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三鹿毒奶追踪
·UN机构严重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
·中国领导层享用特供食品引发不满
·奶粉丑闻:“一切都是文过饰非”
·欧盟加强检验中国含奶食品
·欧盟禁止进口含中国牛奶婴儿食品
·韩国验出中国进口8个品牌含三聚氰胺
·亚非欧各国纷纷禁中国毒奶
·传三鹿集团资金被冻结面临破产
·韩国全面禁止进口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30多个国家禁止进口或召回中国产奶制品
·大白兔奶糖涉“含毒”停止销售
·三鹿丑闻:政府官员,你别忽悠
·UN对中国婴儿奶粉污染事件痛心
·就三聚氰胺危害采访牛奶专家
·刘晓波认为中宣部应对毒奶粉事件泛滥承担责任
·当局隐瞒患儿肾结石 家长指医院坑人
·毒奶事件显示中国蔑视人权
·张轶东:驳温家宝刘健超
·玺封:三鹿奶粉事件的背后
·应该使问责成为一种政治文化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2)
·方舟子:现在还可以喝哪些牛奶?
·张成觉:“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世卫:中国毒奶信心危机难以克服
·中国产咖啡奶精中也检出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事件在韩国继续发酵
·结石宝宝和忧心忡忡的家长
·温家宝要求中国企业“要有道德”
·中国毒奶粉引起国际反思对华贸易
·遭毒奶粉毒害婴儿新增上万
·胡春华:目前奶粉事件处置已进入关键阶段
·印尼:12款中国产食品中发现毒素
·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蔓延印尼受害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上)
·一周新闻聚焦:“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下)
·毒奶粉事件暴露品牌公信力市场化不彻底
·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河北警方破获三聚氰胺制售网络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中国有毒奶粉事风波还未平静下来
·中央领导吃的都是“特供品”?
·印尼验出大陆豆奶饮品含三聚氰胺
·俄国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奶制品
·石家庄官员反思:政治敏感性差
·大陆民众对大陆奶制品失去信心
·山东济宁市政府要求职工购买当地奶制品
·大陆又20家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立顿” 奶茶使用中国奶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质检总局:20家乳品企业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胡锦涛谈毒奶粉:不谈自己责任 要别人汲取教训
·立顿奶茶也被检出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与“神七”发射形成对比
·有毒奶粉企业曾要政府管制媒体
·工商总局责令含三聚氰胺普通奶粉立即下架退市
·三鹿毒奶粉事件首例赔偿诉讼提出
·河北成人奶粉抽查,含毒量超出三鹿双倍
·毒奶粉的“流毒”还在扩散
·中国再有31款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
·食品危机笼罩国庆 胡锦涛首次公开谈论毒奶
·华盛顿普通市民谈中国造产品
·济宁市强制机关干部喝牛奶:为振兴牛奶行业
·比三聚氰胺更毒:奶中加的是三聚氰胺废渣
·新加坡验出10种种国进口奶制品含三聚氰胺
·俄罗斯正式宣布禁止一千多种中国食品
·中国奶品豆浆也含三聚氰胺
·浙江肾结石婴儿家庭要求圣元优博公司全数退款
·中国公开征集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技术
·三鹿丑闻:中国政府躲呀躲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胡锦涛理论的三个我
·王哲男:毒奶粉和中国民主
·官府的傲慢与冷漠 草民的悲哀与无奈 —三鹿奶粉背后的权力阴影
·问责下台忽悠百姓 步步被动维稳唯大——政府诚信与国际信用
·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和谐社会人祸遍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三鹿毒奶粉事件近日越演越烈。到18日为止,已有6244个婴儿因食用有毒奶粉而患肾功能疾病,四名婴儿死亡。凡是有婴儿的家长,普遍感到无助、恐慌和愤怒。他们的愤怒,正在中国民众中迅速蔓延。为了平息民愤,中共当局目前正在采取亡羊补牢式的补救措施。但是这些措施是不是有效,能不能使胡温政权平安度过自非典事件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信任危机,现在还有待观察。
   
