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
三鹿毒奶追踪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一个失去道德罗盘的社会
·中国有些媒体在毒奶粉事件报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两岸就售台大陆奶精争执影响善意
·强身梦:中国奶农不能承受之重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
·中国毒奶粉事件催生政治制度改革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任百棱:毒奶粉打碎了爱国梦
·廉价的背后并不光彩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杨建利呼吁成立三鹿奶粉受害者组织
·台湾全面禁止中国大陆生产乳制品
·台湾对大陆有毒奶粉震惊紧急查禁
·台查出中国产植物性蛋白含三聚氰胺
·台湾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不法奶业者
·台湾将组团考察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计划派专家赴中国调查毒奶事件
·马英九希望台湾更多了解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卫生署放宽食物含三聚氰胺标准
·台湾卫生署长处理毒奶粉不力请辞
·放宽三聚氰胺标准 台卫生署长辞职
·台卫生署长林芳郁因毒奶粉事件提出辞呈
·毒奶粉进口台湾引争议 陈云林现在来台不是时机
·马英九:拿出更大的决心与魄力,做好食品安全把关
·叶金川接任台卫生署署长
·台称可能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台湾将要求北京就毒奶粉恐慌道歉
·香港政府全面召回伊利奶类产品
·香港加紧检查来自大陆所有奶制品
·毒奶事件 澳门将为七千学童抽检
·香港女童因饮伊利奶验出肾结石
·香港确认第二宗儿童肾结石病例
·港澳为曾饮用有毒奶品儿童检查
·香港拒绝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zt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作者:冉云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点击数:200 更新时间:2008-9-20

   编年体是一种研究文史的传统学问,用编年体的形式令读者一下就可以该事件的历史和人物有一个比较准确清晰的了解。所有资料均来自于传媒报道和网络(相关政府和行业网站),资料采辑原则如次:一:制造毒奶粉的相关政府规定;二:制造毒奶粉的企业;三:与毒奶粉有关的各种撒谎、掩盖、隐瞒、虚报;四:相关的民众质疑。五:与揭露毒奶粉有关联的事件。六:未尽事宜,遗漏事件,请大家补充,以成一个比较完备的编年史。
   
   大家可以仿照这种方式,做各个官员的撒谎史,如“高强撒谎编年史”、“李长江撒谎编年史”、“外交部发言撒谎编史”乃至“国务院撒谎编年史”等,一切均来自公开的史料。这样尽量使他们许多做法无法逃身,无处隐匿,使民众直观地感觉他们一系列的忽悠。每一个网民都可以做这些原始资料的收集工作,以使这些前后矛盾、谬误百出的百员和政府部门,知道有人成天在收集他们的言论,要让他们对说出的这一切负责,必须从这些点滴的事情形始。
   
   2003年
   
   12月16日,劣质奶粉让阜阳出现“大头娃”(《江淮晨报》)
   
   12月21日,广东省卫生厅通报劣质奶粉企业(《石狮日报》)
   
   雀巢爆出转基因奶粉事件,上海消费者朱燕翎状告雀巢公司欺骗消费者行为。
   
   2004年
   
   4月12日,阜阳市人民医院收治了两位患病的“大头娃娃”。这场至今未见平息的阜阳“空壳奶粉”事件中,又多了两名受害者。
   
   4月,2003年以来,阜阳发现大头娃娃66例,死亡8个(《市场报》董恒)
   
   5月10日,奶片市场调查:质量没保障 卫生状况差(中央电视台第一时间)
   
   8月6日,“四川省抽查婴儿及中老年奶粉,全省近八成不合格”(《华西都市报》)
   
   11月15日,“劣质婴儿米粉被质检总局曝光仍走俏成都市场”(《天府早报》)
   
   12月,美赞臣爆出阪崎氏肠杆菌奶粉超标事件。国家相关部门对不合格产品进行销毁,并勒令企业对消费者进行赔偿。
   
   
   2005年
   
   3月11日,“在315来临之际,《北京晨报》报道,假牛奶的制造根本不需要与牛发生任何关系,就可造牛奶,破皮鞋当原料人造”牛奶“,引起各方关注”(王志洪《2005年我的乳纪事 之业内关注》)
   
