果,文明成果永远也无法积累下去并发生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世界古代史上各民族的文明成果绝大多数亡于外族之手,只有中华民族的文明成果才一而再再而三毁于自己人之手。
   
   中华文明最光辉灿烂的时期是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人在五个世纪创造的文明成果比随后两千二百年皇权专制社会创造的文明成果的总和还要多。相比战国末期,中国在两千二百年的皇权专制社会文明其实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步。十九世纪末的生产力依旧停留在公元前二世纪的水准,文化则出现大踏步后退。也就是说中国在两千二百年漫长的皇权专制社会文明不是进步而是退步了。
   
   当中国一次又一次地陷入治乱兴衰的恶性循环时,后时的统治者没有人想到要汲取历史教训,寻找恶性循环的病根,并进而探索走出恶性循环的制度保障。
   
   中华文明陷入恶性循环的终极原因是权力人物的腐败;腐败的根源又是集权专制;走出恶性循环的唯一药方就是“分权”和“民主”。
   
   如此简单的政治历史逻辑,不但历代统治者发现不了;直到中国步入现代化,民主成为世界不可阻挡的文明大潮时,我们的部分既得利益阶层仍拒不承认这一“普世价值”;甚至于把“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等全人类应共同享有的文明成果和西方的“反华阴谋”与“和平演变”等同起来。
   
   因为我们不能总结历史经验,我们始终无法看清中华文明的真正罪人和功臣。造成中华文明长期停滞甚至倒退的真正罪人一是秦始皇;二是汉武帝;三是武则天;四是成吉思汗;五是朱元璋;六是乾隆皇帝。可多数中国人对上面六人心存感奋,直到今天我们还在影视屏幕上疯狂猛拍这六个专制魔王的马屁。
   
   因为我们拒绝汲取历史教训,我们经常犯同样的低级错误,两次同样悲剧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
   
   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我们为了对抗已和平共处了一百多年的宿敌契丹人,去和比契丹更凶猛无情的女真人结盟,同时又不做好必要的防范措施。结果我们在帮助女真人消灭了契丹人后,自己又很快被盟友列入下一个狩猎名单。我们在明知自己是“瓷坛子”的境况下,偏要去选择和女真人这个“铁坛子”在同一条小河里漂流,要想不被对方碰伤或碰碎那算是活见鬼了。
   
   结果中国的半壁河山,也是中华文明的心脏地带落入女真人之手。
   
   一个世纪以后,为了对付已腐化没落不再构成中国威胁的女真人,我们又和拥有恐怖战斗力的蒙古帝国结盟,结果吞下百年前一样的苦果。女真人建立的金帝国灭亡后,富庶但又腐化孱弱的中国对强悍的蒙古帝国来说成了又一个不可抗拒的诱惑,于是撕毁盟约向中国进攻。这次中国人整体上沦为蒙古人的亡国奴。
   
   1905年2月,日军占领了中国旅顺,杀害了这个城市所有的中国人,连老人、妇女、儿童也无一幸免(只留下三十六人掩埋尸体)。
   
   旅顺大屠杀后,我们没有痛定思痛发奋图强,而是继续腐败、内斗、玩物丧志、扼杀人才、妄自尊大,结果在四十二年后的1937年,日军占领了中国首都南京,杀害了三十七万中国平民。那时绝大多数南京人还不知道有“旅顺大屠杀”这回事?
   
   1900年,我们的统治者慈禧太后为了巩固权力,居然疯狂到利用邪教暴民“义和团”。结果北中国成了一片废墟,真正爱国的变法精英被暴民屠杀罄尽。首都最大的图书馆葬身火海,中国赔款白银四亿五千万两……
   
   半个世纪后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的伟大领袖同样为了赢得绝对独裁权力,竟然发动没有脑子的“红卫兵愤青”来清理官僚队伍和打击文化精英,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打、砸、抢”和“武斗”的破坏竞赛,看谁烧的书多?看谁破坏的文物古迹多?看谁杀的人多?看谁打人的手段更残酷……
   
   当红卫兵愤青在全国疯狂“打、砸、抢”时,“义和团运动”的真相多数普通中国人完全不知情。当“义和团”这个名词被伟大领袖重新提起时,已经被“加工”讴歌为“伟大的反帝爱国群众运动”。
   
   中国人不善于从历史中汲取教训的最突出表现就是容易忘记历史苦难。中国人很少创作历史悲剧题材的著作,很少对历史苦难的理性感受和反思。苏联斯大林时期大清洗的苦难历史,使苏联出了不少再现那段苦难历史的传世之作,代表作有《静静的顿河》、《日瓦戈医生》和《古拉格群岛》,三位著作者还因此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悲剧无论在广度还是在深度上都超过苏联大清洗,可描述那段悲剧历史的传世之作一部也没有,就更不用说因此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因为缺少对那段悲剧历史的系统回忆和反思,中国人在短短三十年时间内就差不多把那段悲剧忘光了。年轻人甚至于把文革美化成反贪反腐的群众运动。
   
   忘记历史悲剧的民族最容易在以后的岁月以改头换面的方式重复那段悲剧,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忘记了文革或不了解文革,文革幽灵在新世纪再度出现在中华上空,并在互联网上进行了成功的演习,以令人忧虑的速度进入中国人的现实生活。
   
   中国人不善于从历史进程中汲取经验教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历史统治者喜欢依据自己的价值取向来“掩盖”或“更改”历史真相。
   
   中国唯一尊重“历史真相”的朝代也是春秋战国时期,史官宁愿付出杀头甚至家破人亡的代价也要坚持书写历史真相。“董孤直笔”和“崔杼杀国王”是两个最具代表性的故事。
   
   皇权专制社会的统治者任命的史官不可能拥有董孤那样的情操,只能按照统治者的意愿去编写本朝的历史。就算是奉命编写被本朝推翻的前朝的历史,也要依据统治者本人的价值取向对若干历史材料进行符合专制统治的“取舍”和“修订”。由历朝统治者一手编导的《历史》,自然存在很多与真相不符的“假历史”和“伪历史”。
   
   既然有很多远离真相的“假历史”和“伪历史”,就不可能对后世发挥正确的指导意义。一个最具典型性的例子是上世纪中期我们把义和团邪教暴动粉饰成“伟大的反帝爱国群众运动”。既然是伟大的运动,就有学习和发扬光大的必要,于是与义和团运动异曲同工的文化大革命就有了发生的理论基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