   中共官方把造成三鹿奶粉毒害婴儿的责任说成是奶农掺毒和三鹿瞒报,逮捕了几个奶农,撤换了三鹿的总裁,摘掉了几个地方干部的乌纱帽,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息民愤了。可是这一次波涛汹涌般的民愤可没那么容易被平息。有个患儿的父亲说:我现在不相信三鹿,也不相信专家,更不相信政府。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这笔帐一定要算!
   
   在这位父亲的意识中,三鹿、专家和政府都有责任,而事实正是如此!据被抓的牛奶供应商承认,早在2005年他们就在奶中加入三聚氰胺,而三鹿集团早就知道此事,但一直隐瞒。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是三鹿在生产环节直接投放三聚氰胺,但它隐瞒其产品含有可以致婴儿于死地的大剂量三聚氰胺,并在婴儿父母投诉该产品时,用赠货封口的方式,继续隐瞒奶粉问题,其罪责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掉的。

   
   有人因此而在三鹿集团门口留了一付对联:杀人企业,害命奶粉。现在人们都知道,不止三鹿一家是杀人企业,也不止它目前行销在外的700吨害命奶粉在危害婴儿。经检查,还有22家公司的 69种产品也含有三聚氰胺。而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都心知肚明,普遍使用三聚氰胺,早就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其他国产品牌奶粉,如伊利、蒙牛等都发现了三聚氰胺,但三鹿的含量最高,是一个婴儿能承受的含量的170倍!
   
   就是这样的杀人企业和害命奶粉,居然顶着“国家免检产品”的光环!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就是授予三鹿“国家免检产品”的政府机构。据大陆民众揭发,质检总局就是一个收钱发证的腐败机构,只要企业给钱,那怕产品有毒照样发给合格证。应当说,正是国家质检总局的“国家免检产品”严重误导了消费者,致使三鹿以其近20%的市场占有率,遗毒全国,甚至海外。因此,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对这次毒奶粉事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卫生部门也应对这次毒奶事件负责。据乳制品企业内部的人说,卫生厅、卫生部的专家们经常到企业来,名义上是检查监督,实际上是吃吃喝喝拿红包,对企业来说,他们来一次就敲诈一次,而只要企业奉上丰厚的红包,卫生部门的老爷们乐得清闲自在无所事事。卫生部副部长高强在事发初期,急于撇清责任,就反证了他们有难以撇清的责任。
   
   河北省政府的责任更是难以撇清。他们早在八月初就收到新西兰政府的通知,要求对三鹿毒奶粉彻查。对如此人命关天的事件,他们居然不回应、不上报、不作为。事后又把全部责任推到奶农、三鹿和市级官员身上。这样严重失职渎职的政府官员,难道不应该被清查被撤职?
   
   此外,中宣部的责任也是推卸不掉的。它要对统一舆论、封锁网路、阻挠三鹿毒奶粉事件对外披露、延误患儿治疗负责。中宣部14日曾下令,禁止大陆媒体擅自报导事件,要求一律以新华社报导为准,当局还封锁网路讨论,将舆论矛头指向奶农不法分子和三鹿,以撇清政府的责任,这和处理山西黑砖窑等事件如出一辙。
   
   最后,胡温也要为这个重大恶性事件负责。如果不是他们命令把北京奥运办成“重中之重”,把一切影响中国国家形象的负面消息按下不发,三鹿毒奶粉和几百个肾结石婴儿的黑幕有可能会早一点儿披露给外界,死去的婴儿可能会得到及时救治而不死,患病的婴儿可能会因此而减少很多。
   
   归根结底,如果不是中共这个政权专制腐败,这样令人发指的事件怎么会在一个健康、正常、开放的社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未普 来源:RF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