   4月14日,湖南省卫生厅下发了对“正蒙牌”黄金搭档婴儿奶粉进行专项检查的紧急通知,据悉食用该奶粉四个月大的女婴已经产生“大头”等不良反应,有关部门初步确定货源来自温州或内蒙古,这是继“阜阳奶粉事件”后又一重大安全事件。(王志洪《2005年我的乳纪事 之业内关注》)
   
   4月,三鹿奶粉里已有三聚氰氨(河北省委副省长杨崇勇2008年9月17日)。
   
   5月31,新华社报道雀巢遭遇了碘超标事件。(黑龙江)双城雀巢有限公司生产的“雀巢”牌金牌成长3+奶粉,元素“碘”含量超过国家标准要求。 雀巢只换不退。
   
   6月2至7日,河南省电视台报道光明牛奶变质返厂加工销售,光明董事长王佳芬爆行业回奶内幕,光明发表了《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诚告消费者书》
   
   6月3日,新华社报道河北一种名为“海啦尔”的奶粉,致使一名邯郸县一名八大月的女婴出现“大头娃娃”症状。
   
   7月10日,《东南快报》报道三鹿酸奶涉嫌提前生产一天,成为“早产奶”。三鹿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蔡树维承认管理有漏洞。
   
   10月18日,中组部、中宣部和新闻协调小组成员陈小力带队,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经济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农民日报等八家中央新闻媒体的十五名资深记者组成的采访团到呼和浩特,对伊利集团和呼市乳业进行为期三天的集中采访。
   
   12月5日,三鹿集团在阜阳大头娃娃事件是如何逃脱处罚的,请见雷永军《三鹿阜阳公关解密》。
   
   2006年
   
   6月19日,三鹿集团和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合资正式成立。从此恒天然派三位专家作技术指导,以便保证质量。那么恒天然及其所派的专家,在今年七月份以前有否发现三鹿奶粉质量事件,如没有发现,是真没有质量问题?还是失质?如有发现不曾汇报,那么专家和恒天然是否也应该新西兰的国内的调查。
   
   7月15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曝光了东方牌中老年奶粉是完全的空壳奶粉,其成分80%是麦芽糊精,20%是奶粉,本来作为中老年人营养品的奶粉,消费者食用后出现诸多不良症状,东方牌劣质奶粉是2004年以来被检出问题最严重的劣质奶粉”。(王治华《中老年奶粉质量问题亟待解决》)
   
   2007年
   
   4月,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中,作为全球最大的乳品原料供应商之一的新西兰恒天然因多个批次的全脂奶粉被检验出含有致病菌阪崎肠杆菌而赫然在列。其中由上海东展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汕头市宝商贸易有限公司、东莞市糖酒集团有限公司进口的全脂奶粉,分别在今年1月和3月被上海检验检疫局和广东检验检疫局检出阪崎肠杆菌,而这些都是由新西兰FONTERRA公司(恒天然公司)制造的。据公布的数据显示,被检出阪崎肠杆菌的三批全脂奶粉,总数达277.9吨。
   
   8月17日,国家质检总局领导到三鹿调研。
   
   9月12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特别节目“中国制造”首推三鹿!
   
   2008年
   
   1月,三鹿集团“新一代婴幼儿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术的创新与集成项目”一举夺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6月4日,近日,国家质检总局组织对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质量进行了国家监督抽查,共抽查了北京、河北、内蒙古、黑龙江、上海、浙江、山东、广东、福建、湖南、江西、 陕西、宁夏等13个省、直辖市、自治区37家企业生产的37种产品(不涉及出口产品),产品实物质量抽样合格率为99.1%. " 6月,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网站就已有消费者投诉婴儿吃三鹿奶粉后患肾结石。编号为“20080630-1622-25262”的投诉内容已被隐藏,但回复仍在。
   
   7月2日,质检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在7月2日对消费者投诉的回复是,“请你提供问题奶粉的详细信息,以便我们调查处理。”
   
   7月16日,甘肃省卫生厅报告三鹿奶粉致婴儿生病几十例一事,当即报告甘肃省委省政府,以及卫生部。
   
   7月22日,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发现三鹿奶粉有问题,知会中方高层。
   
   7月24日,被誉为中国最有良知的儿科医生冯东川在其博客上发表《是不是奶粉有问题?为什么婴幼儿肾结石肾衰会爆发出现?》,在博客中他多次提到有30%的婴儿吃三鹿奶粉患结石。
   
   8月1日,三鹿集团公司检查出有不法奶农(9月12日三鹿公司自辩词)加三聚氰氨,但是他们继续销售,未做任何措施。
   
   8月2日,恒天然公司要求召三鹿奶粉中的问题产品。
   
   8月6日,三鹿集团公司发现奶粉污染,但并未上报,或者上报被上面压下。9月12日集团自辩词说只召回8月6日以前生产的奶粉。
   
   9月1日,卫生部回复甘肃省卫生厅的报告,经专家检验系奶粉致病。
   
   9月5日,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得知新西兰恒天然公司的合作伙伴三鹿集团奶粉因含三聚氰氨,出现问题,恒天然说知会了三鹿集团所在地方当局,他们不予理会。
   
   9月8日:新西兰总理克拉克通过新西兰大使馆报告中共高层,终于引起中共官方的注意。甘肃《兰州晨报》等媒体首先以“某奶粉品牌”为名,爆料毒奶粉事件。
   
   9月11日:三鹿作为毒奶粉被新华网曝光,,同时7名患儿的父母联名写下了申请书,上书甘肃省卫生厅。当日三鹿集团说三鹿是奶粉行业品牌产品,严格按照国家标准生产,产品质量合格,目前尚无证据显示这些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三鹿集团传媒部部长崔彦锋回应:“作为具有60多年历史的国家知名企业,三鹿几乎成了我国奶粉的代名词,因此我们具有极高的社会责任感,婴儿奶粉是专门为婴儿生产的,在生产中对理化、生物、卫生等标准也是完全按照国家配方奶粉的标准执行并全面检测的。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没有问题的。”晚间,中国卫生部发布消息:经调查,高度怀疑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三聚氰胺可导致人体泌尿系统产生结石。
   
   9月12日。三鹿集团发布消息,此事件是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并宣称通过对产品大量深入检测排查,在8月1日就得出结论:是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造成婴儿患肾结石,不法奶农才是这次事件的真凶,并立即上报,而且通过卫生部发布会召回婴幼儿奶粉的声明。《鹿曾涉阜阳“大头娃娃”事件 被消费者投诉》《南方日报》)
   
   9月14日:“10个月婴儿夭折疑因食用三鹿问题奶粉”(《贵州日报》)
   
   9月16日,百度被疑替三鹿奶粉屏蔽负面新闻。
   
   9月17石家庄和河北省委瞒报三鹿奶粉事件;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发现八个伊利牌的奶类产品样本,含有工业化学品三聚氰胺,包括四款奶类饮品及四款雪条,当中以伊豆/板栗雪条的三聚氰胺含量最高。
   
   9月18日。(1):国务院决定废止食品质量免检制度。废止1999年开始以来的撒谎,那么仅废止就完了么?质检局这十年来收了多少钱,有哪些官员收受了各种免检产品的贿赂?有哪些免检产品在其中勾结?只是制度废止就行吗?这十年来的多少交易,就不了了之吗?(2):工商总局:18日起对全国问题奶粉集中督查。工商局的常规和监管职责在哪去了?这种政府部门在这样的大事面前该负什么样的责任?难道只是一股风地走过场吗?谁该为此次事件承担责任?
   
   2008年9月19日9:48分于成都
   
   作者:冉云飞 来源:作者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